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在这世界上拍一个可怕事情的序列,毫无疑问,王焱的等等要排在很高位置。每一个等等出来,都会引起一番波浪。

    柏丽莎,以及在不远处观礼的红色坦克,都是齐齐一晕。老王这家伙,又开始了吗?一时间,他们竟然对那个北地之虎产生了些同情之心。

    原本也是个资质挺不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家伙,只是你这好死不活的,偏偏要和火焰之子作对。结果到头来,被一遍一遍虐得好惨好惨。

    以他们的对火焰之子过往的战绩和个性了解,这家伙一旦说出了等等,往往就是敌人灾难的开始了。

    尤其是柏丽莎,她感觉自己这一次得到女神血脉继承的可能性已经很低了。若是被阿纳托利得到,她反而更不甘心。既然王焱开始搞事,她索性就放下心神,开始看起好戏来了。

    领教过王焱等等的阿纳托利,也蓦地心一颤,眼神一凛,尾椎骨都发寒了,他凶恶的盯着王焱。虽然他心下不认为,事情到了这种地步,王焱还能有什么反制的手段。

    根据他的情报,甸依法杖神器是冬季女神最需要的宝物。如果她能吸取其中的寒冰本源力量,会对她的伤势恢复极有好处,至少能恢复一成左右的力量。

    可别小看这一成的力量,对于一个神灵来说,力量浩瀚无穷,一成的力量已经是非常可怕的程度了。阿纳托利甚至怀疑,如今的冬季女神怕是连全盛时期一成的力量都远远没有。

    否则的话,她又何必一直窝在这乡下地方,死不肯挪窝。

    由此,即便王焱再蹦跶,也改变不了结果。

    基于和王焱之间的关系,王焱那一声等等后,冬季女神的声音顿时停了下来,一道精神波动,在王焱的意识海中响起:“小焱,现在可不是任性的时候。我是真的需要,那根甸依法杖。”

    “我知道师娘您需要,不过咱们等等,也不会吃亏不是?”王焱好整以暇,用精神波动传讯说,“能先告诉我,以师娘您的实力修为,为何还要那根残破的神器法杖?说不定,我也能为师娘您略尽绵薄之力。”

    顿了足足数息功夫后,王焱的意识海中才传来一声幽幽叹息:“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当初你师尊率众去迎战域外天魔,我没有跟着去。其实,并非是我不念情分,自私自利。而是当年,我得到消息有一支域外天魔准备突袭我们母星,由此,我决定亲自留守母星,以防不测。”

    域外天魔?

    难道那个时候,地球上一众原始的强大生命,就已经开始和深渊恶魔战斗了吗?王焱没有多问,而是选择继续聆听。

    “只是那时候,我和你师尊祝融有一些误会。”冬季女神的声音继续在王焱脑海里响起,“加上他脾气火爆,而我也比较执拗。由此,我决定各干各的。我相信,等事情尘埃落定后,他会理解我的。岂料,那一别,我便再也没有见他。而我自己,也在狙杀了那一支偷袭的域外天魔后,几近陨落,残存实力百不足一。只能将自己封印起来,进入长期的休眠状态。直至数千年前,我将冬神族培养了起来。”

    她的声音有些惆怅。

    可听在王焱耳里,却是那般的惊心动魄。不论是祝融率众迎敌于天外,还是冬季女神留守狙击敌人。听起来平平常常,但实际上,那却是两场无法想象的惊天动地大战。

    这让王焱对素未谋面的祝融,以及冬季女神都多出些敬意。正是这些老前辈为母星奋不顾身,才让地球能继续繁衍生息,直至人类孕育出来,才有如今的局面。

    到了王焱现在的层次,早就知道宇宙之中绝对不是安全之地。若无足够的实力,轻则被占领殖民,重则直接被掠夺屠杀一空。

    这绝非是在耸人听闻,想想欧洲人当初是怎么对待各大陆土著的,就能明白其中的道理。

    “原来师娘您是为了地球母星,才身受重伤。”王焱感慨地传讯说,“如此情况看来,师娘应该是想借甸依法杖恢复些伤势咯?”

    “没错。”冬季女神的声音有些唏嘘地说道,“其实我醒来后,培养一部分人类成为冬神族,也是想培养些高手出来,希望他们能帮助我恢复些伤势,不过至此收效依旧不高。当然,也希望能多些子民和属下。当初那一战,我吃亏就吃亏在太过孤傲,势单力薄。”

    “原来如此。”王焱也是有些感慨不已,脑海中想象出了当年师娘孤身一人,被无数精锐的域外天魔围攻的场面。尽管她拼尽全力将来敌全歼,可也是因此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至少沉睡了数百万年,苟延残喘着到了今天。

    “小焱,我知道你不想我将血脉和传承,给那个狡猾的子民。”冬季女神叹息说道,“只是师娘也没有办法,想尽快回复些实力,去寻找你师尊的下落。他既然能想办法把血脉传承给你,那就说明他现在,依旧在苟延残喘着。所以,小焱我只能抱歉了。”

    这时候。

    阿纳托利见王焱和冬季女神用精神力沟通起来,似乎没完没了了,当即挑了挑眉头说:“火焰之子,你还有完没完了?你就算再拖延,也是无济于事。甸依法杖身为寒冰系神器,天下也就这么一件。你不可能赢我的,我劝你还是早点认命,放弃吧。”

    “谁说的?”王焱斜着眼瞥了他一下,随后淡定从容地对冬季女神道,“师娘,您的诉求,小焱都已经了解。现在,请您听我一言。”

    顿了一下,王焱说:“先说师娘要去找师尊,实际上您就算恢复了一部分实力,也很难在宇宙中凌空虚渡。其实,我正在建造一艘太空飞船,而且很快就能好了。顶多一两年,我们就能见到师尊祝融了。”他心中补充了一句,当然,前提是祝融大神没挂掉。

    “真的?”冬季女神的声音充满了惊喜。

    “自然是真的。”王焱一脸郑重,随后又说,“师娘要恢复伤势,又何必舍近求远?那破神器,又岂能和我这一身至纯至阳的极阳真气可比?”

    “用阴阳交~泰来疗伤?”冬季女神一下子颤悸了,又羞又恼道,“不,不可以。我,我可是你师娘啊。”

    王焱一滴冷汗,师娘您这是想哪里去了?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