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不疑有它,热情的回应,“你好,我是东方五岳号船长东方五岳,见到你很高兴。”

    屏幕上出现一个年人的面孔,雷森笑着瞅着对方,回应道:“你好,东方五岳,见到你真提很高兴,我是……”雷森咳嗽起来,弯下腰,偏头看向蓝眼,蓝眼眨动两下。

    “你好……咳咳,我身体不舒服,真是抱歉……咳咳……”

    飞船一振,进入激光炮的射程后,西米立即发动了攻击。一炮打出,西米号紧急回速,把加力开到最大,一股后退力把雷森按到椅子上。

    雷森一脸惊恐的大声惊叫,“糟糕,主脑出问题了,敌我不辨!东方兄,请速速躲避,等我处理好,再与你通联!”

    屏幕暗了下来。西米告诉雷森,击了,由于距离过远,没击动力舱。

    雷森咬着牙齿,“调集个激光炮,不要吝惜能量,击毁对方,我们就能从对方那里获得更多的能量块。”

    “是!”西米竟有些小兴奋。纯笨的西米号回收船竟然又一次压榨出了达到极限的能量转换机的动力,回收船又一次有了明显的加力,向前一冲,迅疾的调整姿势,四架激光炮的被西米接替,船头船尾和对敌一侧的激光炮同时调整角度,几乎不分先后的打出了炮膛里的储能。

    团白光打在对方同一个点上,西米号受到后挫力,向后稍稍漂移。

    东方五岳号船上的激光炮发作了,两发激光炮弹先后从船头船尾的位置打出,轰向西米号两翼。

    噼哧哧!西米号调整动力方向,向一侧滑去,另一侧一直储能待敌的激光炮计算**道数据,把一团能量推出炮膛,迎头撞上对方射来的光团,两股毁灭力量在星光相撞,发出耀眼的爆裂白光。

    雷森身在控制舱里,都能听到能量对撞时发出噼哧哧的声音。

    激光炮的后挫力反作用在西米号身上,加快了西米号的转换方向的速度,险而又险的躲过东方五岳号射出的另一团白光。

    白光擦着控制舱,交错开来,向西米号后面的深空飞去。

    白焰喷在控制舱透明的舷窗上,强烈的高温让舷窗出出融化的迹像,把雷森吓了一跳。他脑子里多了一个概念,下次对敌,要吗置对方于死地,要吗赶快逃跑。给对方咬上一口,实在是要命的事情。

    西米控制着西米号调整姿势,由于升级未完全的原因,西米号的蠢笨的一面显露无疑,在星空里缓慢转动小脑无脖,令人发笑的姿势。

    又是两团白光团从西米号射出,紧接着第团白光团打出一个角度,向东方五岳号的正下方的虚空打去。

    一团白光团被对方的激光炮打散,另一团打在东方五岳号船身上方,对方一个急动作,东方五岳号船身下沉,正正的被第团白光团击动力舱。

    西米发出欢呼,“耶!”

    “解,储,维,常,西米号四姓,西米号代主人发布命令,全员准备,打捞残骸,我们要很快的离开这里!”

    西米的这个命令没有经过雷森允许,雷森却很赞赏,“早该这样了,西米,我们船上配备的拥有智脑的机器人太少,每一个都要成为多面手,哪里需要哪里上,不能有人忙死,有人闲死!”

    西米号远远在在东方五岳号的激光炮射程之外围绕飞行,观察着这艘好像失去动力的飞船。

    西米不想把东方五岳号上的东西撕成碎片,她发现对方的激光炮比西米号上的威力强。身量不如西米号大,承受激光炮发射后挫力的稳定性当然不如西米号。让西米惊奇的是,对方发射激光炮后,竟然没有向后明显的漂移和晃动,一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装置把后挫力卸去。

    激光炮,卸力装置,以及对方飞船的构造都引起西米强大的兴趣,她许久未接触到先进的技术了,求知欲让她决定要完整的保留几件入她法眼的设置,好好的分析建模,便于西米号升级改进,就是暂时不能的,也能当成技术储备,以备将来升级使用。

    东方五岳号死一般的安静,漂浮在星空里,上下被撕开,像一具残缺不全的死尸静静的漂浮。

    雷森和西米一样,总觉得东方五岳号不应该这样就完蛋了。

    他紧盯着东方五岳号,咬了咬牙,“西米,近前,击毁它的激光炮,让机器人接船进入,从内部破坏。”

    西米拒绝了,“主人,西米拒绝执行。激光炮西米要留着研究,完整的换掉智脑就能在西米号上使用了,咱们的激光炮性能不如对方。还有,西米号的机器人不是武装机器人,只是技能机器人,不能接敌战斗。”

    雷森重重的靠在船上椅上,“哪要等到什么时候?”

    “战斗不但比拼的是装备,也是胆量和技巧,更是耐心。主人,西米希望你能成长起来,西米只是智脑,无法完全理解人类对敌时的心理活动,有时会误判,造成致命的危局。西米希望雷森主人能明白西米的意思!”西米的蓝眼闪动着,说的意味深长。

    雷森冷静下来,手指轻叩着扶手,过了一会向西米保证道:“西米,我会的。我一直在学习。”

    “西米知道。西米暂时帮不上主人!”

    西米号绕着圈,一点一点的向着东方五岳号靠近。船头船尾和船身对敌一侧的架激光炮同时储能,架同时调整,一架对准了操控室,另两架死死的咬着东方五岳号上的两架激光炮,一旦对方有反应,就会先行发动攻击。摧毁操控舱,也就击毙了在操控舱里的东方五岳,一船的回收船确定主人死亡后,会自动解除武装,主脑发出求和或投降的信号。这是规则,星际民用船舰的智脑自己的规则。

    东方五岳号部飞翼下,阴影处的一块不起眼的蒙皮悄悄移开,露出一个炮口,一团强烈的白光从炮口里轰出,直扑笨拙的西米号。

    东方五岳号突然启动,向外逃去。

    雷森的眼睛扫到白光,双眼顿时一眯,眼睛失明!他只感到身体一顿,人坐在船长椅上快速的向下沉去,好像通过一条轨道,把他送离了操控舱。

    东方五岳号是要击毁操控室,打的和西米号一样的主意,击毙指挥战斗的西米号主人,西米号就会解除武装。

    哗啦!西米号的操控室被白光从侧面击,鸟头似的操控舱顿时蒸发在星空,无数的金属汁液被强力吹散到星空,消失不见。

    西米号上的两架激光炮同时喷出光团,把想要逃跑的东方五岳号击成截。东方五岳号的残骸在星空翻滚,再也无力逃跑和反击。

    “主人,雷森主人!”西米的声音急促的响起,呼唤雷森。

    雷森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惊魂未定的他没有及时回应西米的呼叫。

    “常雷,常丽!立刻寻找主人。生活舱!立刻!我需要知道主人的现状!”

    雷森听到脚步声传来,歪了一个脑袋,看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

    “要瞎了吗?”雷森心里响起一个让他心悸的自问。他看到那团白光比他见过的所有白光都强烈数倍,滤光的舷窗根本不起作用,他眼前的一片黑暗告诉他,似乎他真的看不到东西,双眼要失明了。

    这是一个令他难以接受的结果!

    “主人!雷森主人!”脚步声靠近,常丽和常雷的声音先后响起来。

    “给我来杯水!”雷森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脸上浮出苦涩的微笑,舔了一下因紧张恐惧而发干的嘴唇。

    “报告西米,主人找到!”

    “常丽报告西米,主人瞳孔散射,视网膜受到严重损伤,视力将接近失明,难以恢复!”常丽声音冷静,内容却让人沮丧。

    良久,西米的声音传来,“好好治疗!全力恢复。是我的错,我会向雷森主人请罪!除了常丽常雷,其他人听令,打捞东方五岳号残骸,我们要给主人一个全新的操控舱!”

    “是!”雷森听到整齐的回答。这是西米有意在他耳边放大的。

    常雷送上一杯水,雷森接到手,润了一下嘴唇,对常丽常雷道:“我要休息,你们出去吧。”

    他端着水杯,摸索着起身,常雷的机械眼睛闪了一下,默默的随着常丽退了出去。

    周边安静下来,雷森站着,不知在想些什么,他不知道的是,走廊上的蓝眼一直在盯着他。

    重新在船长椅上坐下来,微微叹息,常丽说视力接近失明,那就是失明呗,就是恢复,能些微的看清一些光晕,对生活也没有帮助。

    他是船长,船长的职责是负责通过眼睛判断,通过大脑分析,给船下达指示命令。没有眼睛,他这个本就有些半吊子,不称职的船长简直就没有了用处。

    雷森想着,在船长椅上睡了过去。走廊上蓝眼关闭,一个神秘的小舱里,一个五色小光团轻轻飘动,发出一声自责的叹息。

    雷森一直在椅子上坐着,除了让常雷扶他上了一次卫生间,熟悉舱内各个物件的摆设,生活舱里一直都是他一个人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