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思路一打开,莫闲发现为什么用天然的天材地宝,人工合成的材料如果合用,不是也很好么?他有点理解为什么在自然保护区以内,那些灵药根本没有人摘取,看来,仙盟在人工材料上走得很远,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莫闲现在只是零星掌握这些知识,他从几个人的意识,还有书籍上得知,之需要一个格物体系,每个人只是其的一部分,莫闲有点理解了这个工业体系,在其每个人都不能成为主体,但莫闲追求的超脱,一个人不假外物,或者可以利用外物,完全自力更生。

    他有足够长的寿命,只要不遇到死劫,他就会活下去,这使他并不着急,一年不行就两年年,现在主要是学习,他在这个世界,到目前为止,因为身份关系,就惹上了御血组织,御血组织显然是非法的,他们只能偷偷摸摸找自己麻烦,特别是在大城市,而邵年骰却因为自身的关系,忙着躲,反而会惹事祸上身,他却不怕,不过先得将自己战力调整到筑基,就是他能运用力量是筑基,但他的技巧就是金丹元婴也不是他的对手。

    莫闲将青云剑祭炼了一下,他不想花费多少功夫在此上,祭炼青云剑只是为了装门面,真正动手,他的方法很多,光拳头就行了。

    他居然没有借书证,看得出,邵年骰是一个不爱学习的人,还得办一个借书证,另外,要找一个临时工作为掩护,他自从回来,还没有跟他的狐朋狗友打交道,莫闲不准备和他们来往,他得重新做人,远离旧日的朋友。

    他出门了,走下楼梯,遇到一位熟人,是一位大妈,季大妈,季大妈一看到莫闲,说:“小邵啊,好多日子没有看到你了,不是我说你,你年纪也不小了,不要在外边鬼混!找一个工作,谈一个女朋友,好好过日子!”

    “季大妈,你说的没有错,我这些日子想了很多,决定洗心革面,想好好的工作,现在我将去办借书证。”莫闲说。

    季大妈脸上错愕一闪而过,莫闲看到了,想了起来,原来邵年骰根本不会这么说,吊儿郎当,今天表现有些反常,礼貌得多了,身上衣服也换过了,完全不同于旧日。

    季大妈在这里已经大半辈子,这个世界一般人都有修为,季大妈的修为是炼气高层,炼气期寿命几乎不延长,而大部分人就是如此。而筑基期寿命在一百二十到二百之间,每个人寿命并不相同,人的寿命有各种因素影响,修行者也是人。

    “那好,小邵,这样对了,好好干,我给你介绍对象。”

    “那就谢谢季大妈!”莫闲说,他并没有当回事,出了小区,一边走一边观察路上的行人,由于全民修行,十天之,倒有四日休息,毕竟需要时间修行。

    这个世界的人们比较莫闲世界的百姓的确是在天堂,但大多数还是得过且过,虽然有通天的机会,却轻而易举的放弃了。

    莫闲看着大多数人无忧无虑,心隐隐有些失望,不过转念间他哑然失笑,自己连自己的生命都不能自主,却操心别人。

    到了图书馆大楼,比起遇仙宗的藏经阁大得多,莫闲走入图书馆,先到前台办理借书证,倒是很快,登记了下身份证后,一张新的借书证便办好了,允许借用四本图书,但在个月内,需来此续借一次或者还书。

    莫闲在书架间徜徉,里面的书太多了,莫闲初步估了一下,里面足有上千万册,莫闲如同老鼠进入粮仓,实际上,其的书并没有接触到仙盟的最前沿,但对于莫闲来说,现在已经足够了。

    他看见许多人在其阅读,他找了一本《海岛算经》还有几本格物学方面的书,他找的全部是关于器学方面,并没有接触到道学,要算接触到道学,大概算经可以算一本。

    他并没有离开,而是在其又抽出二本书,认真的看了起来,虽然有许多人在看书,但看器学方面的书,莫闲是少数的几人,而其他人却看的杂书小说之类,莫闲没有关心其他人,而是专心的看书,不知不觉间,天变晚了,工作人员见莫闲还在看书,便通过广播系统,告诉剩下的人,该下班了。

    莫闲才恋恋不舍离开的图书馆,他才想起来,自己饭还没有吃,不过他吃不吃关系不大,但在城市,他这样会显得异类,毕竟他才是筑基期,他在路边的小摊上吃了一些,才回到自己的住所。

    接连几日,他整天都泡在图书馆,他的知见在迅速的提高,白天在图书馆,晚上回来,他在家看书,他几乎成了书虫,他自己倒不觉得,但热心的季大妈却发觉到他的变化,今天特地在等他。

    莫闲有些意外:“季大妈,你好,你找我有什么事?”

    “小邵,你是筑基期修为吗?”

    “不错,我是筑基修为。”

    “我有一个后辈,刚入学,成绩较差,想请一位家庭教师,问我有什么人,我想了一下,就想到你了,你看看能不能教教她?”

    “他是男是女,多大了?”

    “她是一个女孩,年纪十四岁,十天之辅导两次,每次两个小时,薪水很不错,一次200元,她家不缺钱,就她一个女儿,家长很焦急,成绩在小学时很不错,到了学,下滑严重,想找一个家庭教师,我想征求你一下意见。”季大妈说,她没有说,因为小孩很刁蛮,请了几个家庭教师,结果都被她气跑了。

    莫闲想了一下,他整天窝在家也不是一个事,他是需要进入社会的核心层,门派早就瓦解,他需要积累一些人脉,听季大妈说,女孩家有一定地位,莫闲知道季大妈层次不高,认识的人也不会很高,但莫闲自己在举目无亲的情况下,可以通过他来扩展人脉。

    莫闲点点头,说:“多谢季大妈!”

    季大妈高兴的说:“我看你准行!”(。)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