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怀现世,冲着蛇头鸟就是一声吼,声如巨雷,江昂一声,随着吼声,口一道黑气如柱,直冲蛇头鸟。ⅤⅨⅧ

    蛇头鸟一下子羽毛炸起,出一声儿啼声,口彩气盎然,迎向黑气柱,一接触,似水火不相容,轰的一声,巨大的威能,不仅把它们周围一切都排开,排开的气流,让莫闲和鬼车身体都向后飘出。

    下方山,山峦崩摧,彩气柱和黑气柱随之崩散,散为彩雾,落入山,树木一接触,顿时如火烧一样,绿色纷纷褪去,枝叶如同火烤过一样。

    鬼车身外的毒瘴受此影响,终于散开,莫闲看到另一个鬼车,半人半禽,身体是人躯,而头却是九个鸟头,九头各不相同,其两头低垂,一却是蛇头鸟喙,另一头,却与那个鸟头神魔一样。

    莫闲只一眼,看出这两个头的精魂不在,而化身为单独个体,和莫闲的大力神魔王和诸怀斗在一起。

    散开的毒瘴随即收拢,又将鬼车掩得严严实实,但这一眼,莫闲看出了许多信息,突然间,他感到一股危险,致命的危险。

    一道青光从毒瘴射出,直指莫闲,莫闲立刻认出了这股气息,是青桑木,他一激灵,身体立刻模糊,身体立刻处于阴阳不测之地,游走在阴阳之间,身体不断变幻着,行走在阴阳之间,身体的每一个粒子在虚与实之间转换。

    箭却循着阴阳的变化而来,箭就要射他,他手出现了一道符箓,这道符箓正是松溪真人赐于他。

    他将符箓祭起,符箓一闪,顿时莫闲面前,好像层层空间展开,箭虽然认定了莫闲,却慢得像蜗牛爬了一样,莫闲终于看清楚了。箭是由一支青桑木所制,表面层层符箓相互勾连,莫闲认了出来。

    那是追踪符箓,还有坚锐的符箓。还有木化符箓等,得益于这一阶段他深入符箓,已见到符箓的本质,甚至有了开辟符箓大道的资格。

    箭上符箓虽然繁多,但莫闲掌握了根本。甚至觉得许多符箓是多余的,木化符箓和木性毒素符箓虽然是两个不同方向,但用在这里,却显得功能重复。

    一旦箭,人已木化,木性毒素就显得多余,对木化的人来说,毒性却效用减退,甚至效用一层都不到,像这样的地方。在鬼车炼制的这支箭上还有许多,以莫闲现在眼光来看,破绽就大了。

    一旦看破实质,莫闲凌空画符,手上灵光一闪,一道复杂的符箓在空成形,牵动时空间的灵气卷起大潮,那支箭却抛开了莫闲,一头扎进了莫闲所画的符箓之,箭上灵光陡然熄灭。被莫闲一把抓住。

    鬼车猛然一滞,她感觉到一支落日箭失去了感应,一般情况下,要么箭被毁。要么是对方实力远在己方之上,强行收了这支箭。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是她的落日箭上破绽让莫闲看透,她对莫闲有了看不出深浅的感觉,万里落日弓收了起来,支落日箭已失去一支。她不敢乱动用,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不明的情况下。

    大力神魔与鸟头神魔战得天崩地陷,双方都是数十丈的身高,白虎啸风刀和巨蟒一次次碰撞,巨大的金铁之声不断响起,而鸟头神魔手巨蟒不仅坚硬异常,和白虎啸风刀不相上下,而且是活的,不停扭曲着,时不时突然咬向大力神魔。

    双方旗鼓相当,主要是莫闲的境界低于鬼车,要是莫闲和鬼车境界相同,那么情况又是一回事。

    莫闲一气将尽,大力神魔猛的一刀,将鸟头神魔逼退,一声响,散为青气消失,鬼车感到这一幕,脸上露出笑容,正在这时,一旁的莫闲的化身陡然出手,一根青桑木的手杖随着莫闲向鸟头神魔打去,手杖越来越大,当临头时,已经十几丈长,轰的一声,正敲在鸟头神魔的头上。

    轰的一声,鸟头神魔一下子崩散,巨大的冲击甚至上冲浮云,将周围好大片天空浮云一扫而空。

    鬼车身体一动,那个鸟头陡然抬了起来,接着委顿下去,虽没有送命,却暂时失去的作用。

    莫闲化身的一杖,借助青桑木的威力,愣是将鬼车的鸟头神魔打爆,毒瘴传出一声闷哼,紧接一声凤鸾鸣叫响起,从此飞出一只鸾鸟,体形见风便长。

    莫闲凌空画符,四方云动,青霞如城,鸾鸟一现,青霞便暴长,鸾鸟一声长鸣,浑身冒出血光,轰的一声,青霞将鸾鸟淹没,好似一块青色的宝石,央一团血色鸾凤,而鸾凤挣扎着,周身血光四射。

    青霞将鸾鸟包在间,似有一丝红色出现,混在血光,不留意根本看不出来,但就是这一丝红色,猛然耀目而起,转眼间,青霞变成了火海。

    先是红色大火,到后来变成亮白的精芒,温度一下子高得离奇,鸾凤的血光迅消耗,鸾凤的叫声充满了惊恐。

    此时,鬼车好像急了,毒瘴如箭,直喷莫闲。

    莫闲不慌不忙,头顶的玄阴聚兽幡连摇,无数黑光垂下,将莫闲护得严严实实。

    而诸怀与蛇头鸟正在激战,诸怀不愧是上古神兽,周身灵光四射,不断出江昂的叫声,每一声江昂便如一阵飓风,间带着青黑色,在蛇头鸟身周,将蛇头鸟压制得死死的。

    猛然间,诸怀张开了大嘴,整个大口遮天蔽日,就一口,咬住了蛇头鸟的半身,蛇头鸟出一身痛啼,身影陡然散开,巨大的灵气一部分被玄阴聚兽幡所吸收,在玄阴空间,一个鬼车的虚影出现。

    而鬼车的一个头彻底垂了下去,鬼车一声痛呼,她没有留意,此时,莫闲的化身悄悄地隐去,在方圆数里之内,生着不知名的变化,无数符箓不断从空间融入四周,构成层层封锁,这些符箓都是木性或者是火行。

    而鬼车的注意力却集在鸾凤身上,鸾凤正在火海挣扎,鬼车想收回这个化身,但却被烈焰围住。(。)

    ps:  感谢西陈打赏588起点币,秋之神光打赏,kaisa51月票支持!特此感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