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质问我?乱石带是你家的?”

    “呃!不是,只是我想知道,你们是什么身份!到乱石带是什么目的?”

    “你是我上司?还是说,你代表的是星际联盟?”佘曼的语气更加冰冷。

    “好吧,我们在为公司做任务,希望你的船不要妨碍我们做事。另外,你们一直发送的加秘信号是什么,我代表许氏矿业向你询问,请表明你们发送信号的意图,我有权怀疑你们发送的信号与我们所做的事情有关。”

    “我也怀疑,你们现在在妨碍我船做事,你能给我解释吗?”佘曼盯着屏幕,“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你和你许氏矿业都不够资格。”

    “你怎么这么说话?”刘东良生出些许恼意,“我只是按惯例询问而已!”

    佘曼冷笑,“我不喜欢,我是女人。我为什么要说你喜欢听的话?我最近心情不好,别惹我!惹火了,灭了你!”

    “你……”

    刘东良面前的屏幕上,佘曼的头像消失,把他要发作的话噎了回去。

    “给我通联队长,我请求战斗!”刘东良一拳砸在椅子的扶手上。

    ……

    佘曼用戴着银色手套的手摸了一下面具,“大神,我们是不是要准备战斗了!”

    “我已经让所有的能量转换机一起给武器炮充能了!我们要寻找一个地方伏击。佘曼,黄鱼,我命令,准备战斗!”大神的声音变得坚硬起来,“消灭他们,把西米找到带走。这是我们的使命!为了主人,为了使命,战斗吧!”

    “是!”

    “是!大神船长!”

    黄鱼兴奋起来,快步走到屏幕前,点开一张星图,“我已经准备好,这是我没事观察乱石带外围乱石运动轨迹简图,琢磨的外围作战方案,大神,你看看。”

    大神哼了一声,“你做的那些还不是通过我做的,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人!闷着头就知道打仗!”

    “切,你以为我想做,我这是分担你们的工作,一个船长,一个见习船长,不琢磨战斗,整天转转转,把好好的一艘船飞成了陀螺。最后还不是要通过战斗解决,早这样,我们说不定已经能返回武弃星了。”

    “嘿嘿!黄鱼,看看这个!”黄鱼面前的屏幕被一张更全的星图代替,“你那是小儿科,虽然你和佘曼都受过教育,变异了知识传承还没有断,甚至比主人还强那么一点,但是,和我比,你差远了。”

    黄鱼看着动画似的星图,瞪起了眼睛,“不许说主人的坏话,我不如主人,你也不如,主人的判断,无论是谁一辈子也赶不上。”

    “我是说,主人的知识不行!不过主人一直在加油,在弥补。判断力当然是主人强,战斗意识主人也甩我好几个星域。大神比不上,大神在学习!”

    “选择一下,咱们怎么才能做一次漂亮的伏击,然后移换战场,打一外歼灭战,在不暴露自己的前提下,救走西米!”

    很快,两个一主脑,制定了作战计划。青龙号敛去信号,飞进乱石带,消失不见。

    一艘武装飞船出现在青龙号消失的地方。

    武装飞船的船舱内,刘东良盯着屏幕,下令道:“给我扫描,找到它,给我狠狠的教训它一次!”

    舱门打开,约翰森蓬松着脑袋,打着哈欠进来,“噢,刘东良,你要做什么?我们的任务是找到那艘怪船。别忘了我们是来做什么的?”

    “嗯,我知道,约翰森!打仗的事你不懂,你可以继续睡你的觉!”刘东良盯着屏幕,淡淡的回应着约翰森。

    约翰森走到刘东良的背后,猛地拍了刘东良一巴掌,“战斗啊,我喜欢。让让,你在看什么?”

    “噢,造型老土的飞船!”约翰森看着屏幕上的碟形飞船,“一无是处的飞船!谁脑门上开洞了,居然用这种造形?噢……我擦……”

    约翰森想起什么,瞪大了眼睛,转身就走,“这样的对手,我一点兴趣也没有,你继续,刘船长,我去补一觉!”

    刘东良看着舱门合闭,“古怪的家伙!”

    舱室内,约翰森转动着眼睛,和雷森通联没有通联上,雷森给他的飞船继号也没有反应。他敢肯定,那艘出现在屏幕上的碟形飞船一定是雷森的,升级了,但是痕迹还有,一股浓浓的熟悉感。

    约翰森拉下一个大屏幕,看着上面自己在雷森给的资料,揉了揉头发,“这家伙,搞什么鬼。送死吗?没有好的船体,没有性能良好的能量转换机,没有量子炮,作死啊!”

    约翰森又试着和雷森通联了几次,还是没有反应,嘀咕道:“雷森,我诅咒你,千万别死啊!你死了,我向谁要星币去?难得有一个这么豪爽的朋友!”

    “不管了。”约翰森躺在床上,又弯下腰从床下拉出一只桶,摇了摇,扔在地板上,“我诅咒你们,没有雪茄,没有酒,还没有饮料!神啊,降个雷劈了我吧!我受够了!”

    话音刚落,船体一阵颤抖,床头的警告蜂鸣器响了起来,“嘀,警告,我船受到攻击,货舱受损!请注意,货舱受损!”

    约翰森跳了起来,“ygod!”

    船体陡的翻转,把约翰森砸回床上,又弹起来,在天花板,地板,舱壁之间来回抛掷。

    约翰森护着脑袋,大声叫着,“no!no!给我停下!停下!stop!stop!……”

    他的喊声没有人理会,飞船继续翻转着,把他团成肉球一样的身体在空间抛掷着。被撞得头昏脑胀的他终于反应过来,在蜂鸣器的警告声里,伸手抓住床腿,身体在空悠了几下,两条毛茸茸的腿扭曲着夹住床沿,张嘴骂道:“谢特!刘东良,你个混蛋!”

    “哐!”他丢在地上的空桶砸到他的头上,巧无不巧的正砸在他的鼻子和嘴巴上,酸,疼!接着,他的眼泪控制不住流了下来,破口大骂:“刘东良,伐克油!伐克油啊伐克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