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要把领地建成一个大大的苗圃,武弃星清理掉垃圾后,他再发一笔绿化的财。这几年,他要把领地全部铺满绿色,见缝插针也要种上树木。

    育林,尽最大的能力育林!

    雷森不但要把土地种上树,山上树上树,同时他把目光投向了满是垃圾的海里,清理出垃圾,从其他地方运土填海,他称之为扩陆计划。

    他要把垃圾清理出后,运来的铁块都投向海里,一点点的扩大陆地,同时也解决大量铁块占地的问题。

    他提前生产出来的智脑都拿出来,学习了相关的技术技巧后,装到了物质分解回收设备和熔炉上,让火凤号把它们送到指定位置,把他负责的整个板块分成数段,全面开工。

    工地很热闹。雷森和约瑟芬见面聊了聊,约瑟芬很满意她当下的生活,降了相办法处理生活垃圾外,她现在没有什么烦心事。到帐的星币一个月比一个月多。现在,她已经不用去和别人谈了,会有星际流浪人主动联系她,洽淡铁块的事情。

    给瑟芬轻松愉快的走了,雷森也很满意当下的情况,不用贩卖分解出的物质来获得星币。

    他现在需要大量的物质来建飞船,已经有一个飞船主脑被西米植入忠态系统,需要建造属于自己的船体。

    雷森让钩蛇号返回,常丽的船已经建成,除了钩蛇号,那边还有艘飞船。

    雷森在玻璃房里接到秦昭的通联,秦昭要举办一个酒会,邀请雷森出席。

    雷森知道答应了,尤其是知道秦昭准备调解他和郭建城之间的误会时,非常愉快的答应了。

    误会!雷森眼睛变得凌厉起来。

    雷森坐在来接他的飞船飞到外太空,通过铺着红毯的廊道进入秦昭平是呆的巨大的商务飞船当。

    飞船上已经有不少人,雷森不认识,从机器人侍者托着的托盘取了一杯红酒,找到一个靠窗角落,一边透过舷窗看着灰色的武弃星,一边慢慢的咂摸酒的滋味。

    “雷森!”一个男人走到雷森身后,开口叫出雷森的名字。

    雷森转过头,打量一下来人,年男人,华族脸,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袋口上插着红色的手绢。

    “你好!你认识我?”雷森略显惊讶!

    “我叫林动!”年男人站在雷森旁边,“武弃星很迷人,不是吗?”

    雷森微笑着,“我赞同你的观点。”

    “林重是你杀的!”林动扭着头,注意看着雷森的表情。

    “林重死了吗?”雷森一脸的惊讶,“喔噢,什么时候?你怎么能怀疑我?”

    雷森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确定,你现在这里是清醒的?”

    “我有证据。林重死之前,给我发过通联,他说就在这颗星球和你战斗过。”林动脸色一直没有什么变化。

    “回头我给别人发个通联,就说你欠我一亿星币!荒唐!”雷森不屑的说道。

    林动笑笑,和雷森手的酒杯碰了碰,“祝你好运!”

    这是威胁吗?雷森看着杯不多的酒液在撞击后剧烈的晃动。

    他笑了,他是修士,有的是手段要人性命,也许……

    雷森扫了一眼场,找到他的目标,那个脸稍长,长着角眼的年轻男人。他就是郭建城,那个杀了他好几个手下的人。

    雷森走过去,他知道这里有很多监控,只有有肢体接触就会被怀疑。

    他淡淡的笑着,眼睛前视,从郭建城的身后走过,猛然间把神念凝聚成一线向郭建城的头部攻击过去。

    郭建城一个发呆,两秒后,忽然抱头倒在地上,嘴发出混乱的音节。

    雷森摇了一下明显发昏的脑袋,神念攻击对他来说殊为不易,伤害了别人,他自己也会难受上一阵子。如果神念变成神识,就会好上很多。

    雷森脸色发白,把杯的酒液喝掉,慢步走到旁边的侍者跟前,把空酒杯放下,复又取了一个盛着酒水的玻璃杯。

    身后乱了起来,雷森稍露出惊讶的神色,转过身去,看着几个人围着倒地发出呵呵声音的郭建城。

    看了一会,见有人过来把郭建城抬下,一脸痛色的摇摇头,走到另一边坐下,一边欣赏旁边的一盆蓝花似的植物,一边注意着周边的动静。

    酒会很快开始,秦昭一身黑色西服出现在升起的高台上。

    “大家好,谢谢大家光临今天的酒会。通过与你们的合作,武弃星已经改变了许多。下一步,我希望大家继续努力,让一颗宜居星在我们的手重生!我们的家主……”

    雷森面带笑容听着秦昭讲话,这是鼓气的讲话,现在有些流浪人觉得埩不到钱,不合适,已经离开,主动违约了。秦昭这是担心有更多的人违约,会拖慢计划进度。

    酒会上几乎无人主动和躲在一边喝酒的雷森打招呼,雷森也不主动和任何人说话。

    酒会结束,雷森准备离开,被机器人侍者礼貌的拦住,“雷船主,秦昭有请。”

    雷森点头,“头前带路吧。”

    雷森踏进一间装饰豪华的舱房里,一眼看到秦昭和林动正坐在沙发上。

    秦昭抬了抬手,“坐!”

    雷森面对这种失礼的举动,脸色稍有不快,但很快的掩去,坐到秦昭的另一边,淡淡的开口道:“秦先生,有什么吩咐?”

    “郭建城死了。我本想当一次和事佬。看来是不用了。他死之前,你从他身后走过,刚走过,他就抱头倒地,雷森,我需要一个解释。”秦昭目光凌厉,看着雷森。

    雷森笑了笑,“我能有什么解释。莫非,你怀疑是我杀了他?”

    “嗯!所以你要给我一个解释,不然你就有嫌疑。”

    雷森不在乎的说道:“那就报案吧,让法律来说话。既然秦先生怀疑我,为了自证清白,这个案我来报。”

    秦昭叹了口气,“不用了,我只是说说。林总,你有什么话要说?”

    林动面无表情的说道:“没有,郭建城死在这里,我需要的只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正在找!”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