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约翰森有语音传过来,关于西米的。寻你不着,我们一直在等你。西米受到攻击,处境十分危险。也许……”雷森一出现,大神就说出了让雷森更加上火的事情。

    “播放一下!”雷森站在操控台前,下意识的握起了拳头。

    “哟!哟!击了,一击两截!打掉一个尾巴!”

    “好!好!再来一炮,给我留下它!”

    “不要毁坏前部,对,主脑一定在前部!”

    “噢,又打了!噢耶!”

    ……

    “谢特!你们是怎么搞的……喔嗷,它还能飞……多么奇特的设计,就剩一个头了还能跑!一定是学的蜈蚣,那东西我在书上看到过!”

    “钻进心地带了!不要再发炮,我要活的!”

    ……

    约翰森的声音消失了。

    雷森揉了一下太阳穴,“好了,西米应该还没有事,她不会轻易消失的,因为还有我,我要找到她,把她找回来!”

    雷森转过身,看着黄鱼和佘曼,“我这里有一个不好的消息,我们的人又死了两个。现在一边是西米,一边是武弃星上的生命,我们应该先帮哪个?”

    雷森自嘲的笑了一笑,“其实我们谁也帮不上,我们没有实力。”

    舱内一片沉默,过了一会,大神嗯了一声,又没了声音。

    雷森开口了,“大神,你说。”

    “我的意见是,救西米的价值更大一些。那些变异人类,也就是主人同情他们。我觉得他们能做的都可以用智脑代替,效率,是他们的数倍,甚至几十倍。如果主人放弃西米,我无条件服从。我是从价值来说的,主人。”

    大神说出了自己的理由。雷森看着佘曼和黄鱼,“你们呢,也说说你们的想法。’

    “我们没有意见!”黄鱼的情绪有些低落,大神说的对,他们这些人论价值来说,确实不如西米,西米能给主人挣大量的星币,而他们只会成为主人的拖累。

    佘曼平静的说道:“主人,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和黄鱼都会理解,我们忠诚于主人你,哪怕去死!”

    “好!”雷森赞了佘曼一句。

    “现在我说出决定,第一,我们兵分两路,我回武弃星,佘曼,黄鱼你们随大神去乱石带,以假身份呼叫她的主脑继号,不间断呼叫。不管她怎么样,记住,替我下达命令,给我回来,不回来就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雷森叹了一口气,振作了一下精神,“第二,把机缘号升级到第形态,生产离子炮,如果西米不听,替我把离子炮给她,告诉她,我最后一个命令,命令她装上离子炮,从此缘尽!”

    雷森讲这些有些伤感,但伤感没有持续多久,他又道:“从即时起,大神兼船长,佘曼做见习船长,黄鱼做船副。大神,我只有一个要求,找到西米,不管她如何,把佘曼和黄鱼给我带回来,我要活的。大神你记住,生命是不能用价值恒量的,不管是我是他们,还是你和西米,在我心里都是有生命的,你刚才的话不要让我听到第二次。明白吗?”

    “主人,大神明白!”

    雷森看着佘曼和黄鱼,郑重的说道:“我们是华族,不管别人怎么看你们,我始终都是这么认为。我这人优点没有,缺点一堆,最大的缺点,就是我的东西别人不能染指,谁杀了我的人,我会让他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上帝,谁都不例外。我会尽力处理,真处理不了……”

    雷森吸了一口气,笑起来,“你们做好准备,我会命令你们从乱石带返回,像西米一样,给我把林动的飞船一个一个全部干掉。我们不怕!”

    “大神,见到西米,把我们的处境告诉她,不管她回不回来,像她要箭形飞船的设计图,优点要学,以后打伏击有用。”

    “是!大神明白!”

    “升级机缘号吧!我现在给你们授权!”雷森把一系列的权力授予下去,回到生活舱。

    “约瑟芬,你现在在武弃星吗?”

    “不,我在回安康星的途。雷森,我发现我接了一个赔钱的活计,生活垃圾处理费用高得要命。我开始怀疑我不适合做流浪人了。雷森,我也想把垃圾扔到你的地盘上去。真的很想!”约瑟芬抱怨的话雷森只是笑笑。

    “我需要你的帮助,我要注册一个物质分解回收公司,在安康星。你能帮我问一下需要什么手续吗?”雷森盯着腕脑屏幕。

    约瑟芬张开了好漂亮的小嘴,一双蓝眼睛闪烁不可置信的目光,“雷森,你有足够的星币吗?注册费用可是要十万星币的,还要两艘回收船。而且要求必须是真正的星际流浪人出身,在注册的星球上拥有恒产的人才能注册的。这些,你都有吗?”

    “恒产?”雷森想起马其莫强行卖给他的大院子,以前由于视力不好,没有细看,那就是他的恒产了。“有,我在安康星上有一个院子,很大,应该可以。”

    “哇噢!雷森,你有恒产怎么还能做星际流浪人?星际流浪人是不能有恒产的!噢,神哪!雷森,你是怎么做到的?”约瑟芬夸张的叫了起来。

    “我?呵呵,我也不知道。麻烦你了,约瑟芬,帮我问一下,顺便帮我定一艘回收船,能用就好,主脑要好,最好是没有种种权限设定的主脑,对要那种能听我的,打个对方,我要他装什么他装什么,我让他打谁他打谁。如果满足我这个条件,其他的可以弱化。船可以不要太好,主脑一定要好!”

    雷森想了想,又道:“再顺便帮我买几个种植智脑,机器人也行,还有各种种子和一些有关于地球的书籍资料。麻烦你了,约瑟芬!”

    “不要说麻烦!雷森,我们是朋友,你是我约瑟芬的朋友!不过,也确实麻烦,有关地球蓝星的书籍很少,就是有,想阅读也需要权限的。我会想办法,看看我父亲的老朋友那里有没有。”

    约瑟芬歪了一下脑袋,“好像,安康星对我来说是个麻烦,只是小麻烦,不过是有几只苍蝇嗡嗡叫而已。而你,我听说了,李安他们注册的物质回收公司第一是武弃星上的钢铁,第二就是对付你。噢,你很快就会有麻烦。”

    雷森笑了,“约瑟芬,谢谢你好心的提醒,我现在就麻烦不断了。我们华族有句话说的很好,臭虫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现在,爱谁谁,谁想找我麻烦我都接了。”

    “雷森,你真的很有男人味道!我爱你!”约瑟芬笑得眼流波,对着屏幕亲了一口,“你要的我会尽快帮你办好,最麻烦的是主脑,你要的是能听你的智脑,这个很难办,还好你只要这一条,我会找人帮你写一个智脑。权限模糊,只能暂时用用。好了,亲爱的雷森,再见!”

    “再见,亲爱的约瑟芬!”

    雷森摸了一下脸颊,自语道,外族女人,真让人受不了!“

    雷森进入空间,把青菜,水果大量的摘下来,然后带出空间。

    雷森进入空间没有多久,手里拿着一个沾着泥土的青菜愣愣的跑了出来。空间又“升级”了,他又被无情的赶了出来,而那些机器人却没有和他一样,像扔垃圾似的,被空间扔出来。空间“升级”时,只排斥他一个人。

    雷森转动了一下眼球,眼前不再模糊,空间这一次升级,让他的视力恢复到正常水平。而他的听力却是空前的敏锐起来,让他好不适应。

    身体的麻痒感也比以前严重了许多,皮肤上渗出一层微粘的汗珠,这是第五次。

    第五次,他不知道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力气大了,听力提高了,视力也恢复了。对他来说,全身都提升了一次。就是这样,在星际间,他也挡不了一发激光炮。

    力气真的大了,这一段时间,他放下了锻炼,但是手指稍稍一拈,青菜就被拈成两段掉到地板上,手指上多了一股绿色的汁液。

    他需要好好适应身体的改变。

    这一次,雷森知道了空间“升级”和种植有关,他庆幸他提前让约瑟芬给他购卖一些种子。

    种种的不如意带来的焦躁的情绪,随着空间升级这一件好事得到了缓解。雷森低下头忍着麻痒盘算下一步的行动。

    他不是林动的对手,更不是那个不知为何对他变脸的秦昭的对手。对撼,那是自不量力。只能使用一些其他的办法。

    雷森这一站就差不多是一天,一动不动,等身上的麻痒感减轻,他抬动脚步,“哧啦”一声,流到脚下的汗液把他的鞋子和地板粘到了一起。

    试着进入空间,空间的升级还没有结束,他试了两次都没能进去。

    在卫生间里,他把身上的衣服扯下,用水把身体浇湿,挥动两个手掌狂搓一通。

    飞船上的生活用水,是捕捉氧分子和氛分子合成的水,得来殊为不异,不得不节省着使用。自从黄鱼和佘曼上了船之后,生活用水更是紧张,而他却不能明目张胆的把空间里的水带到船上供他们两个使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