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成了一名家庭教师,过了一日,在季大妈带领下,来到了青田别墅区,这在盛海来说,属于上等的小区。一路上,季大妈絮絮叨叨,将她所知道关于女孩的事以及她的父母事跟莫闲交待清楚。当然,光捡好听的话,不好的话,她倒守口如瓶。莫闲不知道,但他会分辨,知道季大妈光说好听的,他心早已有底了。

    让他一个以前名声不太好的人做家庭教师,一句话,肯定有问题,家庭教师很多,偏偏谁不选而选一个不是教师职业的人。

    不过莫闲却没有说什么,他一个筑基修士,最起码在众人眼,身家并不富有,也无关系,说不定会和邪教有些关系,别人不值得这么设计他,那么,问题就在那个学生身上,肯定不是省油的灯,对莫闲来说,这点他根本一点不害怕。

    学生的家长姓林,林世达,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母亲却是政府官员,是人口素质部的一位科长,两人都是很忙,没有多少时间管小孩,学生叫林黯然,一路上,莫闲从季大妈的口差不多了解了她的家庭,还有许多情况,莫闲进行了合理的外推,有了初步印象。

    到了门口,林世达在家,但他的夫人苗玉裴却不在家,出来一个佣人,季大妈亲切喊她蔡嫂,说:“这就是邵年骰。”

    蔡嫂上下打量了莫闲一下,笑着说:“小伙子倒是一表人才,不知有什么真本事?”

    莫闲也在打量她,见她不过炼气高层,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而季大妈却开口了:“你不要小看小邵,他可是筑基高手,要不是他家境清平,估计还得深造,小邵很爱学习,要不是他爱学习,我也不会找他。”

    蔡嫂将两人领进门,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年人,身上血气涌动,境界是筑基初层,但境界是境界,此人显然专攻格斗术,而且炼钢有金刚不坏之类的护体神功,从正宗修行角度来说,他已经走偏了,不再追求长生,而追求**的威力。

    “蔡嫂,这位就是邵年骰?”保安问道。

    “李兄弟,这位小伙子就是林总要见的人。”蔡嫂说。

    “好,我带他进去,蔡嫂,你去忙。”李保安说,又回过头,对季大妈说:“季大妈,你也去和蔡嫂谈谈。”

    莫闲不置可否,心却在嘲笑,不过是一个商人,就算老婆是官员,却摆臭架子,要是莫闲是普通人,也许被他哧住,但莫闲是何等人,不仅是修士,而且身为元神真人,根本不将他们这些人放在眼,他落落大方随着李保安往里走。

    李保安偷偷在打量着莫闲,实际上,他们也在调查莫闲,当然是在调查邵年骰,听说此人和黑社会有些瓜葛,但见到莫闲,却发现此人温润如玉,神态从容,肌肤隐隐透着玉光,他暗暗称奇,带着莫闲进入堂屋。

    林世达正在喝茶,屋内还有一人,却是一个小美人,长得古怪精灵,也睁着好奇的眼睛,看着莫闲,莫闲在两人注视下,一点也怵场,拱手一礼:“见过林老板,这位应该是贵千金吧!”

    林世达显然很意外,他以前请过几个老师,但那些老师一见到他,不由自主矮了一截,林世达困此感到很满足,但眼前这个年轻人好像一点也不知道敬畏,林黯然眼睛眨巴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莫闲看得出,她正在开动脑筋,也许在想怎么整他。

    “坐!”林世达客气的说,但莫闲知道这是假相,连一个请字都没有,已经说明他习惯高高在上,但他不过是比莫闲在钱财多一些,就算他借助老婆的官位,自身修为不过筑基高层,莫闲可以想象,他在高阶修士面前,或者在比他身份高的人面前是什么样子。

    莫闲眼一闪嘲意,谢过林世达,大大方方的坐下,面前一杯茶,但已经冷了,莫闲没有动手,微微一笑:“林老板,我是作为令千金的家庭教师来的,我想知道,令千金在什么方面虽要补习,如果不清楚,我想做一个测试!”

    莫闲直接开门见山,他不需要对任何人卑躬屈膝,他到这个世界已有一段日子,从邵年骰的记忆,还有近来几日大量阅读,不要小看莫闲,他实际上已经非人,现在他的水平,基本上掌握住了大学一般常识,对一个刚入学的人来说,他的学识绰绰有余。

    一提到林黯然的情况,林世达脸上露出一丝无奈之色,这才是一个父亲的应有的神态,莫闲眼睛捕捉住了这丝无奈,又看了一眼林黯然,她也在偷偷地看莫闲,但眼却充满了挑战,看来,这个小女孩心里很抗拒,正在想方法破坏。

    “黯然她在小学比较好,也比较乖,到了学后,成绩一落千丈,修为也停滞不前,我和她母亲很着急,她的班主任建议我们找家教。”

    “你们和孩子相处得怎么样?”莫闲又问道。

    林世达略显尴尬:“她大了,以前很乖,现在好像有些逆反。”

    “我不是问这个,你们经常陪陪孩子么?”莫闲又问道,他逐渐控制了场面,对于莫闲来说,事实上很简单,虽然他做在这里,身体略前倾,手无意放在面前,双手交叉,肘尖放在膝盖上,形成一个稳定的架势,使人不自觉跟着他的思路走,这实际上是莫闲从佛家手印和身印演化出来,并没有波动,让对面的人感到他放低的姿态,却又坚不可摧的印象。

    这看似无意间所为,却正好针对目前的情况,而在场的任何一人,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因为直指人心,并没有任何法力波动,但不要忘记,影响一个人,并不需要法力。

    “我们很忙,我忙于商场,而她的母亲忙于政务,跟她交流的自然少了。”林世达说。

    “我明白了,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我当家庭教师可以,不过你们不得心疼贵千金!特别是在训练时!”莫闲说。

    “好,我答应!”林世达迟疑了一下,一咬牙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