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笑着说:“院长,已经好了。让老院长你记挂着,实在是惭愧!”

    老院长呵呵乐道:“好了就好,你们每个人我都记着,这里是你们的家,有空记得回来看看。”

    老院长把雷森让到屋,一个神态安祥的老妇人端上茶水,把雷森手的礼物接了过去。老妇人是老院长的夫人,雷森还记得,礼貌的向她致谢。

    坐下后,雷森陪着老院长聊了一会天,老院长就让雷森稍等,他走进屋,不一会搬出一个小的整理箱。

    老院长对雷森道:“整理了一下仓库,找到了不少的东西。这是你的,你看看,如果你想找到你的亲人,也许这里面就有线索。”

    雷森没有打开整理箱,语气淡然,“随缘吧,能找到固然好,不能找到的话,也没有什么可计较的。老院长,我向你打听一件事情,你老见识广,知不知道哪个星球有橡胶树?”

    老院长沉吟了一下,“橡胶树啊,倒是稀有树种,价值不大,没有多少人记得他了。我记得在八歧星有,那也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还能不能见到不好说了。”

    雷森记下了这个星球名称。又和老院长聊了一会,接过邀请函,提着整理箱告辞出来。

    雷森走出孤儿院,回到火凤号上。

    八天后是孤儿院的千年庆典,雷森既然来了,也准备参加完庆典后再去修士坊市用湮土交换炼器的材料。

    雷森把整理箱扔到空间里,没有打开。他试着在飞船上修炼,感觉尾淼星的灵气非常的少,不适合修炼,就去给撅着嘴表示不高兴的西米买了几件样式不错的裙装,见西米笑了,才进入空间修炼。

    孤儿院院庆当天,雷森掐着时间从空间出来,换了一身新衣服,正准备走下火凤号,星际传链突然从他体内飞出。

    狂天老祖怒气冲冲的声音在雷森耳边响起,“人类小子,我给你的星际传链为什么到现在才能联系上?”

    雷森不爽的回答道:“你问我,我问谁去?你丢下空间镯,星际传链就跑了,我连炼化都不知道该怎么炼化,现在能用你不觉得是个奇迹?”

    狂天怒道:“那是你笨!跟我没关系!人类小子,听着,我现在需要黑心果,年头越长越好。说,什么时间能给我准备好?”

    雷森极度不爽,不管狂天能不能看到,翻了一下白眼,“我欠你的?”

    “你敢跟我这么说话,信不信我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雷森在舱门前站住,“别威胁我,老家伙!我告诉你,我现在需要去寻找炼器的材料,还有灵药灵草类的灵植。我很忙的,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你让我怎么能全心全意的帮你?”

    狂天有些震惊了,“你现在引气期五层了?”

    雷森懒洋洋的说道:“是啊,是不是很慢?老家伙,我正准备去坊市,看看能不能求人家给我一套炼器材料大全,灵植大全之类的东西。我穷啊,和你不能比啊!”

    狂天半天不语,雷森怕暴露星传链,站在舱门前没有动。

    “在人类修士,你是个天才!你去给我弄黑心果去,你要的东西,我给你准备。”狂天想了想又道:“尽量的要年头长的,年头短的,没有效力。”

    雷森脸上露出笑容,“狂天老祖,这算是交换吗?”

    “算是吧!”狂天又怒了,“你还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啊,你手里要是有材料,麻烦你帮我炼制根闪灭钉。还有什么制符大全啊,炼器手法大全啊,阵法大全,丹方大全的,都给我弄些!”

    “人类小子,你去死!半个月后,我会联系你,尽快!”

    雷森耸了一下肩,“不可能,两个月以后吧,我现在在尾淼星,明天才能离开,十多天,除非我会乾坤大挪移。”

    “你可以去修士坊市走星门传送。算了,你也没有灵晶,走不了。尽快!两个月后我会和你联系!”

    星际传链掉在雷森手,雷森念头一闪,星际传链眨眼间变小,在他的手掌消失。

    雷森下了火凤号,操控室里,西米的全息影像俏脸板了起来,“敢骂我老公,等着!”

    孤儿院外,雷森出示了邀请函,进入在院子里。

    院子里人很多,有老有少。有穿星兵制服的年轻人,大都是二十来岁,肩章有兵,也有下士。雷森扫了一眼,穿军装的军衔最高的是一位年男人,上校军衔。

    其他的人,有游离在外围的,一看就是混得不如意的人,也有衣冠楚楚的上层人士。这些人五成群,聊得热烈。

    没有人搭理雷森,雷森也不想结识这些人,就走到竹林边的长条椅上坐下,欣赏着旁边的角竹。

    “雷森!嘿一!”雷森转过头去,看到两个年轻人肩并肩向他走过来。一个穿着少尉军服,一个是普通的衣服。

    他认出两人,都是他在孤儿院一起长到十二岁的朋友。少尉叫元仇,另一个叫尹少松。

    两人和他的关系都还不错,这个他打个引号,是雷森的前任。

    “元仇,尹少松!好久不见!”雷森站起来,笑着向两人打招呼。

    “怎么在这坐着?尹少松不见外的用手摸了摸雷森的衣服,“质地不错,发财了?”

    雷森有些不习惯,应道:“没有,还是哪样,开艘破船在星际漂呗,漂到哪是哪,反正我们是无根的人。人太多,我在这里坐坐。典礼一会就要开始了吧?”

    元仇点了点雷森,“你还是那样,少言寡语!坐吧,我们聊一会。”

    雷森让两人坐下,他坐在了两人间。

    尹少松开口道:“元仇现在混得不错,都少尉了。雷森,你呢,你不会真的还是那艘破船吧?”

    雷森淡淡的笑道:“换了。你呢?”

    “我的,还是那艘,刚还完贷款,再次回来参加院庆,想找一个机会,下次去哪里,我还不清楚。”尹少松的神情有些落寞,“星际流浪人就是要饭的乞丐,一身穷皮不好脱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