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阴阳一气擒拿手破开了小千世界,直接一抓,将青桑树连根拔起。○

    本来是不可能做到,但小千世界已经残破,先天阴阳一气擒拿手阴阳二气缠绕,所有物质一遇到阴阳二气,都化为元气,就是世界壁垒也不例外。

    莫闲趁皇甫冉受了重伤,境界下降,一下子破开了小世界的壁垒,将青桑树拔走,青桑木一离开小世界,小千世界立刻动荡。

    本来皇甫冉的小千世界就很不稳定,以青桑树为镇界神树,加之又是受伤之后,境界不稳,这一下,小千世界虽没有崩溃,但也虚化了不少。

    皇甫冉气得要喷血,趁火打劫也不是这个样子,狂吼一声:“莫闲,我与你势不两立!”强行运转秘魔真身,刹那间,身体暴长,身高数丈,轰的一声,又长出两个头,和几根臂膀,浑身上下,骨刺横生,魔气冲天而起。

    皇甫冉拼命燃烧自己的寿命,换取威力,他知道,如果自己过不了这一关,一切皆休。

    莫闲脸色终于重视起来,虽然收取了青桑木,不过只有二丈多高,而且青桑木已被小定海珠打折一根枝条,算是捡了一个便宜,但秘魔真身,皇甫冉在然越面前都没有施展,气势如此庞大,魔气都将浮云冲开,他拼命了。

    莫闲手一画,一道符箓出现,刹那间,四方风云动,周围的树木野草疯长,无数青绿色细丝像触手一样,缠绕上皇甫冉的身躯。

    接着又一亮,化为烈焰,莫闲不指望烈焰能阻止他,只要阻他一阻就行。接下来,六幡幡出现在头顶上方,下一步,朱蟾剑的朱虹出现,几个动作一气呵成,根本没有时间留给对方。

    然而。意外的事发生了,不是莫闲,而是皇甫作冉,皇甫冉的秘魔真身陡然一滞,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口喊到:“不!”

    身体在火,像烈火上浇了油一样,只一闪,便化为飞灰。那颗舍利跌落在地,莫闲一怔,发生了什么事?

    莫闲感到一丝微弱的波动,似乎有什么东西走了,而且,秘魔真身怎么如此不经火炼,好像精气早已亏空一样,其有鬼。但皇甫冉的表情不像做假,明明在那一刻。发生了人所不知的秘密。

    一个神识探了过来,见到是莫闲,神识又缩回去,是小明王然越,他只是一扫。

    当地已经发生了极大变化,整座山头的所有植物都已化为劫灰。

    莫闲最后调动的符箓完全抽空了附近所有植物的精华。由木生火,在一瞬间,身如处在荒漠一样,代价不谓不大。

    他走上前去,拾起了彩舍利。碗口大小的舍利上布满的裂纹,看来,精气为之一空,为了谨慎,莫闲还是手上亮起灵光,将舍利封印,才收入乾坤袋。

    莫闲不知道,在最后一刻发生了什么,皇甫冉也没有想到,在他灵台深处,突然出现了本命神魔,本命神魔嘻了一声,平时控制自如的本命神魔,却露出了狰狞的本色,头生双角,白骨的眼眶,无数暗金色的光华流动,一出现,口一张,所有的精气神蜂拥流入它的口,转眼间,皇甫冉成一具空壳。

    皇甫冉陨命,他到死都没有想到,他认为的本命神魔,早已被魔头所占据,魔头的种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壮大。

    魔头见他陷入绝境,便猛然发作,而自身却带着他绝大部分精气悄然而逝,在时空深处的魔宫,一个虚影开始清晰起来,无形无色地手段,就是莫闲当面也没有识破。

    “我提婆达多,众愿所成,人皆有欲,何谓善与恶,都在转轮,分身千百亿,是谓魔圣!”提婆达多开口吟到,魔宫在时空大放光明,在他顶上,圆光出现,天雨蔓陀罗花,而世界上,只有数人隐隐有感觉。

    在不知名的空间内,幽冥教主陡然抬起头,他的目光透过层层时空,想捕捉那光明的由来,他的心,隐隐有一丝担忧。

    他起身,到了另一个房间,倪幕正在其,刚才,倪幕也感觉到光明,但光明之,显然有一股恶意,他根本不是用眼,而是以微妙不可言的心眼观察一切,他见到了提婆达多。

    他见幽冥教主进来,双眼合上,口喃喃地念着《妙法莲花经》,幽冥教主一进来,叹了一口气,说:“你我本是一体,想不到你经过数次转轮,已完全忘却,你难道不明白,这方世界本是佛的一方净土,你难道不想再现佛的圣景?现在将有一场劫难,我不知其在何方,何时会发生,唯有我们两重新归为一体,才可战胜一切!”

    “佛有平等性智、妙观察智、大圆镜智、成所作智等,因为平等性智,自然无碍关心、爱护所有的众生,妙观察智、大圆镜智自然生成。于心对待一切众生,平等不二,我虽然经过数次轮回,但我的心并没有变,实相无相,你虽有神通,但执着于我执法执,根本无法与我相融,除非你放下屠刀。”倪幕睁开眼说。

    “如果我要强行融合呢?”幽冥教主口气显然不好,他没有想到,他辛苦将人找到,发现居然看不透倪幕。

    “你试试。我已经是一个完整的人。”倪幕说。

    其他人也许听不懂,但幽冥教主听懂了,脸色很难看:“你会抵抗,让我们融合功亏一篑?”

    “非也!当初我和你分为善恶两端,你却不肯入转轮,虽则神通广大,但终究先天有损,而我在转轮,却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但你是不能修行?”

    “谁说我不能修行,我是不想修行成你这个模样,我的修行你看不懂,你不放下我执,根本没有希望!”

    “肯定有办法,等我找到办法,就是你的死期!”

    “那又如何,就是当初,不是也想不起来我们是什么来头。对了,提醒你一句,提婆达多出世了!”倪幕笑到。

    “什么,这个魔王怎么出世,他在哪里?”(。)

    ps:  感谢睦健打赏588起点币,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黎家大少爷打赏,yturn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