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间一片苍茫,好像陷身于林海之中,她心中一惊。立刻回头看,哪里还有来时的路,明明看见院子很小,怎么就到了这个空间,看上去无边无际,肯定是幻术,她一狠心,真气流转,注入飞板之中,飞板光芒一声,突然加速,向前直飞,虽然离地只有二十来米,但也在树梢之上,转眼间飞出去已有一二公里,但还是树,小院子不过二三十米,照这种飞法,不仅出了院子,也该出了小区,很明显,自己还陷在阵中。

    莫闲站在阵外,看着她在前方转圈,虽然在其中,按道理早就飞出来,但她不知道,自己在转圈,由直线改成弧线,她的五官被迷,还自以为是。

    莫闲没有干涉,得让她受一些教训。只是叫蔡妈拿出一块摄影石,架起了摄像机,拍了起来。过了一刻钟,莫闲发现她明显地焦燥不安,甚至玉昆飞凤剑也出来了,向数虚空中乱砍乱劈,知道她已经到了极限。

    在阵内,林黯然已经烦燥不安,她亮出她的法器,开始向下面的树乱砍起来,飞凤剑不愧为上品法器,质量很好,剑光到处,树木纷纷扬扬坠地,尘土飞扬,但只要她一抽剑,树木又悄然树立,她甚至折断了一根树枝,砍成了好几段,拿在手中,但除了她手中的以外,其他复原如初,她彻底失去了信心,开始撒娇,干脆也不跑了,将飞剑和飞板往地上一扔,脚一跺,叫到:“老师,我出不去!”

    莫闲见此,身影一闪,出现在她的身边:“你以为无用的算学,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知道了,老师,你能只用算筹演算出去吗?”她见莫闲出现,眼珠一转,开口说。她还不忘将莫闲一军。

    “当然可以!”莫闲说着,手一伸,在树上折下几根树枝,随手分成几段,一会儿功夫,一付算筹出现在莫闲的手中,只是一堆小木棍,按算经说:凡算之法,先识其位,一纵十横,百立千僵,千十相望,万百相当。《夏阳侯算经》说:满六以上,五在上方。六不积算,五不单张。

    “欲破阵法,先识时辰,现在是什么时辰?”莫闲问道。

    “现在是下午的未时,这和阵法有什么关系?”

    “阵法者,借时空之力成形,不识天时,当然无法破阵,阵法流转,时时不同,故先识时辰,再识周围,很显然,周边树木林立,其象为木,在河图之中,木的数是什么?”莫闲又问。

    “天三生木,地八成之。”林黯然答道。

    “你的基础很扎实。”莫闲夸奖了一句,林黯然很得意:“当然了,小学之中内容,我再差,也记得清楚。”

    莫闲用算筹将这一切摆出,开始讲解,林黯然虽不服气,但在这种情况下,还是认真的听,莫闲手下,一道道算筹的式子摆出,不一会便得到了结果,问林黯然:“你看懂了吗?”

    林黯然点点头,说:“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现在结果已出,你是破阵还是走出去,任由你选择!”莫闲说。

    “本小姐当然破了这个阵!”林黯然气愤的说,就这么一个破阵,居然困住了她,她发怒了,前行三步,用力一击,后折八步,双是一击,左转四步,又向右降步,亮出了飞凤剑,一道剑光出,阵势像一下子乱了,转眼间,她发现自己正在院子中,回头一看,所有的森林消失,连莫闲摆在地上和算筹也消失了。

    她眼睛一看凡不远处架着一台摄像机,问不远处的蔡妈:“那台摄像机是谁放在那里?”

    “小姐,那是邵先生叫我们摆的。”

    “那是不是本小姐在阵中一切都被你们看到,不对,阵中有无数的树木,你们看不到。”林黯然自欺欺人的说。

    “小姐,没有树木,我们只看到小姐驾御着飞板,在那里转圈,后来,小姐又拿出飞剑,在那里乱砍乱劈,我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蔡妈老实的说。

    “什么,我只是在那里转圈?”

    “对,小姐只是在那里转圈,我们没有看到什么树木,我感到很奇怪,以为小姐在那里玩耍。”

    林黯然一听到自己在转圈,把她的形象破坏殆尽,心中又气又羞,眼珠一转,跑到摄像机上,想拿出留影石,谁知摄像机中没有,她回过头,看到莫闲手中在抛着一块四四方方的留影石,她跑上前去,伸手就抢。

    莫闲哪里能如她的意,脚本下微微一动,她的手差之毫厘,并没有抢到留影石。莫闲不慌不忙,把手中留影石装入口袋,说:“你想看吗?”

    “想!”她点头,眼睛始终看着莫闲的口袋。

    “那好,我就让你看看!”莫闲也不用留影石,只是将手一挥,环境立刻的发生变化,一幅画面呈现在她们面前。画面中,林黯然脚踩着飞板,意气风发,正在死命的往前飞,不过却在不停地走着一个圆,始终没有飞出那个小圈子,看她脸上不屑的神情,就可以知道,她根本没有将莫闲的话当一回事。

    飞着飞着,她也发现了不对,开始烦燥不安,接着,指挥飞剑乱砍乱劈,好像前方有着什么障碍物一样,终于,她开始了认错,画面到这里戛然而止。

    林黯然脸上通红,她又羞又急,伸出手来:“快给我!”

    莫闲摇摇头:“把你不是不可能,但现在给你不行!”

    “怎么不行!”

    “你想要回这块留影石,先给我好好学习,过二天后,看你的表现,要是不合我的意,当然不能把你!”

    “你如果不想给我怎么办?”

    “林大小姐,你这个态度,我怎么能给你,你按我的要求去做,最起码有要回留影石的希望,不然的话,连希望都没有。”莫闲慢条斯礼的说。

    “你!好!你说话算数,学习难不倒本小姐。”林黯然气呼呼地说,也无可奈何。

    “这就对了,你只要好好学习,还怕拿不回这东西!现在到了武术时间了!”莫闲不以为意的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