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黯然哼了一声,莫闲淡淡的说:“这种态度可不成,推迟一次机会。”

    林黯然脸一黑,不再说话,跟着莫闲,走进了训练室内,在别墅中的二楼,专门开辟了练功房,几乎占据整幢别墅的一层的四分之三,橡木地板铺地,四周的墙上和屋顶全部是大玻璃镜,要在其中的活动,看得一清二楚,从镜子中可以看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节。

    莫闲从邵年骰的记忆中知道有些有钱人会开辟这样的练功室,不过,他并没有见过,不料,他的冒充者莫闲却见到了这样的练功房。

    莫闲眼睛一扫,心中暗暗点头,这个世界有钱人依据根本没有利用法力,达到了一般法术留影的效果,再想一下,他见到的摄像机,的确这个世界依据器道格物所成,别具一格。

    但在表面上,他依然那副模样,让偷偷看他的林黯然很失望,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一丝一毫的惊诧,以前几任家教,就算沉稳,当见到如此练功房时,眼中也现了贪婪之色。要知道,只要对修行上心的人,有了这样一座练功房,绝对要比他人更快掌握体术的精华,修行人对其他东西也许不在乎,对能够增加自己修为的一切,都孜孜以求。

    莫闲虽然赞赏这一切,不过他的武术早就超越了这个层次,他只是欣赏结构的巧妙,眼中一片清明。

    “老师,你看怎么样?”林黯然说。

    “不错,你有这么好的条件,却不好好利用,可惜了,既然我教你了,那么就准备好吃苦。”莫闲笑了,这笑容落在林黯然的眼睛里,却像恶魔的笑容,她不禁打了个寒战。

    莫闲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先将自己学的拳术打一遍给我看看。”

    林黯然走到房子中间,开始打那套基础长拳十三式,看得出功底比较扎实,但她没有自己的风格,莫闲摇摇头说:“你不过依样学样,还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

    “自己的风格?那是什么玩意,这套拳法我打了七年了,一招一式都熟悉,你却说,没有自己的风格,你形成了自己风格?”林黯然当然不客气。

    “井蛙不知天空之大,小小的炼气修士,口气倒也倔,我就让你瞧瞧什么叫自己的风格。”莫闲讥笑到。

    林黯然气呼呼地,太气人了,居然看不起本小姐,你不过是筑基而已,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怎么厉害。

    莫闲已经走到房子中间,摆开了架势,一招一式走下去,林黯然越看脸上讥笑的意味越浓,连拳架都不标准,还夸口说自己的风格,但她很快笑不出来,因为莫闲已经进入到无我之中,举手投足之间,仿佛天地相应,她的心中一片骇然,好像自己站在暴风雨之中,虽然莫闲的拳法没有什么威能,但人心中本能感到一股危险。

    随着莫闲的收拳,这种感觉才消失,她听教她们的拳法的教练讲过,拳法的最高境界是与天地合一,一举一动都牵涉到天地威能,难道说的就是这种?

    莫闲说:“你不要看我这套拳法不标准,因为拳是给人练的,而人却千差万别,怎么能千篇一律,拳必须有自己的风格,自己的意志,甚至自己的精神,才算得上登堂入室。”

    莫闲这么一说,她倒是明白了,但她问一个问题:“既然拳要有自己风格,那么为什么老师要我们的姿势必须正确?”

    “这个问题问得好,我也是最近才想明白,因为初学者称学样,像模像样后,才能考虑自己的风格,老师之中大多数并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要求学生也尽可能标准,这本没有错,却没有人提醒你们,你们当然不知道。”莫闲说。

    “怎么形成自己的风格?”

    “自己的风格不是胡乱练,而是自己的身体最有发言权,记住一点,使自己劲道在拳法中顺出去,在你身上,劲力不顺是你的顽疾。”莫闲指点着她,到底是自己的修为重要,林黯然出奇地没有反对,认真思索起来。

    莫闲见她思索,便走到了一边,并不打搅她,让她自己去思考。

    好一会,她又打起拳,但这回与上一回有所不同,虽然笨拙,但自己懂得去思索,说明她真的动心了,有自己的动力就好,莫闲只在一旁看。

    练了好一阵子,她就烦燥起来,莫闲一看,摇摇头,林黯然身上毛病很多,不过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能做到这个程度已属不容易。

    “好了,不要着急于一时,我来陪你喂喂招。”莫闲说着,便走到她的身边。

    “这不行,你一个筑基修士,就欺负我一个炼气三层的人?”

    “你放心,我并不用超过你极限的功行,拳是在实战中锻炼出来的,而且,我也用基础长拳十三式,并不用其他拳种,我让你十招,我只是躲闪并不反击,来,向我进攻!”莫闲说。

    林黯然一听让她十招,莫闲并不还手,心思动了,脸上露出了一线怪笑,随后,便一拳向莫闲打来。

    莫闲没有躲,却上前一步,林黯然心中大吃一惊,感觉到莫闲要食言,慌得她向后退去,那一拳自然落空:“你耍诈,你说过让我十招,却一招也没让。”

    莫闲奇怪问她:“我出手了吗?”

    她一下子愣住了,是啊,他并没有出手,明明他的动作代表他要出手,这是怎么一回事,莫闲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上前一步,两人相对,气机相感,莫闲根本没有出手,甚至连步子都没有上,而林黯然感觉中的莫闲跨上了一步,实际上,莫闲并没有动,要说动,他只是肩头一动,便造成了林黯然的错觉。

    这一回,林黯然学乖了,一个冲天炮如炮弹出膛一样,莫闲只是将身体一晃,这回莫闲没有上前,使用的正是十三式中顺水推舟,不过他并没有借力打力,而是消去林黯然的力量。

    莫闲身似弱柳,转眼间十招已过,林黯然喊停!(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