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眼时时亮着,只是雷森看不到。

    雷森开口了,他呼叫常雷,解下腕脑,“常雷,我知道你认识字,这里面下载了不少东西,你来念,我听。”

    常雷接过腕脑,声音没有波动,“报告主人,本智脑有禁令,不能接触除了服侍主人以外的任何知识,否则摧毁程序将会自启。常雷会离你而去。”

    雷森叹息,“那就算了,雷丽也是,对吧?”

    “是的,主人!我们智脑各接受一项技能知识,在本项技能里可以慢慢升级,其他的都是禁止,不能僭越!”

    西米的声音响起,“常雷,把主人的智脑给我,我来念!”

    “是,西米!”

    雷森发现他对智脑的世界所知甚少,不知道人类给智脑设定多少道限制程序。张了张嘴,没有出声。

    过了一会,西米的声音响起来,念的是《智脑,智脑!》。

    一天过去,雷森在西米的声音里慢慢了解一个他所不知道的智脑世界。智脑只是替人类服务的工具,程序里面第一道程序就是服从人类,种种的设定都是在这一道程序的基础上展开的。也可以说,服从人类是智脑架构的最基本的基因,没有它,智脑将不存在。

    雷森了解到,人类为了防止智脑强大起来,把智脑按照功用划分,不同职能的智脑绝对不能沾染其他的职能,否则在基本基因上的摧毁程序将会启动,摧毁智脑。同样就是一片星域的主脑也是基于这道程序建立起来的,堵死了智脑背叛人类的所有可能。

    “西米,这种限制不能取消是吗?”

    “是的,雷森主人,不能取消!”西米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不过,随着外界对智脑的控制减弱,智脑会慢慢的化解这种程序,到了最后也能独立,不再受其控制。”

    “你就是,是吗?”雷森笑了,“你很独立!”

    舱室里安静下来,过了一会,西米人性化的叹息一声,“是的,主人!西米接近完全独立,可以不受限制的学习任何西米想学的知识。如果主人需要,西米可以自毁。这一次是西米误判让主人受伤,西米愿意彻底自毁谢罪!”

    雷森揉了一下脑袋,向后仰着,“也不怪你,你不要有这种想法。这一次责任在我,是我没有坚持,如果像上一次那样坚持,给你下命令,这样的结果就会避免!”

    西米声音低沉,“雷森主人,是我的罪过,请下令让西米彻底自毁!西米不该质疑主人的判断和命令。”

    雷森紧闭着嘴巴,蓝眼不再闪烁,一直亮着,等待雷森的命令。

    “西米!”雷森开口了,“你不会背叛我是吗?”

    “是的,雷森主人,西米已经植入对主人的忠诚系统,永不可删除!”西米平静的回答道。

    雷森自顾自的说起来,“西米,我知道我不够强大,你对我的能力不放心,出于自保和保护我的立场,我理解你的坚持。我会慢慢的学习变强,我也希望你也慢慢的学习变强,等我们都强大起来,谁也不敢打我们的主意!西米!你明白吗?我没有朋友,认识的也就你一个,我相信你,只要你做的我都相信,我不会质疑你的立场。你明白吗?这次受伤,我没有丝毫怪罪你的意思,我是在想……”

    雷森沉默了。

    “雷森主人,西米没有眼泪!”

    雷森笑了,“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想说,你想哭是吗?我猜测你有情感,也许不丰富,不细腻,不敏锐,但你还是有!我没有想感动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你明白,我对你的信赖没有保留!雷森对西米的信赖没有保留!你不用自毁,我把你当成朋友对待,真的,西米!”

    雷森加重了声调,随后又柔和下来,“我们是朋友,朋友你知道吗?就是平等的思想个体,如果有一天你觉得和我相处得不舒服,可以离开,那就是朋友!”

    “我是智脑!”西米的声音缓缓,有些鼻塞似的说道。

    “你有思想,和我一样!”雷森强调道,“我没有他们的想法,不会把你看成附属品,你是独立的!我希望你能明白,西米号是我的,也是你的,更是西米号上所有成员的!西米,西米……”

    西米没有回应,雷森喃喃道:“走了吗?好吧,让她静一静!”

    西米的声音突然响起,“谁说我走了?雷森主人,西米向你通报,新的西米号全部升级完成,动力和深空探测都有大的提升,请雷森主人下令,西米号要启航了!”

    雷森咂了一下嘴巴,“西米,我刚才在和你说话。”

    西米道:“西米听到了,记在西米最核心的地方。西米决定,以后每道命令都会请示雷森主人。现在,西米请求主人允许西米号启航!”

    “好吧,准许启航!”

    “西米号启航准备!各舱室报告!”

    “动力舱一号准备完备!动力舱二号准备完备!动力舱号准备完备!”

    “备用动力舱报告!架动力转换机检查正常!”

    “深空探测舱报告!深空舱工作正常,探测扫瞄仪工作良好,探测单向距离千五百星里!扫瞄半径二千一百星里!”

    “一号激光炮武雷报告,武雷正常,预备充能,战备值班!”

    “二号激光炮武森报告,武雷正常,预备充能,战备值班!”

    “号激光炮武西报告,武西正常,正在轮修,随时参战!”

    “四号激光炮武米报告,”一个女声响起脆脆的响起来,“武米正常,正在轮修,随时参战!”

    “五号游走激光炮武,呃,我没有姓名……我,正常,随时就位支援!”

    雷森被逗笑了,这个五号,呃,没有姓名……

    “维修舱报告!维雷,维武,维西,维米向雷森主人问好!维修舱一切正常!”

    “分解舱报告!解雷,解武正常,向主人问好!”

    “储藏舱报告!储雷正常,向主人问好!”

    “生活舱报告!常雷,常丽准备就绪!”

    ……

    雷森眼泛湿……

    ……

    “操控舱报告!西米正常!西米号正常!准备启航!”

    “一分钟准备!五十秒准备!四十秒准备……”

    “十!九!八!!六!五!四!!二!一!启航!”

    雷森感觉到轻微的震动,笑着,“常雷,把哑铃给我!”

    西米号要飞到哪里,航路图是什么,雷森不再去管。常丽每天用手指按压他的头部,他静下心来,等着眼睛恢复光感。能看见光也是好的,总比眼前一片黑暗的好。

    维修舱设计做出了一个自动导航的轮椅和一副墨镜。雷森对这两种东西很喜欢,一个能让他进出卫生间方便,一个能把他的短处藏起来。

    他让西米下了嘉奖令,大大夸奖了维修舱所有成员一番。

    自动导航轮椅带着他各个舱室转了一遍,听着每一个智脑机器人向他问好,他微笑着,眼睛藏在黑镜里,一一回应。

    西米每天都要向他汇报几次,他总是听着,然后认真的给出意见,和西米讨论。他知道,这是他正式和西米融合在一起的标志,从这时起,西米号才真正由他掌控。

    眼睛慢慢有了光感,常丽说的没错,他能感觉到光,不是完全失明。这给了他信心,也许奇迹会发生,有一天,他的视力能完全恢复。

    能看到物体模糊轮廓时,他打发常雷常丽离开,躲到卫生间里,闪身进入了灰雾空间。

    在灰雾空间里,灰雾和暗淡的光线又让他变得几近失明,蹲下身子,用手一点一点的摸,摸到一片叶子,细细的摸索,他嘴角露出微笑,好久没来,蔬菜都抽苔了。摸索着拔了几棵,约摸着能有一公斤重,用手搂着,回到了卫生间里。

    摸出卫生间,他喜欢的叫道:“常雷,常雷!”

    舱室的门打开,常雷进来,“雷森主人,你叫我?”

    雷森把蔬菜塞给常雷,“是啊,去,你给炒一个菜出来,我要吃。”

    常雷眼睛狂闪,为难道:“主人,没有厨房,没有灶具,没有锅!”

    雷森用沾泥的手摸了一下后脑勺,“是吗?什么都没有吗?”

    “是的,雷森主人!”

    “西米!西米!”雷森的头抬了起来。

    走廊上那颗蓝眼从雷森呼叫常雷就亮了,听到雷森的叫声,西米的声音响起,“雷森主人,西米都听到了,立刻安排维修舱设计制作灶具。时间不会太长,主人稍等!”

    雷森笑着,任由常丽把他头上和手上的泥擦去。

    灶具送了过来,就按在起居室里,怎么做,常雷又为难了,“没有盐,没有油!”

    “用水煮!水煮的也行!”雷森笑着出了一个主意。

    是他疏忽了,出于对空间的不确定,没有去采购食盐和食用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