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成了林黯然的家教,林世达特地给他办了出入小区的证明,高档小区本来管理比较严,没有出门证,除非有人相陪。

    今天是第一次给林黯然辅导,其实在当日,莫闲看似随意问了一些问题,心早就有数了,虽然林黯然并不配合,林黯然的修为不过炼气层,而她家,为了她买了一把玉昆飞凤剑,价值相当于莫闲的青云剑的百倍以上,又为她买了飞板,当然是超豪华的那种,一种飞行法器,一般学生的交通工具,速度不快,飞行高度也就几十米,通常在二层楼高,要不是小孩不准拥有飞车这类交通法器,估计他家长也会买给她。

    还有许多法器,法宝倒没有,因为法宝要求高,她在炼气层,根本御使不了。

    她很恭敬请老师入座,莫闲见她前倨后恭,知道她有了坏心思,他走了过去坐下,椅子上原来涂了强力胶水,莫闲当然看见了,他一笑,随着他的落座,胶水却神奇的干了,一点也不粘人。

    “老师,我有一个问题,老师请过来一下。”林黯然叫道。

    莫闲站了起来,林黯然目瞪口呆,她所希望看到莫闲粘在椅子上的情景没有发生,她甚至怀疑,自己有没有涂强力胶水,她用这个方法,整过两个老师,结果两人都了招,狼狈不堪,最后无颜呆了下去。

    “林黯然同学,你有什么问题?”

    “我~我现在想通了,会了。老师,你的椅子上椅套好像掉了,我来帮你扶一下。”林黯然说着,部起身来,快步走了过来,几乎是跑,手一摸椅背还待往椅面上摸,却一下子粘住了,手急得没法甩开。

    莫闲背对着她,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可以坐下去,改变了那层胶水的分子结构,在格物学上面,莫闲了解了微观结构,使一切干化,他当然可以坐,而当他站起来时,分子结构又恢复了原样,当然林黯然吃苦了。

    “好了,谢谢林同学,你请回到位置。”莫闲说着,并没有回头,当作看不见,连老师都敢戏弄,是该让她尝尝自己被粘住的感觉,莫闲的神念在她的手一接触到椅子时,使分子迅速固化,按理来说,要等等一会儿才能粘住,却快速的粘合,她的双手完全被粘住了。

    “老师,我错了,不该用这种方法,请老师原谅我这一次。”她的眼珠一转,立刻软声相求,莫闲听得出她根本口不对心,他摇摇头,说:“既然知道错了,那就回到原来的位置。”

    “老师,我真的错了。”林黯然急了,她以为她的双手还粘在椅背上。

    “你放开手,不就成了!还抓住椅子干什么?”莫闲回过头,看了她一眼说到。

    “我的手?”林黯然刚说到这里,惊觉自己的手没有粘在椅子上,她悻悻放开的手,牙齿恨得痒痒的,却不好发作,回到自己座位上,莫闲知道她没服气,并没有说破,第一回合的较量以林黯然认错而告结束。

    两个小时,一个小时理论,刚讲了一会,她打着呵欠,莫闲正在讲解一种基本的算术灵龟算,这是一种以算筹进行数字运算的法则,有灵龟八法和灵龟九法两种,在这个世界算是算学的基础,由于取材特别容易,在路边用草根都能运算,所以作为小学的算术,实际上可以算是一种机械的原始表现。莫闲见此便停了下来,淡淡地说:“林黯然,你以为这些没有用吗?”

    “老师,当然没有用,算术只要会算账就行。”林黯然振振有词。

    “那好。”莫闲手一指院子的花草和树木,“我们来做一个游戏,你可经使用飞板或飞剑,我布下一个阵法,你飞出来,行不行?”

    “老师,你布置的阵法一定是用灵龟八法所能解决?”林黯然也不是一个呆子。

    “当然,绝不会超过灵龟八法的范畴。”莫闲肯定地说,但林黯然却不知道,莫闲自从得到算经之后,他的眼光远超过这个世界的一般人,他发现算学几乎是阵法还有推演的极佳工具,就是基础算学,在莫闲眼,已标准成为阵法解析的工具。

    “好!”林黯然跳了起来,将飞剑和飞板拿在手上,心有话,阵法,就在院子要布上阵法,只能是简单阵法,我都不用算筹,就凭本小姐的飞板,转眼间就出了院子,“我要出来怎么办?”

    “你要出来,我就听你的。不过,你如果出不来,那就要听我的。”莫闲笑眯眯的地说。

    “你布阵了吧!”林黯然脑袋瓜子里想像着莫闲灰溜溜的逃离她的家的情况,。布阵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一般要用到罗盘等工具,先测定方位气息,然后在相应的位置还要而置着不同东西或符箓,念诵咒语,通常需要几个时辰,如果是这样,两个小时早就过去了,本小姐早就不理他了。

    另外一种要运用到阵旗或者阵盘,如果他用,就指出他犯规,何况这些东西很贵,他不一定拿得出。

    林黯然正想着,莫闲已经出手,随手一挥间,院子模糊了一下,便恢复了正常。林黯然怀疑的看看莫闲:“邵老师,你布置好了吗?”

    “好了!你先进去。”莫闲笑道。

    “我怎么没有感觉?”林黯然问道。

    “这就是算学的威力。”莫闲说,他真没有说谎,不过这是高级算学范畴,莫闲在无意领悟,算学本是天地一种抽象,更接近于法则,不要小看莫闲这一挥手,却已暗合数理,由一生二,二生,生万物,布置是青木阵,天生木,地八成之,其心念却在那一刻与自然合真,搅动周围的一切,阵势转眼成功。

    莫闲在以前做不到,现在却轻而易举的完成,而且只用筑基期的法力完成,就这一点来说,甚至比子常要来的高明,当然,目前的他要比阵法,远比不上子常。

    林黯然踏着飞板,进入阵,刚入阵,眼前一花,她惊呆了,哪里还有院子,只有眼前无尽的林海。(。)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