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空间,他又在悬浮屏上翻找,没有找到相关的东西,倒是找到一本《星际大发现之星际植物大全合订本》,聊胜于无。选,和前几本一起下载了,又花了四个星币。

    走出图书馆,雷森找了一个招牌上写着“江淮菜”的菜馆走了进去。

    对着点餐机器人点了两个菜,一个糖醋瓦块鱼,一个蒸菜。

    要了一杯秘制红薯汁,他边等菜边啜了一口。他只是好奇,什么时候红薯汁也能堂而皇之的登上大雅之堂了?啜了一口,浓浓的红薯味,有点甜,还有点儿发酸。

    有点,有点坑人!

    菜上来,他很好奇的问机器人,“贵店有茶吗?红茶,绿茶,白茶,黑茶,青茶。有吗?”

    机器人玻璃质的眼睛狂闪,“报歉,茶是贵族饮品,本店无有茶叶配给,无法销售。”

    雷森推了一下杯子,“好吧,有菊花茶吗,多加点冰糖也行!”

    “没有,也配给!好吧,给杯啤酒!说什么,酒精类的饮品控制买卖!我的天啊!”雷森发出一声惊叹,“这是个什么世界!”

    旁边一桌坐着四个人,两男两女,听到雷森大惊小怪,用看怪物的眼光看着雷森,雷森被看得有些面皮发紧,咳嗽了一声,“那就这样吧,给我换杯白开水!”

    白开水上来,雷森抿了一口,用筷子夹了一块瓦块鱼,味道还不错。

    旁边四人,年龄较大的男子端着红薯汁坐到雷森对面,“小朋友,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安。你对古茶很有研究吗?”

    “古茶,你是说茶叶?no,只是喝过。谈不上研究,研究,那都是茶师做的事情,我可不敢乱说。”雷森端起水杯,举了一举,轻抿一口。

    “我只是一个回收船的船东,收破烂的。贵族的东西,我只是听说过,好奇才问的。”

    “噢,原来你是星空流浪者,失敬了!怪不得见多识广。”男子没有离开,“我有一个小工厂,生产自行车,仿古的,需要钢材,大量的钢材,十星币一吨,如果你凑巧遇到,可以卖给我。”

    “这是我的名片!”男子拿出一张金属制作的名片,白色的,可以任意弯曲。雷森接过名片,回给男子一张自己的名片,黑色的,名字和联络方式都用银合金烫在表面上,有一种立体感。这还是西米打造机器人铭牌时,替他设计准备的,不然,他一个学生的脑袋,还想不到这些社交需要的东西。

    “西米物质分解回收船!好奇怪的名字,你有钢铁吗?”

    钢铁,垃圾收纳星武之四星上都是,就是回收太划不来了。再说,十星币一吨,他把储物舱全装满,也不过十吨,百星币,只是几百公斤其他物质的价格。

    这个经济帐他还是会算的,武之四星到这里消耗掉的能量就得一百星币出去,成本,时间全算上,他根本就不挣钱,细算下来,一趟还要朝里面搭上几星币。

    雷森摇了摇头,“李先生,暂时没有钢铁,很抱歉,你的价格太低,我不能给你帮助。”

    李安有些失望,不过他还是笑着说:“如果贵船恰好碰到丢弃的钢铁残骸,又恰好贵船的储藏舱里有空位,可以顺路来本星球的话,我可以每吨再加个星币。”

    雷森礼貌的点头,“我会考虑!”

    李安坐了回去,很快的结帐离开,走时还不忘特意与雷森打招呼,把钢铁的事情叮嘱了一遍。

    细细享受了一顿美味。雷森付帐出来,信步在街上行走。见到服装店他走了进去,买了几套衣服,他正在长个子,为了不浪费,买的都有些偏大。

    深靴两双,可以在荒凉的星球上行走。他没有忘记西米的提醒,找到买防护服的店,一千五百星币一套,买了两套级防护服,船上的那一套太简陋了。西米说她需要新的防护服来研究,研究透了,船上就能生产,以后除了高级的,就不用再买类似的防护服了。

    回到交易区的回收船上,把一套防护服交给西米扫瞄研究。雷森看了半夜的书,第二天,去办了船名认证,重拿了一套正式的电子手续。

    办完这件事情,他坐上悬浮公交车,逛了一遍市区,在一个偏辟的店里卖了些菜种和瓜种,又在店主的指点下,在郊外找到一个苗圃,他要买一些小果树苗,带到回收船上,然后试试灰雾空间里能不能种植。

    这是一个占地几十亩的大苗圃,雷森对着接待,不如说是警戒机器人说明来意,机器人就让他进入苗圃大门。

    两旁都是玻璃房,玻璃房里种着郁郁葱葱的苗木花卉,看上去赏心悦目。雷森才发现他忽略了一件事情,他在这个星球上所看到的树木颜色发灰发暗,叶片大而肥厚,像是耳朵上多长了一层厚脂肪,没有纯正的绿色。先前没有注意,现在看到玻璃房里的绿色,再看看玻璃房外面栽种的花木,对比明显,他才发现,噢,环境改变了,植物也能难以保持本色了。

    他想起地球上有进化论一说,虽然后来种种遗迹证明进化论是谬论,但是其一条,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却是对的,放在星际间更是合适。

    雷森要到苗圑办公平房去与主人商谈,离平房还有好远,他就听到有人争吵,男人和女人,男人声腔高而尖锐,女人的声音始终很柔,在和男人耐心的解释着,试图化解男人的怒火。

    雷森走过去,透过玻璃窗看到遍布绿色的屋里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一个男人抽着烟,坐在一棵种在大黑石盆里的榕树下,看着另一个男人和女人为了一盆黄花蔷薇在争吵。

    抽烟的男人目光转向雷森,雷森对他一笑,走到玻璃门边,屈指敲了敲门。

    屋内的争吵声平息下来,女声柔柔,“请进!”

    雷森推开门,礼貌的笑道:“不好意思,我想买一些果树苗,打扰你们了。”

    女人二十多岁,一头金发,碧蓝色的眼睛眨动着,看着雷森,白晰精致的脸上带着笑容,“没有打扰,你需要多少?”

    “我能看看你的果树苗吗?”雷森提出了要求。

    那个男人,皮肤棕褐色,粗暴的打断了雷森和女主人的对话,“我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呢,小子,你后来的,站到一边去!”

    雷森没有动怒,女人向雷森道歉,雷森抖了一下肩膀,“没关系,我可以等!”

    雷森在榕树的另一边的靠椅上坐下来,手指放在茶几上,无声的抖动。机器人送上一杯水,微热。

    雷森欠欠身,像机器人致谢,有西米这个智脑在,他不敢轻看任何一个有智脑支配的机器人。

    一直注意道雷森动作的男子扔给了雷森一支烟,“你很有素养。哪个家族的?”

    雷森笑笑,“我路过安康星。谢谢你的烟,我不会抽。”

    “家教挺严!”男子赞叹了一声,侧脸透过烟雾打量雷森。

    雷森得体道:“谢谢夸奖!”

    男子呵呵笑了,对棕褐色的男子喊了一声,“安德鲁,来人物了,别失了礼仪。粗鲁换不来尊重,更解决不了问题。”

    棕褐色的男子声音低下来,他双手按着桌子,逼视着那个漂亮的女人,“约瑟芬,我不和你说了,退钱了事,不然,这事我和你没完。”

    “十个星币,再多我就退不了了。”名叫约瑟芬的女人没有躲闪,和男子对视,“别威胁我,约瑟芬已经让步了。”

    “二十星币,不能少!”

    约瑟芬皱了一下眉头,忽然拽住男人的栗色头发,狠狠的砸向桌面,呯的一声,震倒桌上摆着的水杯,水杯骨碌碌滚下光滑的桌面,掉到地上,向雷森滚来。

    约瑟芬从桌子上拿起签起笔,按出笔尖,对准了男人的眼睛,“十星币!”

    雷森坐在那里,看不清男人的表情,他弯腰捡起滚到脚边静止的水杯,扫了一眼旁边的男人,见他瞪大了眼睛,一张嘴微张,烟掉在胸前也没有察觉。

    雷森把水杯放到茶几上,听着那边的对话,“必须二十星币!”

    “咣!”约瑟芬拽着头发,又朝下砸了一下。

    “十星币!”声音依然很柔,像是在和亲人说话,软软的,听不出一丝动火的腔调。

    “不行!”

    “咣!十星币!”

    “我……”

    “咣!十星币!”

    “我是说……”

    “咣!十星币!”约瑟芬打断了男子的话,拽起他的头发,用力向桌面上砸。

    “咣,咣,咣……”

    约瑟芬用商议的口吻问道:“十星币,好吗?”手的笔朝下沉了沉,撩了一下男人的眼睫毛,动作很温柔。

    “好!好!别砸了,你就多少就多少!”

    约瑟芬喔了一声,像是刚起床,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手的笔移了回来,笔尖朝下,向下一按,剌到男人按在桌面上的手背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