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芬松开手,诚恳的道歉,“不好意思,手滑了!”

    男人跳起来,捧着流血的手,惊恐的向后退了数步。

    约瑟芬拉开桌子,拿出一个星币扔给男人,“拿着,你可以走了,我这里还有别的客人。”

    “约瑟芬,你麻烦了,你敢对我动手,以后也没有人敢再买你的花木,你就等着破产吧!”男人跳起了脚,对着约瑟芬嚷着。

    约瑟芬,手拿着笔,从桌子后面走出,“很多人都这么说,我一直都挺好。不差你一个。”

    男人向后退去,生怕约瑟芬再给他来一下。

    约瑟芬走到雷森身前,优雅的坐了下来,“抱歉,工作繁忙,让你久等了。”

    雷森脸上露出笑容,“没关系,我能等。”

    男人似乎被约瑟芬弄怕了,只敢对雷森发火,“小子,我让你离开,你敢从约瑟芬这里买走一个星币的东西,我让你活不到明天。”

    雷森脸上的笑容消失,他虽然身体很弱,但是也绝不会任人威胁,他哼了一声,“我记得你叫安德鲁……”

    坐在雷森旁边的男子见雷森要发作,连忙拍打掉在身上的烟和烟灰,嚷道:“算了,算了!安德鲁,与别人无关,不要随意迁怒与人。这不合规矩!”

    男子过去拉住安德鲁,“走了,走了,一点小事,没事啦,没事啦!”

    安德鲁要说什么,男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拉着他的推开玻璃门离开。

    约瑟芬似乎忘记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对雷森说道:“我这里有苹果树,梨树,杏树,山楂树,柿树,龙眼,葡萄,你需要什么?”

    雷森看着屋外的玻璃房,“我能去看看吧,我需要的只是小树苗,一公斤,噢,不,一千克以下的树苗。要的不多,价格可以商议!”

    “好吧,我可以带你去看看。”约瑟芬起身,礼貌的请雷森随她到玻璃房里看看。

    一个个种在小小的,圆形的塑料桶的小树苗放在一排排向上递增的高架上。这个玻璃房都是果树苗,雷森通过英标牌能认识的都在这里。

    树苗都不大,都不会超过一公斤去。

    雷森很满意,停下脚步,“约瑟芬,请原谅我这样称呼你,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合适。每种果木来五棵,怎么卖?”

    约瑟芬停顿了一下,“一星币一棵吧,这都是我父亲培育的,前天,他死了,死在街头上。我接手这个苗圃,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先卖掉一部分,然后再卖掉苗圃。”

    雷森点头,“那好,每种来五棵。对你的不幸我表示同情,节哀吧。”

    雷森安慰约瑟芬,然后又道:“麻烦你一会帮我叫辆车,我要把这些果木苗送到我的回收船上。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回收船?物质分解回收船吗?”

    雷森点头。

    “好做吗?”约瑟芬问得很认真。

    雷森不知该如何回答,说好做,记忆里几乎没有回收船船主是女性,说不好做,好像他的生活过得还不错。

    “差不多吧。”雷森给了一个模糊的回答。

    机器人把雷森要的果木苗用悬浮板拖到房屋前。

    房屋内,约瑟芬替雷森叫了一辆悬浮车,然后坐在雷森面前,眨着蓝宝石一样的眼睛看着雷森,“能给我一张你的名片吗?也许,我们很快就会在星际见面。”

    “噢!”雷森拿出了生平第二张送人的名片。

    约瑟芬和他交换了名片后,又问了一些关于物质分解回收船的事情。雷森面带微笑,结合着记忆和自己的观察细细的解答。

    两人谈话很愉快,在悬浮车到来之后,在苗圃大门前,雷森和约瑟芬告别,带着价值不菲的果木苗返回交易区。

    把苗木搬到生活舱里,关上舱门,雷森小心的拿起两棵,进入空间里,在离转盘不远的地方用手挖出坑,按照约瑟芬的提点,在软塑料桶上捅出几个小洞,满怀希望的把果木种下去。

    忙得腰酸腿疼,几十棵果木被种了下去。

    琢磨了一下,他来到控制舱,呼叫西米,“西米,我需要一个结实的桶,重量控制在一公斤以内。”

    “雷森主人,我正有事找你,我发现,有几个不怀好意的人在盯着我们。”

    雷森吓了一跳,“什么人?”

    “主人自己看。”悬空屏上出现个人的头像,一个是安德鲁,一个是那个男子,还有一个满脸胡子东方人。

    “我认识他们。他威肋我,被我回击了一下,估计是想报复。西米,你能应付是吧?”雷森点着安德鲁的图像,不在意的耸了一下肩。

    西米说道:“我们需要尽快离开,我们还很弱小,不可以招惹太多的麻烦。”

    “我同意!我要我的桶!”

    “已经安排维森在做,一会就会给你送到。好了,我申请离开安康星航路,主人,你跑了一天,可以休息了。”

    西米的话让雷森下意识的摸了一下鼻子,“你说的好有道理。”

    雷森回到生活舱没有多久,机器人维森就给他送来一个金属桶,很轻,喷嘴和把手都有,方便雷森打水。雷森买果木的事情,他们都看到了,明白雷森要桶做什么。

    雷森满意的敲了一下桶壁,发出一声脆响,“谢谢你,维森,我很满意。”

    维森双脚并拢,朝雷森敬了一个礼,“为主人服务,是维森的荣耀!”

    维森离开,雷森又下意识的摸了一下鼻子,好像,他刚才忘了回礼了,很失礼啊。

    到了空间,给果木浇上水,把菜种种了一小畦,浇水后,离开。

    躺在床上,雷森嘀咕了一句,“能让我见证到奇迹发生的时刻吗?一定!”

    雷森有些不拖底,空间里都是浓重的灰雾,没有阳光,实在不知道果木苗会发生什么。是死还是活?雷森翻了翻手,看看手心,又看了看手背,看不出答案。

    “嘀!西米通报!西米号获得离开安康星许可,正在离开。请主人和各个成员停止走动。一分钟准备……十秒……二十秒……十秒,九,八,……”

    “西米号起飞!进入指定通道!”

    雷森在床上晃了一下,一下子坐起来,愣愣的听着西米的声音。

    他做了一个梦,梦到进入星空后,会有一队飞船伏击西米号,他眼睁睁的看着西米号闯入伏击圈,被数道激光击,变成碎片散落在空。

    出了一身冷汗的雷森,果断的跑到操空舱里,坐在船长椅上,对西米道:“西米,现在西米号的航线要改。”

    “为什么?”

    “别问为什么!这是我的权限,我命令你修改航线,我感觉你设定的航线上会受到伏击,我们的结果会很惨。你明白吗?”雷森很严肃。

    操控室顶上的蓝眼闪烁,“我需要一个理由。”

    “命令,不需要理由。执行命令!”雷森有些暴躁不安。不管梦是不是真的,他确定他和前任的记忆都没有这种画面,画面很真实,能看清对方控制室里人员的面孔。他不敢赌,也赌不起。

    西米的声音机械的响起,“是,雷森主人,西米执行命令,请制定星空航路图。”

    悬屏上出现星图,眼下要飞行的路线在星图上标示的非常清楚。雷森看着星图,思考了一下,他对星图很熟悉,熟悉感来自于前任,制定航路图不难,难在能在相对安全的星际找到更多的星际残骸可供回收。

    他考虑了一下,结合记忆,用制图笔在星图上划了一个弧线,绕过他怀疑是梦交战星空的地方,低着头,他问,“西米,我们的星空探测器能探测多远距离?”

    “千星里,单向探测。”

    雷森摸了一下下巴,“回收船最好的探测器探测距离是多少?”

    “五千星里,最新的回收船才有。”西米回答的很简洁。

    雷森在星图点了一下,“全速到达这个点,然后关停能量转换击,全船静默,利用太阳光向回漂移。到达这个地方,潜伏!”

    雷森放下制图笔,自语道:“但愿是我错了,不然,咱们都玩完了。”

    雷森把航路图交给西米,“执行吧,如果我这次错了,以后听你的。还有,西米,绘制西米号下一次的升级图,送我申核,我全力支持你升级。就这样,安!”

    “是!西米明白!”西米的声音这才稍稍活络一些。

    西米号按照雷森制定的航路图改变了航线,在星空,加力全开向深空飞去。

    雷森再也睡不着,坐到茶几边,叫常雷送上一杯水,眼睛盯着水杯的水在不停的晃动,喃喃道:“好像,似乎,也许要起风暴了。但愿这风暴只起在水杯,我能喝下。”

    危机感袭身,雷森发现自己很脆弱很无能,也许是时候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强了。

    雷森把杯里的水一口吞下,走到维修舱,叫过维雷,维森,维西,维米四人,在维修舱地板上画了几个图,“这是哑铃,我需要一对。这个是跑步机,速度可调,用能量块驱动,细化设计教给你们了,以最快的时间给我做出来。”

    “是,主人!”维米把地上的图扫瞄一番,然后回到旁边的房间里进行深化设计。这个维米就是当初给他化验小珠子的机器人。

    哑铃最选做好送了过来,一接到哑铃,雷森就锻炼起来,拿着哑铃疯狂的练习上身的肌肉。他要力量,强大的力量,最少是能一拳把那个安德鲁打到爆的力量。如果他有,当时他就会像约瑟芬一样把安德鲁打到怕为止。

    没有人喜欢被别人威胁,当时雷森表面上看不出动怒,心里面的怒火却几乎按捺不住了,只是由于按照前任的说话行事风格做事,他才没有当场爆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