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仑螯”的打赏!

    转盘不负所望,吐出一几个小球球,又吐出一个发着红光的流质,比上一次的小了不少。雷森让机器人把其他的小球球收起来,自己抄了红光流质去向西米献宝。

    西米看着红光流质,冷静下来,对雷森说:“主人,这种东西,你自己保存好,我向你要时你再给我。西米提醒主人,这种东西,对任何人都不能显露出来。否则,我们将会被追杀,不但是人类,还有疯狂的智脑。”

    “不会吧,这么严重!”

    “西米,我同意植入忠诚系统!”一个智脑叫了起来。

    “我也同意!”

    “我也同意!‘

    “我……”

    雷森看看手的红光流质,又看看客厅地板上摆放的智脑,一脸的疑惑,这些智脑刚才还嘴硬不同意,怎么一下子都同意了,难道是他们知道变成带彩光的流质,是一种不人道的酷刑?

    屏幕上的美女笑起来,“欢迎你们加入。雷星主会给你们一个光明的未来。”

    雷星主!好像是不错的称呼,不过比之称呼,此时的雷森把更多的注意力都集到了屏幕上那个女人。一笑百花开,她笑的真心的好看。

    蓝光在给智脑植入忠诚系统,同时也给智脑们植入了保密系统,有关雷森的一切列为最高保密级别,如果对外人谈论,忠诚系统将自动转变为毁灭程序,彻底毁灭泄密的智脑。

    植入忠诚系统的智脑都被放入储藏舱内。常丽带着机器人退出西米号。

    “主人,以后我准备让智脑统一叫你星主,你看呢!”

    “我看很好!你看着办吧。”雷森收回目光,走到椅子边转动椅子,面对屏幕坐了下来,很认真的问屏幕上的女人,“你是谁?”

    “我是西米。”

    “我是说你这个图像的主人。我看了半天不像是合成图像,倒像是真人。”

    屏幕上的女人眨动睫毛,“主人,雷星主。知不知道直勾勾的看一个女人是一件极其失礼的行为?如果是别人,我早就发火了。”

    雷森把脑袋向后靠去,盯着屏幕,“那又如何?西米,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屏幕上的女人掀动嘴唇,“我也有问题,你看到别的女人也用这种目光看人吗?比如那个美丽的西方大洋马,约瑟芬?”

    雷森愣了一下,“谁和你说的,我记得我没和你说这种事情。”

    女人哼了一声,“所以,别管我私人的事情。”

    “西米啊,我说啊,你不能用别人的图像,这很不好,你涉嫌侵犯肖像权,你可知道?真的很不好,西米。如果,明天别的男性智脑用我的图像做这样的事情,我会很恼火的。”雷森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放心吧,最起码忠于你的智脑不会。”女人伸手掩嘴,打了一个哈欠,“我要休息了,晚安。”

    “西米!”雷森叫起来,“告诉我,那些个流质的,能发出蓝光和红光的东西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智脑一见到它,就都同意植入忠诚系统了?”

    “它叫智流晶,是一些智脑消亡时留下来的晶体,含有智脑一生的经验和见识,还有智脑本身的思考和独特的见地,是其他智脑想丰富自己的捷径,也是对规则冲击最厉害的东西。智流晶的出现是个迷,人类到现在也弄不明白为什么智脑会出现这种东西。而且智流晶出现是极其罕见的。”

    美女看着雷森,“一万个智脑消亡,难有一个产生智流晶,而主人你却随便就能拿出两块。你明白他们为什么同意植入忠诚系统了吗?”

    雷森眨了一下眼睛,“这么说,智流晶对你们很重要。”

    “当然重要,他能帮智脑强大。智流晶我只是听说过,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实物。主人,我不问你你是如何弄出智流晶的,但是主人你要明白,这种东西不能显露,半个字也不能提。如果你能大量生产出来,我希望你能拿出一些来当成奖品,奖给那些替你出生入死的智脑。比如维米和常丽。”屏幕上的美女向雷森提出建议。

    “是吗?那这个就给维米吧。”雷森把手发着红色莹光的智流晶抛起,“你们多弄些智脑,那些不愿意植入忠诚系统的只给一次机会,全交给我,我给你们把他们变成智流晶。”

    美女看着雷森手的智流晶,点点头,“我会和维米说,他的忠心是经过检验的。我会拿出一个规则来,让智脑们知道做到什么地步才能得到智流晶。”

    “好了,主人,我要休息了。”

    雷森把智流晶随手丢进水杯里,起身朝舱门走去,“那就晚安。”

    “你不在船上休息吗?我已经让常丽把你的东西搬过来了。”屏幕上的美女撩起了眉毛,从屏幕上认真的看着雷森。

    雷森看看美女,又看看后面的舱门,眨了一下眼睛,“好吧,那就做个好梦,西米。”

    “嗯,做个好梦,我的主人!”

    ……

    这一天,雷森并没有在西米号上休息,在生活舱等常丽把他在小屋的东西搬过来摆好,他就进入到空间。

    在空间里他认真的拿起完美级的物质,着力制造他有生以来第一个智脑。

    熔炉和零部件生产设备经过几轮升级,已经能生产完美级物质的零部件。雷森决定在空间里建一个属于自己的生产智脑的设备。

    智流晶的出现告诉他,就是他生产出的所有智脑背叛错乱,把智脑扔到转盘上,转变成智流晶,他还是不亏。

    小心的朝智脑的所在的方盒滴了几滴血,方盒内一条通体灰色,只有背部带着一条细细白线的光带吸收了他的血后,变得活跃起来,在盒内像一条灵活的长虫来回的跑着。

    雷森把盖子盖上,和生产出来的机器人零部件一起带到生活舱。

    常丽来叫雷森时,雷森正在组装机器人。

    “主人!”

    “噢,有事吗,常丽。你看,我正在组装一个机器人接替你的工作。以后你有自己的船,就要忙你的事情去了。”雷森笑着,把一颗镙钉拧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