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愣了一下,他买的没有违禁品啊,雪茄,红酒,牛肉罐头,哪一个能称得上是违禁。雷森百思不得其解,难道他这个星球上也有仇人不成?不可能啊!

    莫非是那黑心果?

    雷森把身穿制服的稽查人员迎上飞船,带着笑容陪着他们全船检查。以星兽的能耐,他一点也不担心会被坑了。坑了他,对星兽也没有好处。

    他尽量的替星兽拖延时间,拆开雪茄,一人献上一支,好话多讲,先在分解回收舱呆了五分钟,然后去了储藏舱,一边笑脸陪着,一边询问到底什么东西是违禁品。

    那些人告诉雷森,黑心果除了少数几种原生兽爱吃之外,它还能让一些强大的星兽敛却伤口,其提炼品,是星兽的疗伤圣药。

    “噢!”雷森瞪起眼睛,这个信息让他挑起了眉头,难道星兽受伤了?它要这些黑心果是为了疗伤?

    有可能!黑心果很有用,雷森霎那间多了许多想法。

    也许他可以和那个星兽好好谈谈,当成一门生意来做。

    雷森陪着,旁敲侧击,知道黑心果是一种树的果实,生长的时间年头越长,对星兽的效果就越好。而且这种果树很难存活,对生长的条件很苟刻,只能在一种叫黑刚晶的砂壤上才能生长,而这颗宜居星黑刚晶分布的很广。

    只是黑心果对人类的作用不大,从人类占据这个星球后,大量砍掉黑心果树,换种上对人类有用的植物。现在星球上的黑心果之所以还有,是因为星球的生物协会力争下,为了那几种原生兽留下的食物。再加上黑心树在星球上生长极其容易,星球对它的管理不像以前那样,有一些农场把它当成的道行树。黑心果不过是副产品,得以在星球上大量出售,给那些重口味的人当另类饮品。

    这些信息很有用,雷森都记在心里。

    检查到动力舱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十分钟,雷森的耳边响起那个阴冷的声音,“让他们随便检查吧,人类小子,你做得很好!我很满意!”

    雷森一惊,他看到其他几个人都很正常,似乎没有听到那个声音,松了一口气。

    检查结束,雷森给他们每人送上两盒上好的雪茄,说出自己对黑刚晶很感兴趣,那么神奇的土壤,他一定要研究研究。还有,他问清了,带多少黑心果才不算违禁,十公斤。

    黑刚晶砂壤,外面都是,鉴于没有查到大量的黑心果,雷森的态度又很热情,做人也到位。稽查人员给雷森指出不远处有一片无主的荒滩,可以随便取。

    雷森当即又让机器人搬了两箱雪茄给他们送到悬浮车上,对着他们下令,架回收飞车出动,去拉车黑刚晶砂壤来。

    稽查人员有些不好意思,两一直等着架飞车飞回,这才离去,他们还给雷森留下了通联方式,欢迎雷森下次再来,如果有麻烦,可以找他们。

    雷森来到休息舱,一进去,他看到一个年轻的黑衣男子站在角落里正用冰冷的目光打量着他。

    “你要黑刚晶砂壤做什么?你想自己种黑心果吗?”黑衣男子开口直奔他关心的话题。

    雷森笑笑,拿出一根雪茄,“抽不?”

    黑衣男子伸出两根手指,做了一个夹烟的动作,“你不怕我?那就来一根!凡人的东西比修士的让我喜欢!”

    雷森把雪茄夹掉茄帽,轻轻放到黑衣男子的指缝里,替他点上。自己也平静的点上一根。

    小小的休息舱里一时间充满了雪茄的香味。

    雷森吐出一口白烟,“怎么称呼你?你要是喜欢雪茄,我可以再出去多买几箱,雪茄不是违禁品。”

    “叫我狂天老祖!这东西,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给我来几箱。”

    雷森爽快的答道:“狂天老祖,没问题。我出去就办,几箱哪行,十箱,再加上十箱红酒。”

    狂天老祖没有接雷森的话,“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拉回那么多黑刚晶砂壤做什么?想自己种吗?”

    雷森没有否认,“既然你这么问了,我也说实话,我想试试。就是种不出来,只要你愿意,可以把我这里当成一个渠道,我帮你到这里购买黑心果。”

    狂天老祖简短的说道:“我知道了。”

    然后是沉默。一根雪茄抽完,狂天老祖扔给雷森两个镯子,一红一黄,“修士的空间镯,给你了。”

    雷森把两个空间镯收起来,“谢谢,虽然我不知道如何使用,但我还是对你说声谢谢。”

    “想用?”

    雷森点头。

    “坐下!”黑衣男子冷冷的说道。

    雷森犹豫了一下,见黑衣男子用冰冷的眼睛看着他,笑了一下,“我想你不会害我,如果想害我,早就要我的命了。我信你!”

    雷森转过身,背对着黑衣男子,盘腿坐下。

    黑衣男子手多出一个闪着紫光的圆珠,声音依然冰冷,“张嘴!”

    雷森一张嘴,黑衣男子就把圆珠弹到雷森嘴,圆珠一入雷森的口,顺着喉咙就朝下滑去,带着一股辛辣和火热。

    一只手掌重重的在雷森背上拍打起来。

    “闭目,全部注意力都集到筑田开脉丹上!”

    雷森依言闭上双眼,竭力的让自己不去多想,他在赌,赌狂天老祖对他没有恶意。他已经表达出自己的善意了,愿意替狂天老祖购买黑心果。他也感觉到狂天老祖对他没有明显的恶意,一根雪茄抽完,他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危机感产生。

    他在赌,因为他看到人类能在真空战斗后,他心里就有一股冲动,他也要像那些人一样,肉身能在星空横渡。

    他在赌,赌自己的运气。他记的星兽——狂天老祖说过的话,如果要伤害他,第一次在黑水星,狂天已经对他出手了。

    ……

    狂天的手掌向上一提,雷森凌空而起,眼看着雷森要争开眼睛,狂天冷喝一声,“闭上,睁开你就死!”

    雷森眼皮赶紧的挤了又挤,向狂天表明,他闭上了,而且闭的很紧。

    狂天一双手掌幻化出无数个掌影,把雷森周身拍了个遍。

    雷森口喷出一口口紫黑色的浓血,面容有些扭曲,狂天一声冷哼,“忍着!”

    雷森感觉到全身都像在开水一样,滚烫难忍,那个珠子,被狂天称为开田筑脉丹的东西在狂天的手掌拍打在,在他体内快速的移动,每移动一寸,他都感到身体像被厉刀分割一样,痛疼难忍。

    狂天一掌拍在他的头顶上,他的脑子嗡的一声,像是一万发炮弹一起在他脑海启爆了一样,轰隆隆巨响不断。他撑不下去,脑袋歪了歪,昏了过去。

    “哼!空有一副空间和雷属天赋,却是如此不堪。庆幸吧,人类小子,庆幸你遇到我了,不然,你就是不世天才,也只能活几百年,然后昏然死去!”

    狂天又一掌拍在雷森的心脏上,接着小腹,眉心一一拍打!

    “咦!居然还有其他的天赋……”

    ……

    雷森醒了过来,他感到眼皮很沉,努力的睁了几次才睁开一条缝,浑身的骨头像碎了一般,让他疼得哼出声来。

    “醒了,醒了就滚出去,让你的船离开黑刚晶星!”

    “狂天老祖!”雷森爬了几爬,身体又倒在地上,苦笑一声,“狂天老祖,我好像很难起来。”

    “没用的人类!张嘴!”

    雷森张开嘴巴,一颗黑色的珠子从空间突然出现,迅疾的闪入他的嘴。

    珠子一入嘴既化,在喉间化成数股热流向他的周身流去,浸润修复他受伤的身体。

    两分钟后,雷森还躺着不动。狂天的声音再次不耐烦的响起来,“滚出去!”

    雷森强撑着身体,爬到舱壁边上,试了两次才勉强扶着舱壁站起来,“狂天老祖,我这是变好还是变坏了?我怎么感觉很不好!”

    “引气期层!老祖我出手,你怎么会变坏,记住开田筑脉丹在你体内运行的路线,以后你就按照那个路线修炼。空间镯里有修炼的功法,《雷神法典》和《空空化境》两门都是你们人类修士修炼的,都给你了。你到引气期五层后,可以试着修炼,哪门契合度高,你就偏修那门。滚!”

    雷森疲惫的眼睛一时间亮了起来,“再麻烦老祖一次,空间镯怎么使用?”

    “真麻烦!用你的神念,引气生神念,筑基化神识,这你都不懂。出去,不懂你就别修炼了!”狂天老祖声音蕴含着滚滚不断的怒气。

    雷森知趣的闭嘴,扶着舱壁喊了一声,“给我开门。”

    舱门打开,雷森扶着舱壁一步步挪出去,等他挪到操控室,身上出了一顿臭汗,松开一只手,抹了抹脸上如水浇一般的汗水,长吁一口气,稳了稳神,慢慢的挪到船长椅上,痛苦的闭上眼睛。

    他怀疑自己身上的肉,筋脉和骨头都断了一遍,又被狂天以通天的手段给续上了,不过没有续好。

    “主人?”钩蛇号主脑担心的问了一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