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黯然喊停,莫闲笑道:“难道你不打了?”

    “谁说我不打,只不过中场休息一下,你真的只用了炼气三层的威力?”林黯然问道。

    “我从不说谎话,对付你这个大小姐,值得我出大力气吗?”莫闲不把人气死不罢休。

    果然,林黯然像猫被踩到尾巴一样跳了起来:“你说什么话?”

    莫闲淡淡地说:“我说的是实话,怎么受不了刺激?你的确太差了,空有炼气三层的实力,发挥不了一层,对付你,只要炼气一层的实力,放在三层,完全是看得起你!”

    莫闲的话如火上烧油,她真的急了,一声娇喝,一拳带着灵光,直向莫闲的面门打来,莫闲手一翻,轻轻一触,他根本没有使用真力,也没有使用他的力量,他却稳如泰山,而林黯然哎哟一声,手臂之上却是乌青一块,身子踉跄着往后退去。

    莫闲大步迈出,一拳挟着诸天的气势已到了林黯然的鼻尖,她花容失色,眼中充满了惊恐,奇怪的是,这一拳异常猛,却没有带起一丝风声,莫闲的力量收放自如,甚至到了不可思议的层次,当然,这一点,林黯然是看不出来。

    “你输了,我只用了炼气一层的威能,甚至连真气都没有用,你却输了,脚下没根,你还不好好学习!”莫闲收回了拳头,淡然的说。

    林黯然惊魂未定,好不容易平静了心情,还倔强地说:“你不过是拳法厉害,我们来比剑。”

    林黯然一边用手揉着胳膊,那一块乌青触目惊心,一边又向莫闲挑战,她对剑法还是很自信,一般女生不太喜欢拳法,却对剑法情有独钟,她们认为,拳法是野蛮人打架,一点美感都没有,而剑法就文雅得多。

    “你拳法不行,剑法不过是肢体的延长,拳法不行,剑法当然不行!”莫闲轻视地说。当然,这种轻视是假装的,莫闲从来都很重视他的对手,就算对方是一只无害的小白兔,也会认真的对待,狮子搏兔用全力。

    她当然不服气,取出她平常使用的玉昆飞凤剑,剑在手中耍了一个剑花,指向莫闲。莫闲从她的动作中,看出她只将剑将为表演工具,不由得摇摇头,也从身上乾坤袋中取出了青云剑,这把剑比起飞凤剑就差得多了,不论是样式还是材料都相差一截。

    林黯然眼光一转,看到莫闲拿出了青云剑,她笑了,心中有话,就这把破剑,也想与本小姐比,看我不把你的破剑砍断,手中剑诀一指,剑光暴涨,一剑直接砍向莫闲的青云剑。莫闲知道她的心思,微微一笑,真力运转,剑上灵光一盛,她的剑是砍,而莫闲的剑却使用一个削字诀,两道剑光相交,明显莫闲的剑光弱于她,但两剑一相交,发现龙吟般的啸声,结果却大出林黯然的意料,莫闲的剑不仅没有断,反而将她的飞凤剑崩了飞出去。

    剑一脱手,她立刻用意念沟通,总算稳住了飞剑,而莫闲却手握青云剑,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她有点恼羞成怒,手一指飞剑,剑诀一扬,飞凤剑一声凤鸣,飞剑化为一只金色的凤凰,带着金色的火焰,直向莫闲冲来。

    莫闲依然是似笑非笑看着林黯然,等飞凤剑临头,他才将青云剑随手一往上一撩,飞凤悲鸣一声,化为剑,林黯然控制不住,呛啷一声,落在地上。

    “这怎么可能,你用的不是青云剑么?”林黯然好像看到什么怪物一样,满眼不可思议。

    “你不学无术,我虽用的是青云剑,身上体现的是炼气一层,但你的力量却是直来直去,而我的力量却是走了圆弧,以曲化直,你剑虽利,怎能伤我!”莫闲笑着解释道。

    “你用了曲轮法?”

    “不错,孺子可教,你既然想到了你们所学的曲轮法,怎么没有看出我使用的是,恐怕上课根本没有听老师讲,现在比试过了,你根基不稳,给我站桩,桩势之中,无极高桩适用于你现在,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学过!”莫闲说。

    “当然学过,不就是站桩吗!我站还不行。”林黯然赌气的说。

    莫闲这回没有讽刺她,看着她摆出的无极桩的架势,她的姿势很僵硬,莫闲皱起了眉头:“老师没有跟你们讲过吗?站桩要似动非动,你一身肌肉僵硬,不仅不会有所进益,弄不好还会将自己练残!”

    “老师讲过,不过我忘记了。”林黯然小声的说,她以为莫闲听不见,莫闲耳神极其灵敏,只要他想听,就是声音再小,哪怕蚂蚁发出的声音他都能听见。

    莫闲摇摇头,随手弹出一股指风,直触她的环跳穴,力量很小,她不仅身体一抖,浑身往上一耸,急忙又缩下去。

    “就是这种感觉,记住了吗?”莫闲说,“桩功是由马上所得,身体自然随呼吸一起一落,但幅度极小,外人几乎看不出来,这样,腿部肌肉随之交替在紧张和放松之间,自然与呼吸合为一体,进而进入一种玄妙的状态,浑然忘我,发现自己融化在天地间,天地一片光明,自己化身光中,天地能量自然入体,进行洗髓易筋,这才是真正的桩功。而你那种看似有模有样,却是在受罪,怎么会有真正的功夫。”

    莫闲这一说,林黯然由于事先受到了教训,此时一听,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不觉依据莫闲所说去做,双目垂帘,浑身放松,身体随呼吸微微的起伏,不知不觉之间,浑然没有平时站桩之苦,浑身开始发热,又不是那种热,浑身暖洋洋,好像酒微薰,她倒有点希望永远站下去的感觉。

    莫闲点头,林黯然这个学生底子还是不错,平时就是父母交流过少,又正值青春期,有些逆反,如果遇到好的老师,倒是一个可造之才,莫闲心中一动,他正好缺少一个实证材料,林黯然功底很浅,只有炼气三层,倒是一个好苗子,能让莫闲全面了解这个世界的修法。

    想到这,莫闲嘴角露出了笑容。(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