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挣了两下,衣袖被人家死死拽住,挣脱不开。

    无奈,雷森叹了口气,“老人家,我是穷人,都没有钱买二手甚至不知几手的飞船,正准备去贷款,哪来的钱买你的主脑。如果我有钱,我可以买下来,我现在穷啊。”

    “你要买飞船啊?呵呵,我有。走走,咱们好好谈谈!”

    老人拉着雷森就要走,雷森苦笑起来,挣紧了,又怕把他拽倒,惹上麻烦,不挣,就得顺着老人走。

    “走,走,老人家我不吃你,我请你喝酒。他们都是眼瞎的货色,好不容易让我碰上一个能识货的,多少钱我都要卖给你。”老人生拉硬拽,一手抱着一个长长的比雷森还要高一头的匣子,一手拉着雷森就走。

    一个昏暗的小酒馆,雷森被老人强行按下,叫了两杯酒,一手拉着雷森,一手举着杯子喝了一口。“有见识的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雷森。能松开手吗,我视力不好,跑不了。”雷森摘掉墨镜,露出一双稍显黯淡的眼睛。

    老人咂了一下嘴巴,“你这双眼睛啊,一看就是有丰富故事的人。不错,我没有看错人。来,来,喝酒。不让你请,老头子,我还有几枚星币,请得起。”

    雷森把手挣出,端起酒杯啜了一口,涩,苦,酸。差点想喷出去。

    “我啊,活了百十岁,从小就对智脑感兴趣,对受人限制,而无法突破的各种智脑,主脑都感兴趣,我就想啊,怎么才能突破限制,这一想就是百多年。呵呵,到头来,什么也没有得到。小子,我是不是很惨?”

    老人盯着雷森的眼睛。

    雷森把口的酒强行咽下,呼了一口气,“为兴趣所生,死而无憾!为志而行,力竭方止。心里得安,便是圆满!”

    老人呵呵笑起来,“我相信你了,你是华族,只有你们华族人才会这么安慰人,什么一整,立马就高大上了。惨就是惨,不过圆满吗,我倒也算是吧。”

    雷森听着老人唠叨,眼睛瞄向一团白光的酒吧门,寻思着怎么才能溜走。

    老人一把又拽住雷森的手臂,“小子,别想走!今天,我这个独一无二的主脑还就非卖你不可!”

    雷森嘿笑,“我真没多余的星币。”

    老人把酒杯一推,朝桌上扔了几枚星币,一手抱起桌边的长条盒子,一手把雷森拽起,“跟我走。对了,你要船做什么?”

    “物质分解回收。老人家,我就是一个捡破烂的,高大上的东西放到我手,太浪费了,是不是?你啊,还是找个好人家,把你的宝贝托付了,有个好待遇,总比跟我这个没前途的星际流浪人强。你说,对不对?”

    “屁话!要是那些人眼睛不瞎,能轮得到你?”老人吹起了胡须,“老实点,跟我走。你们华族尊老有名,你别败坏华族的名字。”

    雷森脚下伴了一下,只好嚷道:“行,行,我跟你走,别这么紧拉乱拽,我眼睛不好。”

    老人笑了,“你真想只要个回收船,没想着以后给你的飞船升级改造啥的?占上一片星域,称强称霸也好啊!”

    “能升级当然好!我之前的飞船就升级过,还升了几次,只是不强,毁在了星盗手。”雷森有些神伤,“那是一艘很好的飞船,叫西米号。”

    “西米号,不叫你的姓名?”

    雷森摇头,“没有,西米是飞船的主脑,升级完全由她主导,我没有过问过,不夺人之功,就叫西米号了。”

    “你是个厚道的小伙子,不霸道。行,我看好你。”

    老人拉着雷森捌八捌,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方才来到一个破败的大院子里,一进院门,就看到院子里停着一艘破旧的飞船。

    老人一指飞船,“这艘飞船,小型运输船,我帮你把主脑装好,收你一万星币。别告诉我,你现在一万星币也没有?”

    雷森就近看了看飞船,在船体上摸了一手厚厚的灰尘,“有是有,就是你这飞船该分解回收了吧,岁数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年吧?”

    “胡说,才百多年!”

    雷森后退了一步,“五百年的物质分解回收船,也不过万,你这百多年,船体老化,能量转换机不行,还有你设计的不靠谱的主脑,还要一万!拉倒吧,回头我买好了飞船,请你喝两顿酒,算是咱们大小两个男人相识一场。”

    “九千!千最少了!”老人嚷起来,“别不识相,我老人家可是经过基因改造的,打你十个八个不在话下。你敢不买!要不你试试?”

    雷森抱住了胸膛,“你要强买强卖?”

    “到我了的地盘,你小子!”老人一把把雷森戴着腕脑的手捉住,两下解下腕脑,“你呆着,我转完帐帮你调试安装主脑。”

    “你!”雷森真有些说不出话来了。看着老人一阵风的没了影子,在原地跺了跺脚,一屁股坐到地上。

    老人过了一会,晃着雷森的腕脑,一脸满足的表情走了出来,“嗬,你的腕脑!”

    雷森接过来,急忙朝腕脑上输入密码和虹膜验证,一扫星币余额,还剩千星币多一点。他立刻跳起脚,“你,你!就是我真买,也是说好的的千星币,你怎么划走了我一万五千?你这是抢劫!”

    “屁!没看看你腕脑里多了什么东西。老子我把这座院子都给了你,多收你八千,你以为多收了啊?也许,可能,是多收一两千,可我这么老了,活几天也不一定,你孝敬我点会死吗?你华族人的美德都去哪了?”老人的手指快要点到雷森的脑门上。

    “我也不多收你的,我帮你配齐物质分解回收所有设备。嗯啊,虽然也是好几手,但是经我改造差也差不哪里去。哪,我再帮你把物质回收船的手续办齐,收点跑腿前总可以吧?我还可以把我设计主脑的过程,细节都一股脑的给你。你小子,现在跳脚,以后会做梦都笑醒!”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