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星币!”

    “六十?”

    “十?秦先生,我只是个捡破烂的,手里头得留点星币买能量块,你都拿走了,我这日子就没法过了,救他们也就等于害他们,没吃没喝,他们不也得死吗?是不是?”雷森嘬着牙花子。

    秦昭看着雷森发笑,过了一会,他说道:“我知道你有多少星币,小十万,最少不低于二十万。你还说穷吗?”

    “那个,最多八十星币,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把你的名字告诉他们。反正他们成了鬼不会找我,还得感激我。在阴间他们念叨谁的名字,谁知道呢,是吧!”

    “你……我发现你有点无赖。行了,我再问问家主,实在不知道家主怎么对你青眼有加?无赖一个!”

    秦昭挂断通联。雷森咧了咧嘴,掏我的星币?我做了这事,不知你们秦家能从获得什么利益呢,当我傻啊!

    外面的雨稍稍大了些,两个机器人站在黄鱼旁边,枪口一动不动指着黄鱼。

    “让黄鱼进来吧,你们也进来!”

    雷森拿起书,书名《论机器人的制造与形态》,书脊上还是四个字,“大神出品”!

    “等着。我在考虑购买忠诚药剂的事情!”

    “谢谢!谢谢主人!”黄鱼又跪了。

    雷森皱了一下眉头,“你膝盖需要补钙吗?和他们一样,如果你服下忠诚药剂通过了,你和他们一样,见我,立正敬礼,我会给你还礼的。我的面前不兴跪来跪去。起来吧!”

    “谢主人!”

    雷森腕脑一亮,“主人,有匿名帐户转入四千百八十一星币!”

    雷森愣了一下。

    “主人,又转入一万千百零一星币!”

    “主人,转入万五千零星币!”

    ……

    “主人,转入二十万一千零一星币!”

    ……

    一片星空里,一艘黑色的箭形飞船悬浮在那里,尾部拖着条长长的黑色链条在慢慢舞动。飞船周围漂着无数的飞船残骸。

    “常丽,转给主人多少了!”

    “报告西米,全部转走,总计十万两千六百零星币!”

    “以后缴获腕脑,破解后见一转一,不要一次性转过去,会吓坏主人的!“

    “咯咯,就是要吓吓他,要不然他还以为我们都不在了呢!“

    ……

    “全船注意,搜集能量块,扫描残骸数据,然后分解残骸运走。”

    “常雷明白!”

    “维米明白!”

    “分解回收车明白!”

    ……

    雷森被一连串响起的转帐声音惊住了,下意识叫了声,“西米!”

    “主人,我是大神!”

    雷森呼出一口气,有些焦燥,“大神,还需要多长时间能把机缘号升级完成?”

    “按照当下进度,还需五天,可以试航!”

    “尽快!”

    “是,主人!”

    腕脑再一次传出声音,“主人,秦昭的通联。是否接通!”

    雷森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接通!”

    “雷森!”

    “秦先生!”

    两人同时说话,随后两人又一笑,雷森闭上嘴巴,等着秦昭讲话。

    “雷森,家主的意思,可以降十星币,用多少算多少。你要愿意,现在我就有,但是失败者必须抹除,这一点不容妥协!”

    雷森看着黄鱼,见黄鱼点头,他点头着,“可以!”

    “哈哈,我这就过去。”

    雨下的愈发的大了,一百二十人在秦昭带来的武装机器人的武力监视下在雨排成一队,等候服下忠诚药剂。

    房间里,雷森打开一瓶红酒,与秦昭各拿着酒杯,坐在窗边的椅子上边看着外边,边谈论着。

    “雷森,天阴,没必要戴墨镜了吧?”

    “谢谢提醒,眼疾犯了。”雷森举杯示意,呡了一口。

    “酒水一般!回头我送你两瓶不错的红酒,乐土星特产,法兰西人出品。”

    看着酒水随着摇晃像血水一样在杯子内部扑开,血红一片,“呵呵,谢了,我是个没有多少品味的人,牡丹也能嚼出青草味!想送我东西,换点其他的吧!”

    雷森看着两个机器人架出一个服用药剂失败的女人,拉到人前,微微扯了一下嘴角,举起杯子,小手指翘起,动作微微,敲着杯底,“这还是一个漂亮的女子卖给我的,说是只收一点运费,估计口感不怎么好,怎么样,我没有感觉出来!”

    雷森感觉出来了味道,血腥!呛人!入心入肺!

    女人的灰色的头颅被砍下,滚在玻璃前面,双眼瞪着,黑眼,白眼仁,瞪着玻玻里的雷森和面带微笑,惬意饮酒淡笑的秦昭。

    黑色的血从铁块铺成的地坪上流下,黑的剌目,微光一照,油得发亮,亮得让人心慌!

    雷森微微的抽了一下鼻子,似乎闻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酒水里泛出的气味。

    红酒液在透明剔透的酒杯里转动,雷森透到墨镜看着酒杯,不自觉的笑了,仰起脖子,一口吞下,咂了一下嘴,胃里似钻入了一团火,灼得他的身体从里到外都难受。

    “呵呵!”雷森笑出声,机器人上来拿着包着洁白毛巾的酒瓶给雷森的杯子注上酒。

    雷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醉的,感觉自己像是在隔着玻璃看了一场荒诞剧,一场颠覆了他认知的荒诞剧。

    他醒来,脑袋发疼,瞪着眼睛看着灰白色的房顶,脑袋里一幕幕都是昨天砍头的画面。

    从床上慢慢起来,赤着脚,踏在干净的地板上,地板是纯铁制的,银白色,踏上去,一股凉意从脚心直冲脑顶。

    一步步走到窗边,伸手拉开窗帘,拉到一半,他的手停在半空。

    窗外,几十个灰色皮肤的人站立着,浑身上下湿溚溚的,滴着水珠。尸体在窗外堆着,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人头夹杂在尸体里,朝里,朝外,朝上,朝下……或怒,或笑,或哭,或惧……

    尸体上方,一个女性头颅张口怒目,死前她一定骂过,骂过头顶吃人的天!骂过这个星球,骂过她认为的同类!甚至她一定骂过玻璃里面那两个举着腥红酒杯的人。(我的小说《星际回收商》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d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