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将移开脚,侧耳听了听一旁的惨叫声,扫了一眼,看到一个机甲伸出锯刃正在认真的锯被他指定要锯掉俘虏,吼了一声,“你小子会不会干事?让他叫大声一点,哼哼叽叽像个娘们。这些人就是他娘的不爽利,死亡的叫声还像**。小子,你不把他侍候爽了,叫得酸爽,老子关你禁闭!”

    少将想起什么来,摸了摸衣兜,掏出一双白手套,戴在手上,边大嚼口香糖边大笑,“形象!”

    他转过头指着蹲在一边的变异人,“这是怎么回事?”

    “报告将军!他们是变异人,是雷森的手下,服过忠诚药剂的。”

    “很好!你们这些小崽子们,我发现你们一个个都是木脑袋。我们此次旅行的目的是什么?找到雷森,然后保护起来。既然是雷森的手下,就是自己人。自己人就应该和我们站在一起,给他们武器,让他们站到一边去。雷明!”

    “在!”少将摆摆手,“他们就交给你了,我可不擅长和自己人沟通。这些人,交给我,我很喜欢对付敌人!”

    “是!将军!”雷明上校立正向少将敬了一礼,跑到变异人面前,“都起来,跟我过来!”

    少将目光看着雷明上校带着变异人走到一旁,又看向面前这帮俘虏,用鼻子哼了一声,“有人要说话吗?我很民主,你们想说什么,现在就说!”

    少将嚼着口香糖,踢了一下坐在他脚边的敌方少将。“没有人说话吗?”少将拧了一下眉头。

    场无人理他。少将挥挥手,“那就这样吧。你们过来,我看看差不多一人一个,拉下去杀了,叫声不大,你们小心着!”

    “我,我说!”一直缩在人群的孟繁春听说不说就死,赶紧举起了手。

    “说什么?说些没价值的你死得更惨!”少将目光烔烔的打量了一下孟繁春,“华族!”

    孟繁春赶忙说道:“是,将军!我是华族,我姓孟,孟子的孟。”

    “嗯,亚圣之后!扯淡呢,华族,嘿,华族的人坏起来更坏,专对自己族人下刀子。你说,你是那种人吗?”

    “报告!不是,我不是那种人!他是!”孟繁春手指向抱头蹲在一边的秦昭。

    “让他抬起脑袋!”

    一个机甲战士过去,伸出机械爪抓住秦昭的头发,粗暴的把他的脸拉起来,面向少将。

    少将头朝前一伸,“哟哟哟!这不是那个杂种吗?怎么,不敢见人了!把他给我扔出去,喝坦白药剂。嗯,加点剂量!”

    少将缩回脑袋,拉了一下披风,挑眉看向孟繁春,“还有吗?”

    “还有这个,郭建城,林动物质分解回收公司的人,是他想害雷森的性命,我有证据,可惜都被他们收走了。”孟繁春又指向少将脚边的敌方少将。

    少将一脚飞起,把擦口血的敌方少将踢飞,砸倒几个英西星邦的士兵,“给老子把证据拿来,少一点,老子零刀子割了你!”

    “继续说!”

    孟繁春扶起一脸灰败的秦继国,“将军,我是秦氏集团的人,你等我说完,要杀也好,要剐也罢,我要是皱皱眉头,就不是华族人。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秦氏的家主,秦继国,整件事与秦氏无关,相反,家主还救过雷森的命,很欣赏雷森。买下武弃星后,就在武弃星上给雷森划了一片领地,我们脚下踩的就是雷森的领地。”

    少将嚼着口香糖,眼皮向下耷拉着,“嗯哈,继续!”

    “将军,家主来之前,我已经把武弃星上所有林动的人和飞船扣下了。我说的不算,你可以用坦白药剂,一用就知道了。我说完了,将军!雷霆王朝是华族的骄傲!”

    少将一挥手,“扯鸡……,你说的对。好吧,你先扶着他坐到一边去。剩下的,还有的说吗?”

    下面的人嘴八舌叫了起来,尤其是英西星邦的士兵,更是激动,要求给他们战俘待遇。

    少将伸出手掌,他的侍卫官把一把离子枪送到他手。

    “扑!扑!扑!……”

    激愤的英西星邦的士兵一个接一下仰面倒下,眉间出现一个黑洞。离子枪射出的高温熔合了伤口血管,伤口没有一点血水流出。

    场地上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用惊恐的目光看着面前脸色淡色的少将。

    “狗屁!战俘?哼,老子带兵到来,你们敢战了吗?不敢战还敢叫战俘,你们是在侮辱‘战’字。你们不配!你们不配穿着军服,你们不配星际兵的称呼!就你们,还叫战俘,人类指着你们这些玩意守护早就完了,你们那帮头头,除了玩玩嘴皮子,什么本事也没有!你们就是一帮软蛋!”

    少将把离子枪扔给侍卫官,“把他们分开,全喝他娘的坦白药剂,不说,老子逼着他们说,老子还就不信邪了!”

    机甲士兵过来把穿军服的赶出去,集起来,强行喂下药剂。少将打掉对方少将的帽子,拽着他的头发,拖着向雷明那边走去。

    雷明看着少将,少将把人丢开,“怎么了,没问出点啥!”

    雷明摊了一下手,“他们服过忠诚药剂,对雷森很忠诚,没有一个开口的。”

    “那还不错!”

    少将看着这些变异人,哼了一声,“我不让你们出卖你们的主人,我姓雷,他也姓雷,你们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们不是敌人!算了,有对杀人感兴趣的没有?”

    少将摇摇脑袋,“真是失望,雷森的手下也都是没有胆气的货色!”

    “我来!”黑格顶着方脸膛站了起来,“你说我们可以,不要带上我们的主人!”

    “我来吧!”韩晨在黑格背后站起来,他个头没有黑格高,一双大眼睛带着一种忧郁,“我死了,你们替我和主人说一声,就说主人不负我们,我们也没有负主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