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转过脸,盯着年人,“哪个采矿队?”

    “徐氏!”

    “先不理他们,等收拾了我们的对手,再顺道过去看看。”青年听到徐氏的名字,笑了笑,“徐氏啊,确实有些底气,暂时不宜交恶!”

    四艘海盗船紧跟着目标朝乱石带的心飞去。迎面就撞上了那个多角的大石,说是大石,和一个小山没有区别。能在星空保持巨大的体量,又能在乱石不停的碰撞当没有碎掉,十成十是坚硬无比的矿物残核,撞上了,别说是海盗船,就是星际联盟的超级战舰,也难说不受损伤。

    打头的海盗船向后通报,随即发射出离子炮,一炮在大石头上击穿一个大洞,阻缓了一下大石头的飞行速度。左右两侧的海盗船同时开炮,各自打穿一个圆形孔洞。

    大石头的速度彻底的慢了下来,又受了几发离子炮,碎裂成块,不再对海盗船构成威胁。

    密布的乱石,让海盗船打开防护罩,减慢了速度,小心的在乱石穿行。

    西米号前进的道路越来越难,在外围还不明显,越朝里越能感觉有一股力量在转动,带动着密密麻麻的乱石互相碰撞着按照顺时针方向转动。

    到了这里,大石头撞击小石头,小石头满天横飞,西米号如果飞到其,就像一粒米掉到的磨盘里,磨得连渣也不会剩下。

    西米号果断的伸出锚链,停了能量转换机,把自己慢慢的停在最外围的一块能藏身的大石头上,真正的静默下来,随着石头的转动运行,很快的从原位置消失。

    四架海星船赶到西米号消失的位置,悬停了下来。

    “人呢?”青年面对着年人,吼了一句。

    “对不起,团少!这里接近乱石心,探测信号时断时续,已经失去了对方的信号!”

    青年面无表情,“这么说,我们是白跑一趟了?”

    “团少!”

    “伐克!”

    青年抽了年男人一个耳光,“给我搜!”

    “是,团少!”年男人低头离开。

    离子炮朝着乱石心一阵乱轰,这是青年烦躁,给主脑下达的命令。

    西米号上,西米的蓝眼闪烁着,过了一会,西米号抛出了一个箱子,箱子翻着跟头,很快的被乱石击,变形,最后被砸成碎片。一团彩的光团强行凝在一起,支撑了片刻,在乱石的击打散开,慢慢消散。

    “团少!我们发现了西门分脑的能量散逸数据!”

    青年冷冷的说道:“对方还不太蠢,知道把西门号抛开。跟过去,对方一定就在西门号的附近。”

    星盗船到达西门号分脑消失的空域,分散寻找,痕迹完全消失。

    青年一抹空间镯,一架血红的机甲出现在他的面前,机甲高达米,四肢关节上各有一架能量喷射器,脚上是一团燃烧的火状的纹饰,机甲的头部也是一团火形。

    机甲甫一出现,就伸出手掌,青年跳到机甲手掌,机甲手掌向上端起,把青年送到滑开一扇门的胸腔。

    “打开舱门!”机甲脑袋转向墙壁,发出低沉的声音。

    墙壁应声而开,机甲一个前扑,从星盗船内弹射而出。

    红色的机甲在乱石如同一道红光,像游鱼一样在乱石穿行。

    “血厉,扫瞄周围!”

    “正在扫瞄!”

    红色机甲的速度没有慢下来,反而再一次加速向前飞去。

    “找到目标!可以摧毁!”

    青年看着眼前显示屏上的图像,狞笑一声,“摧毁他!”

    两道凝能离子团从机甲上肩上出现的小型肩炮射出,射向附在大石头阴影的飞船。

    在离子团射出炮口的时候,飞船忽然从石头的阴影飞出,直冲冲的向机甲飞来,四口激光炮同时发难,白光照彻空域。

    飞船不管不顾,完全是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

    青年面露嘲讽,“激光炮!太看不起我了。”

    离子团从不慌不忙的从肩炮喷出,一个一个把急速而来的白色光团撞散射穿。末了机甲居然一个加速向飞船撞去。

    “轰!”飞船解体,在乱分的飞船碎片,红色的机甲闪出,两只长长的利刃慢慢的变回手臂。

    “太弱了,竟然能击毁我天吞兽海盗船一艘,看来,我们天吞兽是到整顿的时候了。”机甲发出青年的声音。追上大块的碎片把其砍碎,看着有彩光散出,才让机甲飞起,向着来路飞去。

    这是一场完全不对等的战斗,实力的差距不能以道里计。

    如果雷森能看到,他就会明白,先前几场的胜利他是多么的幸运,突其不意得到的胜利不能让他笑到最后。

    乱石核心区静止下来,一切又都恢复到原样。

    几块石头击飞船容身的地方,撞飞一块石头,一个不大的透明睡舱随之露了出来,一个面色惨白的少年,戴着墨镜躺在里面。

    两个人形机器人拱出来,一男一女,眼睛朝四处骨碌碌打量了一番,又拱回去,用石头把睡舱掩藏起来。

    大石的另一侧,一个机器人正站在一个大柜子似的东西面前,似乎在听什么指示。

    一个月后,一个睡舱从乱石堆里飞出,漂向深空。越漂越远,越漂越远。

    “sos!星际紧急呼救!坐标方位……”

    一道道求救信号在星域里紧急发出。坐标方位在不断的变化。

    一艘庞大的游船驶入这片星域,接到这个求救信号。值班人员迅速的向上报告。

    “确定是逃生舱吗?”

    “是!信号特征是逃生舱发出,不过很老旧,有四百年了。”值班人员看了一下记录下的数据,也有些讶然。

    问话的老人抚了一下银白的头发,“那就派个救生船去看看。碰到咱们大唐号,也算是他的运气,救了他吧。”

    “是,家主!”

    值班人员很快退下,把家主的命令传达了下去。

    一艘救生船从船上驶出,半天后,追上游船,把一个透明的睡舱抬到了游船上。

    雷森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向深渊坠去,四周黑不见底,能听到的只有他绝望的心跳。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