皇甫冉脸色通红,这是他的一桩丑事,他大吼道:“然越,拿命来!”

    身边一声响亮,十二元辰白骨神魔全出,将然越围在当。

    一个个神魔仰天长吼,魔气冲天而起,转眼间,立定十二地支方位,白骨之上,焰光如潮,恍若一个整体。

    “原来,你得到了奇遇,转修魔道,你不知道吗,我佛对制魔的特长,想当初,释迦成佛,无上天魔波旬千般诱惑,结果呢,魔主宫殿崩塌数千万座,在我面前,卖弄魔道,不觉得可笑吗!”然越笑了,手结出伏魔印,口诵伏魔真言,轰的一声响,顶上现出孔雀法身,五彩斑斓,似一块硕大的五彩玛瑙。

    孔雀尾羽一动,五色祥光缠绕,一声响亮,似乎天崩了一样,再看十二元辰白骨神魔,都落到五色祥光,一个个收缩成小的骷髅状,断了与皇甫冉的联系。

    “狗贼,敢收我的十二元辰神魔!”皇甫冉急了,手一动,打出一颗秘魔神雷,豆大一点星光迅变幻,这颗魔雷一旦爆,恐怕百里之内,都得化为齑粉,在远处通过树木观看的莫闲,不由得一惊,不觉之间,遁入阴阳不可测之地。

    他一动,别人尚未觉,小明王然越却已现,但距离尚远,只是微一关注,便注意力集在这颗魔雷上。网

    见魔雷奇光连闪,他脸色一紧,手上出现一支青翠欲滴的树枝,正是他的法宝青桑妙树,就势一刷,魔雷才要爆,青光一闪,笼罩在其上,青霞虽薄,却将魔雷气息隔绝,落在然越之手。

    见魔雷落在然越之手。皇甫冉终于清醒了,再也不敢轻视小明王,头顶也轰的一声,现出舍利。小千世界滚滚而出,一棵青桑树屹立在央,想把然越拉入小千世界。

    然越冷笑,手青桑妙树暴长,如同真正的若木一样。铺天盖地而来,在枝桠间,二十四粒小定海珠显现,瑞彩千条,霞光万道,直向皇甫冉打去。

    一声巨响,如雨一样的二十四粒小定海珠不断撞在小千世界壁上,不知撞了多少下,小千世界终于承受不住,轰的一声。小定海珠打入小千世界,咔嚓一声,青桑木一根枝条折断。

    就在小定海珠打破小千世界的壁垒时,皇甫冉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不好!他逃命的技术却是一流,借一口鲜血喷出,化成百丈绿火红焰,间有无数火蛇箭一样射向然越,而自身却借血光而去。

    然越慢了一步。见皇甫冉已经脱身,冷笑一声,他的十二元辰白骨神魔,还有一颗魔雷落入然越手。而且身负重伤,已不足为患,最要紧的是,他的任务是救出阎罗殿人。

    他冷哼一声,随手出黑日大手印,抓向一座宫殿。寿春派见皇甫冉逃走,一个个完全慌了,振浩子跌跌撞撞跪在地上,口求饶。

    “我阎罗殿的人在哪里?”小明王声音不高,但挟着大胜的余威。

    “他们在那里,快,快,放出几位上客!”振浩子立刻吩咐到,人很快的放了出来,见他们身上血迹斑斑,然越起了杀心。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传入然越的耳:“小明王,你为什么不将他们收入麾下,你将来自立,要有自己的班底,他们虽然不怎么样,寿春山这个地方,倒也不错。”

    传音的正是莫闲,见小明王起了杀意,便点醒他,与其杀了这些人,不如收编为自己的力量。

    然越一听,心一动,脸上杀意渐渐淡了下去。

    莫闲见这里已解决,身体一动,阴阳遁动,身体化作一道模糊的黑白光影,直向皇甫冉逃走的方向追了下去。

    他亲眼所见,皇甫冉小千世界被破,身受重伤,虽化为血光而遁,但走不远,皇甫冉此人,一直与自己有仇,这个好机会,莫闲肯定不能放过。

    皇甫冉受伤甚重,当时不顾伤情,拼命遁走,下去一百多里,再也撑不住了,见下方一座小山,落下遁光,又喷出一口血,从乾坤袋出丹药,吞了几颗,才松了一口气。

    这次损失大了,不仅十二元辰白骨神魔丢失,还丢失一颗秘魔神雷,虽然秘魔神雷是一次性用品,但要凝出一颗,却要花大力气。

    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功行都受到影响,本来已经到了元婴的边缘,就要化婴,现在小千世界被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回伤前的实力。

    正在这里苦恼,一个声音响了起来:“皇甫冉,你真会选择地方,此处风水很好,是你的葬身之处。”

    “谁?”皇甫冉猛回头,一眼看见莫闲,“莫闲,是你!你想趁人之危?”

    “有何不可,我们之间,早就不死不休。”莫闲淡然地说,好像这一切天经地义。

    “莫闲,你枉为遇仙宗弟子,丢尽遇仙宗的脸皮!”

    “你当初叛出遇仙宗,现在倒维护遇仙宗的面皮,不要忘了,你我是敌人,对待敌人,谁说遇仙宗只能讲面皮,那不是遇仙宗的风格!修行者,要其实而非其表面的虚荣,你既背叛遇仙宗,你的师父早就开出悬赏。”莫闲不为所动。

    皇甫冉在拖时间,他身上伤势在丹药的药力下,在飞的愈合着,莫闲也知道这一点,他在不动声色之间,手在背后轻轻动着,一串串符没入空气,像一张大网,悄悄地构成了符阵。

    两个人各怀鬼胎,但莫闲将皇甫冉看得清清楚楚,而皇甫冉并不知道莫闲的底细,这场战斗在未打响之前,结局已定了下来。

    皇甫冉陡然笑了起来,说了声再见,身影灵光一闪,却见莫闲脑后伸出一只黑白大手,同时,空符箓一层层展开,皇甫冉如飞虫掉入蜘蛛网之,居然没有能够遁走。

    大手已到,轰的一声,在皇甫然的头顶上,一颗彩舍利出现,破损的小千世界又一次出现,青桑树虽然断了一枝,依然在其。(。)

    ps:  感谢秋之神光打赏,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