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道:“我明白!”

    因为有事情,雷森没有进入空间,他通知鬼车号,停止向乱石带进发,等候通知。鬼车号上的两架激光炮,智脑都是俘获的。

    等了十几日,终于有两艘船外绘着一架天平的飞船降落在星球上。

    雷森快步走出去,身着防护服去迎接从两艘船上下来的几个身着制服的人类。

    “你们好,我是盘龙九鼎公司的负责人雷森。欢迎你们,你们来了,我也就清白了。”

    “你好!”对方领头的是个一头卷发的年人,“我们会公正的调查。流浪人的生命不容随意践踏!”

    面对严肃的一行人,雷森脸上带笑,“是,流浪人的性命不容随意践踏。我相信!”

    这一行人分散到艘船上,开始查看。

    雷森要陪同,被他们赶了回来,很不客气的警告雷森,不要干扰他们的调查,他们要公平公正的取证。

    雷森回到西米号上,坐在船长椅上,等候他们调查的结果。

    他们调查完毕,又有艘飞船在星球上降落。

    雷森被叫到流浪人公义院的飞船在,在一间色彩单调的会议室里,雷森见到了艘飞船的船主,都很年轻,是他们攻击了钩蛇号,雷森把他们的相貌都记了下来。

    位船主对雷森怒目相视,雷森回以淡淡的笑意,把目光转向正座上位身穿制服的人员,想听到他们都调查到了什么。

    卷发年人严肃的打开面前的智脑,“现在,我宣布调查结果……”

    “……以上种种迹像表明,盘龙九鼎公司在此事件没有疑点,因此我们经过合议,此事与盘龙九鼎公司无关,即日起,盘龙九鼎公司可以恢得一切正常的商业活动……”

    “不可能!”位船主正的一个拍案站起,“我们当时两艘船追他,我退回去了,结果另一艘船就再也没有回来,不是他是谁?”

    “安静!”卷发年人稍稍挑起眉头,看着拍案而起的年轻人,“你在质疑我们流浪人公义院的调查结果?”

    “我不服!”年轻人冲着卷发年人吼了起来。

    “你呢?”年人看向雷森。

    雷森皱了皱眉头,“我有一个疑问,你们调查期间我的损失谁来补?”

    年人眼睛瞪了起来,“你要损失?”

    雷森微微叹息一声,“我的公司注册的没有多长时间,第一艘船一直跟着我,第二艘的主脑在安康星上买的,第艘也是在安康星上买的,然后我才注册的公司。虽说我可能有些程序暇疵,但是之前我一直是星空流浪人的身份,我心一直向往公义。如果不方便,那就算了,我相信你们是公平的,因为你们的船上绘着天平,我理解他的含义。”

    拍案的年轻人跳了起来,“你放屁,你杀了人,你还想要公平!”

    雷森冲卷发年人无奈的耸耸肩,“看来,他们不相信你!”

    卷发年人把十指交叉起来,放到了桌上,冲年轻人冷冷的说道:“马鸣风,你是在质疑我们流浪人公义院吗?”

    名叫马鸣风的年轻人梗起脖子,“我,我不信!”

    “很好。雷森你刚才的话没说完,你继续说。”年人的两根食指搭在一起,竖成一个角形,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雷森快速的扫了年人旁边两个一直没说话的人一眼,看他们脸色都严肃起来。

    猛然,雷森笑了笑,“既然让我说,我就不吐不快了。我这边有证据,当时他们两艘船是逼着我,我出于忍让,退到乱石带深处,我相信你们看了我的证据就知道前因后果了。”

    雷森把自己的腕脑取下,是名为雷神的那个,雷森让西米把狂神留下来的资料做了处理放到里面。

    年人示意,他左边的一个人过来接过智脑,连接上屏幕……

    声音和图像放完,雷森面带痛色的说道:“后来我们就东绕西绕躲过追击我们的飞船,回到了当前的星球。至于那艘船哪去了,我真不知道。要是我知道他会遇到不测,我会救他的!”

    年人看着马鸣风,“你还有话说吗?退去的那艘船是不是你的?”

    “是!”年轻人梗着脖子,大声嚷道:“就是他杀的,除了他没有别人!”

    年人面色不变,又对雷森说道:“你接着说。”

    “这个事过了我以为就过了,没想到他们竟然纠结成伙,对我名下的飞船钩蛇号痛下杀手,幸亏钩蛇号的主脑机灵,拼着损伤赶了回来……他们给我了六千星币的赔偿,我就想啊,算了,我也做过流浪人,都不容易……”

    雷森的声音高了起来,“现在,我为了证明清白,艘船停在这里近地球月半个月,我是公司,我的损失,我想请位考虑一下,是不是该给我补偿。损失我也算了出来……”

    雷森给出一个十万的数据,卷发年人笑了,“就这些?”

    雷森叹息一下,“都是流浪人,都不容易。其他的我不想要了。”

    马鸣风指着雷森,“你……”

    年人起身,“你们先出去,案情出现变化,我们要重新定性和判定。”

    雷森先起身,真诚的说道:“给你们添麻烦了。”

    雷森看着人走出去,回头对个对他怒目相向的年轻人笑笑,然后转身,向舱门走去。

    一个年轻人叫道:“你别走,我要和你理论。”

    雷森理也不理,一脚踏到舱门外。

    马鸣风从舱门里扑出,挥起拳头向雷森后脑上砸去,雷森一转身,揸开手掌攥住对方的拳头,手腕轻轻一抖,把马鸣风抖回舱内,砸倒正想出门的另外两人。

    “你,你打人!”马鸣风一脸震惊,他知道自己的情况,用过基因药剂的他,全力一拳千斤,没想到雷森只是轻描淡写的一接,再一抖就把他扔了出去。

    “船上有监控的!”雷森微笑着说道。

    另外两个年轻人面色不善的看着雷森,雷森提高了声音,“我控告他们意图人身伤害!”

    卷发年人的声音很快的响起,“知道了,我们会考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