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代表的是许氏矿业,均冷冷的看着雷森,没有一个回应他的热情。

    雷森热情不减,后退半步,微微侧身,语调带着一股真诚的歉意,“我真的很报歉,从来没想到会有贵客登临。机缘号准备不足,下次会有红毡红酒。噢,二位机缘号的上宾,请,恰好船上还备有一些果汁饮料,一起品尝一下好何?”

    “不需要了,我们是来查看你船上的东西,查完就走。不要废话了,让开!”对方两人语气很冲,一点面子也不给雷森留下。

    站在雷森身边的黄鱼向前冲出一步,想要发作,佘曼伸手拉住他,笑道:“不用上前握手了,随我去准备一下果汁。”

    雷森嘴角翘起,“那好,麻烦二位了!”

    雷森让开身位,“如果发现机缘号有什么设计不合理的地方,还请指点一下。二位是大公司出身的人,见识高远,一定能给机缘号提出宝贵的意见。二位请,我陪二位一起,你们随便看,我不会阻拦。”

    “哼!算你识相。”两人有一个是西方面孔,褐色的头发微卷,灰色的眼珠像是被烟云污染清洗不去。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雷森,“调出你的飞船布局图,看完以后,也许我能给你提出一两点建议。”

    雷森立刻表示感谢,“多谢这位先生,我立刻调出机缘号布局图来。大神,显示布局图。”

    空气闪出一个屏幕,上面是整个机缘号的布局和各舱室的参数,参数已经经由大神处理过。

    “先去分解舱!”对方选择了船尾第一个舱室,分解舱。

    雷森前面带路,一路上很是规矩的谈着自己对许氏矿业的仰幕之情,言语表明他实力很弱,想搭上许氏这艘大船。那两人脸上的表情慢慢的生动起来,开始和雷森说话。

    分解舱里,一台物质分解回收飞车,一台分解回收机器,还有那一架被改变了外形的采矿车,雷森微微错身,把采矿车挡到身后,“两位贵人,这里也就这样了,一目了然,实在是没什么可看的。附近是储藏舱,实在不知道那些残骸是你们许氏的,要是知道我一定不会采集分解。噢,对于贵公司的人员飞船损失,我表示愤慨,真是残暴,是谁做的!”

    雷森说着,脸上的笑容消失,握紧了拳头,愤恨的砸向面前的空气,似乎那里有凶手存在,他为了许氏矿业可以上前把凶手打成肉酱一样。

    “真是没有人性!噢,对不起,失态了!我不该这样,许氏是一个伟大正义的矿业集团,一定能原谅我的言语!”雷森脸上露出懊悔的神情,“我绝对不能原谅那个残暴的敌人,绝对不!”

    “噢,雷森,你是一个好人!”一直与雷森保持距离的灰眼珠的西方人被雷森感染,上来抱住雷森,“你是个绅士,雷森,贵族的仪态,贵族的谈吐。噢,你还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

    雷森报着对方,表情错愕,“噢,不,不!这是做为一个人类,一个有正义感的人都应该做的事情。先生,谢谢你的夸奖,我受之有愧!”

    “不,你真是一个绅士!”灰眼珠的西方人松开雷森,“我的名字叫约翰森,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这位是刘东良先生,武装护卫船船上,我是船副,负责技术。刘东良,这是我朋友雷森!”

    雷森像那个个头一米八几的东方人伸出手,“你姓刘,都是华族。认识你真的很荣幸。”

    刘东良长着一个大脸盘子,黑色的头发分开,一双眼睛闪烁着,脸上露出笑容,“你这家伙,很好!储蒧舱!”

    刘东良握住雷森的手,伸劲的晃了晃,“没错,我是华族。如果没有察出是你做的,也许我们能成为朋友。”

    雷森笑着点头,“一定!我想一定会的,刘先生,请!”

    储藏舱里码放固定着一块块八公斤重的物质,刘东良带着机器人和仪器在舱里仔细检查。约翰森从衣服里掏出一个雪茄盒,拿出一根给雷森,嘟囔道:“朋友,好朋友!陪我抽一根!”

    雷森笑着,就着约翰森的复古火机把雪茄点上,抽了一口,呛得他弯下腰去,咳了起来。约翰森大笑,把雷茄叨在嘴边,嚷道:“噢,天哪,你不会抽雪茄,绅士的喜好,你一定要学会。雷森,你一定要学会!”

    “可怜的孩子!”约翰森得意的拍着雷森弯下去的肩膀大笑,笑到尽兴,雪茄从他嘴滑落,沿着挺起的胸膛滚下。他夸张的大叫了一声,“噢~!”这才忙不迭的去捡滚在地板上的雪茄。

    雷森擦了一下泪水,站起来,“我的朋友,好香的雪茄!这是我抽过最好的雪茄了!”

    约翰森大乐,“撒谎也是绅士的表现!我相信你抽过,不过是在这之后,哈哈,噢,噢!雷森,你真的很风趣!是我见过最绅士,最风趣的华族人!”

    雷森夹着雪茄,站直了身子,“约翰森,你真的很坦诚,坦诚是你最珍贵的品质!”

    刘东良走过来,点点头,“没有发现。去维修舱。”

    约翰森不满意的说了一句洋,冲刘东良翻起眼睛,“雷森是我朋友,我朋友怎么回对许氏矿业不利!刘船长,你们华语说什么,着相了,着相了。噢,别用那种眼光看着我,我不是女人!你查,你查,我不说话!”

    约朝森举起双手,在空挥动着,“我会说,见鬼去吧,刘东良!你一点都不绅士,一点都不!no,no,no!”

    刘东良带着机器人走了,约翰森冲着刘东亮的背景竖起指,“谢特!”又嘟起嘴,冒出了一句脏话,“伐克油!”

    “雷森,我要和你交换通联方式!你是我见到最让我喜欢的华族人!”

    “乐意极了!约翰森,你是我见到最睿智,噢,最有智慧的西方人!”

    雷森笑着与约翰森互相赞美着,愉快的交换了通联方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