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星空冥王”的打赏!

    “我也希望。”少将把酒喝尽,站起来,“命令,全员听令,接手武弃星,安排防务。他娘的,出了差错,我揪掉你们的脑袋。”

    上校品着酒,看着少将发布命令。

    “怎么样,雷明郡王,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少将回头看着上校。

    “没有!你刚才让我指挥一次已经越权了,也是兄弟给脸,做的都不错。哎,哎,别上报啊,我爷爷雷王知道了非关我禁闭不可。”

    上校笑着,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咂了一下嘴,“过瘾呐,别喝光了,找到我那个堂弟,咱们再好好喝!啧,就是不知道他的酒量如何!”

    “你就没想过多一个人争权?”少将目光闪烁了一下,看着雷明。

    雷明耸耸肩,把军帽托在手,用奇怪的目光看着少将,“你想啥呢?包括你们这些旁支,在我雷明眼里男丁越多越好。我啊,只想当我的一个郡王,守着我的封土星,对于权力。嘿嘿,你都金丹了,你对权力有多大想法?”

    少将把军帽从雷明手拿起来,给雷明戴上,用审视的目光替他正了正帽子,主动抬手敬了一礼。

    雷明上校忙还礼,“雷将军,咱不带这么玩人的。哪有上级给下级敬礼的,你要是看我不顺眼,下次打仗让我冲到前面去,绝不给你丢脸。”

    “嘿嘿,你小子,还知道!不错!雷明啊,你是郡王,我祖爷爷也是郡王,总有一天,你的后代也会和我一样,变成王姓,夺了贵族头衔。你会明白,权力那完蛋玩意就是个王八蛋,有没有都一样。你的想法我很赞同,只有自己强大了才是真强大了,权力会迷惑人们的双眼,让人们把假强大当成真强大。对于我们来说,多一个郡王,少一个郡王无所谓,我们维护的是王朝,而不是某一个人。真正的权力在上面。”

    少将朝天花板上指了指,嘴带笑意,“他们不会关心我们和谁打,对他们来说,我们打来打去和小孩玩闹没区别,他们要的是元婴以上的人。我让我祖爷爷揍了一顿,说我不争气,到现在还是金丹前期。你那个堂弟,按辈份叫我一声族伯的家伙,如果有争权的念头,我第一个把他揍胖了。丫挺的!你小子是个明白人!”

    “随便!雷氏弟子不挨揍的人有吗?”

    少将奸笑,“嘿嘿,看那小子上不上道。千万别死了。安康星主脑判断他没死,要是死了,回头我攻下安康星把它炼化了。有意思,能得到超智脑的认可,那小子也算是另类!”

    雷明挑了挑眉头,没有接话。他知道超智脑是怎么回事,人类的奉献者,在雷霆王朝每个星球的主脑都是,除役后都会很强大。没想到在西方人把持的星邦也有。但是好像下场都很惨。

    少将仿佛知道雷明的心思,咧了咧嘴,“他不是奉献者,在没有信仰的时代,奉献精神只有我们华族人才有,他们只是胆子大了点。说错了,他是个女的。我们关于雷森的资料都是她提供的,她想卖我们一个人情,将来是条后路不是!我怀疑,她早就知道雷森的身份,其心可诛!”

    说话间,战争堡垒靠近武弃星,一声声汇报在战争堡垒响起,扑向安康星的星际舰队已经完全掌控了武弃星,控制了武弃星的主脑。

    “看看我们的俘虏吧!看看是一群什么货色,猜到了雷森的身份,还敢为难他,胆子不小!”少将语带杀气,“传我命令!把他们都送到武弃星上去,我要现场审判!小子们,准备好机甲,准备好枪,咱们要开荤了!”

    一艘舰身绘着一颗金星的战列舰在两艘战列舰的护卫下降落在雷森的领地上,空地上,一队队武装机器人警戒着,上百个人类战士容身在机甲内,机甲上的离子枪离子炮对着抱头蹲下的俘虏。

    少将一身戎装站在舱门口,侍卫官上前把一件披风披到他身上。他挑了挑眉头,“走吧,雷明郡王,我想知道那小子藏在哪里。”

    “酒味!”

    “噢,口香糖要吗?”少将用手掌挡在嘴前,哈了一口气,“形象要讲究!”

    雷明看着少将从衣袋里拿出一包口香糖,撕开包装,把两片带着绿色的口香糖扔到嘴里。他咧了咧嘴,接过一片,不情愿的含到嘴。

    “要大嚼!形象!”

    舱门打开,少将甩了一把披风,深吸了一口气,“这空气,带着腐朽。嗯,雷明郡王,那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我们要打烂腐朽的旧世界,建立光明的新世界!”雷明想了想,回答道。

    “扯淡!我说的是……”

    少将的侍卫官上前一步,大声道:“酸爽!将军!”

    “嗯,要得!就是酸爽!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帮王八蛋!欺人太甚,我们要保的人他们竟然给放到这个地方,眼里还有我们雷霆王朝吗!眼里还有王法吗!老子今天来啦,老子要告诉他们,什么是王法!王字是怎么写的!”

    少将大步走下舷梯,雷明上校和侍卫官紧紧跟上。

    少将大嚼着口香糖,面无表情的对着向他敬礼的机器人还礼,大步走到俘虏面前,一脚踹飞一个身着英西星邦军服的男子,“这个,杀了!”

    又踹飞一个,“这个,锯了!”

    一个身穿少将军服的军人站起来,大声抗议,“我们是军人,我们是俘虏,你们要按照星际战俘条例对待我们!”

    “扯几吧蛋!”少将一巴掌把英西星邦的少将扇倒在地,又俯身提起来,嚼动嘴巴,“喔喔!和我一样,还是少将。咱们很对等吗!”

    少将掸了掸对方肩上的将星,又一巴掌把对方打倒在地,抬着一只脚踩上对方的脑袋,“我说你是战俘了吗?我承认你是战俘了吗?”

    “回答我的话!”少将脚尖碾了碾,从对方张开的嘴巴里掉出几颗带血的牙齿。

    “他娘的,不说话,那就是你也认可我的话了!不是战俘!”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