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教主刚才感到有一种不好的感觉,现在明白了,追问到。◇↓,

    “不用找他,他处于时空深处,魔宫位置随时改变,你根本不能捕获他,魔现身于世,众生苦难,但众生本来就在苦难,也许众生根本不觉其苦。”倪幕淡淡的说。

    “怎么会呢?”

    “清净之福,唯真修行者能享受,众生在其,如坐针毡。而欲求如火,佛避之不及,众生却甘之若饴,佛说众生平等,佛有平等性智,众生起了得度之心,佛自然度他,如无此念,佛不度无缘之人。”倪幕说。

    “口舌狡辨!”幽冥教主一甩袖子,出去了,倪幕微微一笑,并不着急,依然闭上双目,口诵着《法华经》。

    在少屋山,松溪真人疑惑地看着天空,心头突兀一跳,好像大难临头的感觉,静下心来,推算了半天,什么也没有,天机一片混乱。

    他正在推算,一道光华穿入洞府之,他一伸手,原来是掌门所发的命令,关于度树山的,度树山的鬼车姥姥斩了两名宣明宗的金丹修士,掌门一怒之下,发出了诛杀令。

    他心一动,对青云童子说:“去将莫闲请来!”

    莫闲正在研读符箓,现在他正在解析土行符,他发现,五行符却与他的五脏神匹配,土行符与脾神相匹配,而他身具两种符箓形成的符,一是木行符箓抽象而成,一是火行符箓抽象而成,现在正在肝宫和心宫之。

    他准备五行符全部解析出来。抽象成符。对应着各宫。他的黄庭之道已与传统黄庭之道有了较大的区分,但主要脉络还是黄庭之道。

    青云童子进来,施了一礼:“道兄,真人有请!”

    莫闲放下手的东西,整理好衣服,随着青云童子,来见松溪真人,见礼完毕后。垂手站在一旁。

    松溪真人问到:“你符箓学得怎么样?”

    “回真人的话,五行符,木行与火行已抽象成符,现在正在研究土行符箓。”

    “你居然抽象出符,果然是应运而生,符箓抽象成符,更有把握了,现在有一件事要与你去,我本来担心你,现在看来。倒是我多心了。”

    “真人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你与度树山的鬼车有仇吗?”

    “有仇。我当日去求桃木,结果发生一些意外,将桃木整个取走,与度树山的鬼车结下因果,后来,又在迪崖岭,和鬼车有因果。”莫闲如实回到,他已隐隐感到什么事,估计与鬼车有关。

    “正好,鬼车杀我宣明宗修士,掌门大发雷霆,悬赏杀之,你在我这里,也该出去活动一下,故此叫你来,去杀鬼车,注意鬼车的件东西,一是化血神刀,二是毒瘴,是青桑木炼成一把弓箭万里落日弓,有支箭,号称能落日,其弓箭特别要注意。”松溪吩咐到,“我这边有一张符箓,能穿梭于空间之,是万里落日弓的克星,你去将她杀了,取弓来见我。”

    莫闲告别了松溪,收拾好之后,向化身发出了信号,化身正在处理皇甫冉的青桑木,青桑木他已将一树送给了宗门,现在得到了此树,暂时想不到该用它做些什么,便将树封了起来,那根断枝,他拿在手上,暂时充作手杖。

    正在这时,信息来了,原来是本尊要他相助,他直接赶往度树山。

    狮子搏兔用全力,何况鬼车不是兔子,而是活了数千年的大妖,本领高强,莫闲几次遇到他,看起来占据上风,但要不小心,说不定会翻船。何况这次去杀她,到了那个时候,平时不用的看家本领,到时肯定会露出来,这跟平时与她交锋不同。

    所以莫闲把化身调了过去,集本尊化身之力,他不信宰不了鬼车。

    莫闲分别从两处出发,向度树山而行。宣明宗发出诛杀令,奖十万灵玉,还有一门绝技,对于小妖,奖励虽少,但很容易。天下散修疯传,对于大门派的修士来说,并不贪图宣明宗的绝学,但那十万灵玉比绝学更诱人。

    天下有不少修士闻风而动,宣明宗一纸书,调动了天下修士,这就是大派的底蕴,如果惹了大派,恐怕永无宁日。

    度树山,由于没有了毒瘴相阻,人类修士时常光顾,因为其有灵药,数千年的毒瘴封锁,妖物们一般不会炼丹,毒瘴之,本来长着乌风草一类治毒灵药,就是不成丹,也对蛊虫之类有良好解毒效果。

    许多修士先在外围,渐渐深入山,进入山,难免和妖精有了冲突,发生了数起冲突。

    那两个宣明宗的金丹修士,在门下弟子为妖物所害情况下,为了讨一个公道,结果为鬼车斩杀。

    度树山,自从宣明宗发出了诛杀令,修士暴增,妖精们就惶惶不可终日,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从角落里飞出一道剑光,可怜小妖就身首异处。

    鬼车也发现不对,在山布置了一道禁制,这才缓和了小妖们的情绪。

    鬼车不是束手待毙的角色,当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勃然大怒,大开杀戒,许多修士都死于此,她放出话,见到人类修士,见一个灭一个。

    到目前为止,已有数十人死在鬼车手,鬼车甚至乘坐香车,由山狮、虎、狼和蟒四员她手下的妖将护卫,小妖数十,威风凛凛的巡视度树山,她怀抱化血神刀,身背万里落日弓,直接以自身为诱饵,诱杀修士。

    正行之间,一声弓弦响,一道箭光从香车而出,一名人类修士正隐身于空,却被一箭射杀,立刻从空跌下,狼先锋把嘴一张,一口将他吞下,咂巴咂巴嘴:“修士就是灵气丰富,肉有嚼劲。”

    一张嘴,从嘴吐出了法器和乾坤袋,随手一甩,立刻有小妖上前接住:“赏给你了!”

    “小的多谢大人的赏。”小妖欢天喜地。

    “小的们,每个人都打起精神,等一会儿,个个有好处!”狼先锋哈哈大笑。(。)

    ps:  感谢八景宫_太清和秋之神光打赏,特此感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