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听到了声响,虽然很轻微,但莫闲是何等人,元神境的真人一定程度上已属于非人,他立刻将书放入乾坤袋,手轻轻一触开关,灯灭了。

    他的内心浮现出一个人影,如壁虎一样,正伏在他的窗外,四肢趴在墙上,口噙着一把刀,缓缓地往上爬。

    这还是莫闲仅凭听觉在心灵幻化出来,他的房间在二楼。莫闲微皱眉,他不记得在这个世界有仇家,就是那个偷猎者,他们根本不知道莫闲的存在,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想了想,手指一弹,一道观想出来的符箓透过墙壁,落到了墙角一株藤蔓上,藤蔓绿光暴涨,迅速长大,向蛇一样向那个人缠去。

    那个人显然没有防到莫闲这一手,一下子被缠了一个结实,刚要挣扎,藤蔓上的尖刺刺入他的肌肤,他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莫闲以法术催发藤蔓,又使藤蔓带毒,将之迷昏过去,接着,莫闲身子一晃,竟然穿墙而出,落在他的身旁,手一指,藤蔓迅速缩又恢复了一株先前的细小藤蔓。

    莫闲把手放在他的脑门上,搜魂术出,一会儿后,他的脸上露出了苦笑,原来对方搞错了,对方只是一个组织御血的低级打手,并不知道什么原因,组织给了他一张相片。相片人叫邵年骰,无意听到一个惊天消息,成了御血的眼钉,他无意看到了莫闲,发现莫闲与邵年骰一样,但并没有看清,想晚上来查看一番,如果是邵年骰,那么就杀了他。

    莫闲从他的口袋翻出的相片,顺手将他身上的钱也装进了自己的腰包,然后,借助微弱的灯光一看,心也暗暗稀奇,他几乎和邵年骰一模一样,难怪自己会成为他所盯的目标。

    这个人怎么处置,莫闲微凝神,现在他已成为白痴,如果懂得搜魂术的修者,会看出他已被搜魂,为了安全计,莫闲手心微吐,他的身体一挺,便气绝身亡。

    接着,莫闲手一挥,他的尸身突然间如同虚幻一样散开,空气充满了臭氧的气息,他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做完了这一切,莫闲身体又一晃,消失在墙角,他出现在房间里,嗅了嗅身上,微微皱眉,打开的窗子,外面院子的鲜花一瞬间绽放,一股幽香萦绕着莫闲。

    莫闲身上的臭氧味被掩盖了,一夜无话。次日早晨,莫闲出发,昨晚的那件事,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御血组织虽然强大,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向哪里去,自然不将该组织放在心上,不过战略上藐视敌人,并不代表战术上不重视敌人。他在昨晚就反省了自己,实际上,白天在书店时,他曾经感觉致胜什么人注视他,目光之比其他人更重,他只看了一眼,并没有留意,以为不过是好奇,他在这个世界可没有什么敌人。

    结果晚上敌人就摸上门来,不管他是否摸错了,搞错了对象,他太大意了。但以后他就不会犯这种错误,反省是一种非常好的习惯。

    他本来今天还想去看书,但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他决定离开,他经过这一阶段,对这个世界认识有了很大的提高,知道这是一个小镇,要到大城市,甚至有庞大无比的图书馆,那才是真正的知识的海洋,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赶在御血组织发现事情的真像前离开。

    他直接步行,小镇上虽有公交,不过班次较少,加之他又起得早,他没有停留,直接出发,在无人之处,他展开的缩地术,在一个时辰内,已离开了数十公里,他并没有走公路,而是直接往一个方向走,穿山越林,他走到一座山头,正准备施展遁术,直接飞越两山之间的距离。

    他突然顿住了,因为他感觉到一公里之内有人,而且不是一个人,他一定神,发现有四个人,一个人浑身浴血,在前面逃着,后面个人手持法器在追赶,前面逃的人那个人歪歪斜斜飞起,后面的一个手发出一道眩目的光芒,正前面那人,那人一下子斜着坠入山谷,跌下去的那人没有看见莫闲,因为太慌张,但在他身后升起的人,却看到了莫闲,其二人直向莫闲飞来。

    “小子,你既然看到这一幕,怪你运气不好。”那道光芒又现,莫闲看清楚了,原来是一种针状法器,显然有毒,发出妖异的光芒,莫闲冷哼一声,他看得出,二人不过是筑基高层,居然也敢在他面前伸爪子。

    莫闲来到这个世界,已收敛了体外灵光,看上去不过是一个练气高层,他刚来这个世界,身上完全收敛,像一个普通人,但发现这个世界人人修行,特别是经过当阳小学和孙老师相处之后,他才放开一些,只不过像一个炼气高层,在他这个年龄,看起来的年龄,炼气高层一点也不显眼,泯灭众人之。

    两个人显然也错误认为他的境界不过是炼气期,立刻下手,莫闲冷哼了一声,他没有心思管他们之间的恩怨,但既然他们先动手,那就给我去死!

    他手一挥,一股微风吹过,这可不是普通的风,而是已有巽风和赑风影子的一种攻击性风,看起来一点也不显眼,好似微风拂面,两个人连他们法器在内,顿时灵光顿失,化为齑粉,在空气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好似两人就不存在。

    还有一人正往下飞去,眼光一瞥,看到这两人陡然解体,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不仅一愣,此时,山谷的悬崖下飞出一粒雷珠,轰的一声爆发,百丈之内,都被笼罩,连悬崖壁上石块也轰然而下,气势磅礴。

    那人被卷入其,尸骨无存,莫闲看到这一幕,心一愣,神念如微风一样,向那边投去。

    悬崖下,一个人半倚着一处凹进去的山崖,看得出他藏身于此,碎石如雨,莫闲神念一接触他,他并没有感觉到,但莫闲却愣住了,因为他很熟悉,他是邵年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