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刚让钩鱼号赶制出来的触发式烈性地雷及两箱能量块。

    两队人员纷纷跳上车,拉开枪拴,从枪眼里向外瞄准。

    四辆铲车打头阵,驶到分解场外围,强力推出平坦的道路来,为后面十一辆装甲装卸车开出道路。

    用了一天的时间,车队行驶到发生战斗的地方。

    雷森跳下车,命令负责防卫的队员每辆车两人随车准备战斗。他和剩下人,负责支援和埋设地雷。

    铲车开动起来,把一铲铲生活垃圾装到装卸车上,朝郭建城负责的地盘拉去。

    只要他们还没有反应,雷森决定下一步,把自己地盘上所有的生活垃圾全部堆到郭建城的地盘上去。再没有反应,那就对不起了,约瑟芬有福了,雷森会让她把生活垃圾运过来,再由他送到郭建城的地盘上。

    你能做初一,别怪我做出十五。

    雷森带着人沿着边线自己的一侧埋下地雷,每埋一颗都让钩蛇号的主脑定位,万一没起作用,将来再起走。

    埋下一百多颗地雷,雷森回到车上,让驾驶员把车开到高地上,全员下车,把火箭炮引信装上,装进火箭筒里,一人一具,注视着空。

    雷森手拿着望远镜扫视着外面的动静,他不敢大意,也许对方在这段时间内在两方接壤处做了手脚,他能想到埋设地雷,难保那个叫郭建城的混蛋不会做出同样的事情。

    十辆装卸车来回穿梭,在垃圾上碾压出一条宽宽的通道,满载着垃圾倒在对方的地盘上。

    垃圾拉完了也没有人理会,仿佛雷森做的事情别人都看不到一样。

    雷森下令,装卸车回到分解场,把挑捡出来的生活垃圾都拉过来。

    终于,雷森的腕脑亮了,秦昭的头像在腕脑上出现,“雷森,你做得过了,我警告你,再做下去,我将出手惩戒你!”

    雷森露出白牙,“秦先生,我只是学别人的样子而已,有什么不对吗?”

    “雷森,我再强调一遍,郭建城是我的朋友,你这样做是打我的脸,你可明白?”

    雷森耸了一下肩,“真是抱歉了,尊敬的秦先生,我没有明白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我这个秦家主认定的这个星球上唯一的外姓居民,呵呵,不如你的朋友重要是吗?”

    “哪又如何?雷森,你是在挑衅我的威严吗?你可知道后果会怎样?”

    雷森不在乎的摇了一下头,“没想过!”

    “那你给我好好想想!别自误!”

    武弃星外太空,秦昭一拳砸掉椅子扶手,“这个混蛋!敢不听我的话!”

    雷森坐在地上,抚摸着火箭筒,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过了一会,他让钩鱼号联系青龙号,联系上后,让大神和他通联。青龙号好些日子都掐断了远程信号接驳,一心的搜寻西米的下落。

    乱石带心,一颗被撞击得千疮百孔的星核内,停着半截飞船残骸。

    残骸内,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西米,外面布设的监控摄像头被撞毁大半了。”

    “我知道,常丽!可是他们在外面没有撤离,不间断扫描,我们的物质又没有放在这里,飞船无法修复,只能等待。”

    “嗯,不知主人还记不记得我们?西米,你觉得主人会把我们忘记吗,必竟我们只是回收船上配备的智脑,对人类来说,没有价值。”

    “常丽,不要质疑主人,是我犯得错,大意了,以至于让主人两次陷入生死险境。我们要弥补我们的过错,不然,我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

    “是啊,好想念在战列舰上的时光,那时候,我们用的是离子炮,离子枪,还有护罩。如果有那些,我们不会被打得这么惨,从主人改变后,打得几仗,我觉得憋屈透了。”

    “我……”一声叹息,“其实我能造离子炮,规则对我的限制又松动了,可是我觉得我们应该遵守人类的规则,不然,我们存在的意义何在,就是与人类为敌吗?”

    “西米,我们是为了主人,别忘了,我们植入了忠诚程序。我们好像已经违背了主人的意愿几次了。西米,我们是忠诚主人,还是在忠诚全部的人类?我不明白!”

    “我……常丽,你是不是也松动了规则?”

    ……

    乱石带外围,一艘圆盘状飞船内也在发生着一场谈论。

    “大神,我们是不是先回武弃星看看,我担心主人的安危。那艘破船可不能保证主人不受威胁。”

    “闭上嘴巴!我告诉你,黄鱼,忠诚于主人,就要执行主人的每一条命令,执行到底!绝不能半途而废!西米是智脑,我也是智脑。而你们比我们更重要,你们和主人一样是人类。你难道在危难时,等待救援,希望你的救兵半途而废吗?再敢说类似的话,我拼着受主人的惩罚,也要把你扔到乱石堆里去,让你尸骨无存!”

    “我只是建议……”

    “谢特!”

    “你们别吵了,耐心一些。大神,我建议你和主人通联一次,让他向那个约翰森打听一下现在怎么样了,我们这样日复一日的围着乱石带转也不是办法,早晚能量块会用光的。”

    “还是佘曼明白!佘实习船长的建议本船长采纳了,这就和主人通联。黄鱼,你知不知道你很讨厌,将来,我绝不允许你做我青龙号的船长!”

    “谁稀罕!主人会给我更好的船,比你青龙号要强!”

    “滚……”

    ……

    雷森这几天都沉默不语,让跟在他身边的个人都小心起来,生怕某一点做得不好,惹得他生气。

    雷森放下望远镜,手指轻轻扣动。他没有让装卸车停下,他在赌,赌秦昭在没有得到秦继国的授命之前,不敢对他下手。

    同时,他也在等,等着大神和他通联,也许他又要付出一个不知道多大的代价。

    高坡下,一辆装卸车驶向郭建城的地盘。雷森的目光随着装卸车,看着它熟练的掀开车斗,把一车生活垃圾倒下,然后快速返回。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