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蚂蚁打死人”的打赏!多谢!

    “你和约瑟芬是什么关系?”安顿拉菲一坐下就直接问了雷森一个他非常关心的问题。

    雷森掀了掀眉毛,“你喜欢约瑟芬?”

    “喜欢!”

    “我和她不熟。但是她帮了我不少的忙,是朋友。安顿拉菲,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不熟,在这里我和所有人都不熟。只是在她的苗圃里买了些果树苗。又在武弃星上碰到,在委托她帮我注册公司之前,我们在武弃星上合伙做了点小生意,就这些。”雷森简单的把经过一说,细节懒得多说,对于这帮有钱有身份的子弟,他没有必要多说。

    爱信不信,不信拉倒。反正这些人只是人质,一旦他平安离开,他才不管这些人如何。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我是华族人,我喜欢的是黑头发的美女,这一点改变不了。所以,不要拿你们的想法套到我身上。在我眼,约瑟苍只是一个朋友,仅此而已。”

    安顿拉菲这才脸上出现笑容,“雷森,我向你道歉,我认为你说的是真的。是我莽撞了。”

    “没关系!只要命还在,误会就可以消除。噢,对了,我想起一件事情,我第一次见约瑟芬时,看见两个男人在威胁约瑟芬,其一个叫安德鲁,被约瑟芬用笔插透了手掌。我听约瑟芬说,他现在和一个叫李安的人合伙弄了个物质分解回收公司,抢约瑟芬的生意,还骚扰约瑟芬……”雷森嘴角微挑,即然有安顿拉菲这么在乎约瑟芬,他不介意给李安上点眼药。

    不想让他安逸的人,自己也莫想着安逸。

    “真的?”安顿拉菲瞪大了眼睛。

    雷森叹息一声,“看样子你对约瑟芬关心不够啊,约瑟芬竟然没有告诉你。”

    安顿拉菲低下头,快速的在腕脑上鼓捣着,过了一会抬起头来,语带真诚的说道:“谢谢你,雷森。我要和李安通联,借你一间房子一用。”

    雷森一仰脑袋,“没有问题。顺便说一句,约瑟芬好像是他们逼上星际流浪人的群体当的。而且李安现在一直在压约瑟芬供应的钢材。这么漂亮的一朵玫瑰漂浮在星空,天天和垃圾打交道,我真的很担心有一天会调萎。”

    安顿拉菲起身,走到外面和李安通联。

    雷森看着对面两个青年,笑笑,“抱歉,船是新买的,我又注册了一个物质公司,手里面没有星币,船上什么也没有准备。如果你们以后有什么用不上的东西需要出售,可以联系我。”

    雷森聊了一会天,和两个青年交换了腕脑通联号,舱里的气氛变得愉快起来。

    安顿拉菲进来,脸色很难看,雷森看了他一眼,没有再提约瑟芬的事情,他相信,安顿拉菲能气势汹汹的跑过来找他麻烦,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安德鲁。

    安顿拉菲开口道:“雷森,我可以入股你的公司吗,我拿一百万星币,买五艘功能最齐全的回收船入股,只要一半股份。”

    雷森张开嘴巴,摇头,“不,我的公司只属于我个人,不会给外人一点股份。你要是想玩玩,可以找约瑟芬,她也是流浪人。”

    “我不想让她操那份心,我不想让她调萎在垃圾堆。”

    雷森表示爱莫能助,然后就想换换话题,正好,青龙号拖着失去动力的飞船残骸飞了回来。雷森让大神把船上的人送到钩蛇号上来,他带着人到舱门迎接他的手下败将们。

    送进来两个,都是一副丧气的样子。雷森让大神搜罗两个残破飞船上有用的东西,激光炮,机器人,等。

    他准备放弃这两艘,一个残破,一个修补起来就能用的飞船。开玩笑,揍了别人一顿,还不跑,还想占尽便宜,脑子抽抽的人才会这么做。

    安顿拉菲和几个人商议了一下,又用腕脑通联了两次,走过来对雷森说道:“雷森,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而且还极不愉快,但是约瑟芬能相信你,我们也能。我们准备出两艘回收船,挂在你公司名下,两艘回收船归约瑟芬调用,等约瑟芬完成武弃星上的合同,它们就是你的。你看如何?”

    雷森摇头,“太复杂了,你们直接帮约瑟芬弄一个回收公司,船都给她,我想她一定会乐意的。我的公司不想那么复杂,所有的回收船都必须听我的命令,执行我下达的任务。安顿拉菲,我们要离开了。”

    安顿拉菲被拒绝,没有看出不高兴,摇摇头,“放我们走吧,此事到此为止,我安顿拉菲以后说不定会成为你的朋友,替我照顾好约瑟芬。”

    “这个,不太好吧?”

    安顿拉菲看着雷森,“我们有自己的规则,打斗不用外力。败了就败了,如果你真敢把我们当成人质,我会和你决斗,像绅士一样,一决生死!”

    雷森从安顿拉菲眼看到了坚决,笑了,从腰间取下手枪,把子弹一下扣下,放到桌子上,看着安顿拉菲,“会用吗?”

    安顿拉菲走过去把子弹一一压进弹夹内,把弹夹合上,拿在手看了看,“不错,仿制的可以。如果是真的,这一把值五万星币。”

    安顿拉菲把手枪放到桌子上,推到雷森面前。

    雷森没有拿手枪,淡淡的说道:“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初次见面,送你了,我们不是敌人。你可以通知你的朋友来接你了。”

    雷森向安顿雷拉伸出手,安顿雷拉犹豫了一下,伸手握上,“谢谢!”安顿雷拉说道。

    “下次见面,希望你能准备好红酒,我是一个爱和平的人。”

    “我也是!”

    雷森笑了,安顿雷拉也笑了。舱站着的四个西方青年也笑了。

    安顿雷拉走了,做着那一艘唯一完好的飞船走了。约瑟芬也先行航向武弃星,这片空域只剩下青龙号和钩蛇号两艘飞船。

    雷森命令青龙号即刻前去乱石星带,航行途维修飞船。青龙号走后,他让钩蛇号用钩子和锚链带着架残骸向武弃星航行,边航行,边分解,用分解出的物质做出熔化炉,然后再做出新的零部件生产设备……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