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又道:“我也顺便打一下广告,我除了出售能量块,我手还有存量不少的完美级物质,各种分解出的物质,生活类的,如果哪位想和我长期合作,可以通联我。另外,我手还有大量的钢铁,有需要的可以找我谈,谈话前,请报上尾淼星孤儿院,有优惠!”

    台下一阵哄笑。

    雷森想了想,“我说这些,是想告诉外面的小院友们,生活只要你去争取,你就有灿烂和光明的未来!希望不熄,光明永在!谢谢大家!”

    雷森向侧后退了一步,腰弯下去,鞠了一躬。

    掌声四起,雷森直起身子,脸上的笑容变浓,高举起手,在雷鸣般的掌声,挥动着向台下走去。

    走下台,雷森拿出提前预备好的名片,和台下几个“土豪”们交换。在这个气氛下,没有人会拒绝雷森。就是王天奇老爹也悻悻的拿出名片和雷森交换了一下。

    雷森说出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在场的人没有人再小看他。雷森无依无靠,如果雷森说的是真的,雷森在他们眼就是一个很有商业天赋的年轻人,再过几年,说不定,雷森真要和他们平起平坐了。

    这里面有一半的人是华族,他们深记住本族一句处世箴言:欺老莫欺少。

    只要年轻就有无数的可能。况且,雷森捐款已经证明了他有那个能力。

    交换了名片,雷森朝几位一抱拳,歉然道:“在这里向各位前辈道个歉,我要出去一下,买些东西,另有要务要办,最迟明天就会离开。不过,各位的演讲我会向院方索要一份,回去仔细学习。”

    几个人很大度的说道:“没事,你走吧。”

    雷森又一拱手,向门外走去。王天奇的老爹仔细摸索着雪白的名片,是纸的,这种纸他没有见过,无论是光洁度还是韧性都超过了他见过的普通纸张。他手下经营着一家纸制品印刷厂,各种纸张见得多了,他能确定这是一种没有经过纳米加工的纸张,很有价值。

    他是一个商人,他敏锐的感觉到这是一个商机。商人在星币面前,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放下。他追了出去。

    雷森站在大厅门口,迎接他的是小院友们的掌声。他笑着,大声说道:“多学本事,我期待着你们长大,长大了,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可以找我,我的通联号在老院长那里,你们可以向老院长索取。”

    掌声又起,雷森走到人群间,开心的笑着。这种被人重视的感觉真的很好。

    王天奇的老子从大厅里跑出来,追上雷森,对雷森笑道:“你很受他们欢迎啊。”

    雷森见他,好心情少了一半,没好气的道:“最起码不比王天奇让人讨厌。”

    王天奇的老子讪笑道:“那是,回头我好好教训一下他,让他知道怎么做人。”

    听他这么说,雷森语气缓和下来,“你有事?”

    “有,我们去一边谈谈。”

    雷森和王天奇老爹走到离大厅不远的树林的一个凉亭里坐下。

    “我叫王光选,名下有一家纸制品印刷石,我想知道你这种纸是从哪里来的,渠道给我,我可以给你两万星币的信息费用。”一坐下,王天奇老爹就迫不及待的问及名片纸的问题。

    “这个啊,你想要?很普通吗?”雷森摸出一张自己的名片,打量了一下,除了白一些之外,没看用有什么重要的地方。

    “要!”王光选点头。

    雷森收起名片,直视着王光选,“那就好好谈谈,你准备要多少,什么价格要?”

    王光选说道:“我会直接和生产纸张的厂家谈。两万星币的信息费用不少了。”

    雷森笑了,“那你就说吧,这纸是我自产,我不喜欢屏幕看书,鼓捣出这些纸张是为了印书。价格,数量,你说。虽然你父子二人我不喜欢,但是在商言商,价格合适,我不拒绝和你交易。”

    王光选脸上的表情先是惊讶,后是惊喜,“你真有,哪我得跟你好好谈谈。”

    “价格吗,你想要什么数?还有,我最关心的是你月产量有多少,每个月能给我提供多少吨这样的纸张?更进一步说,我能不能独家代理?”王光选一连抛出个问题。

    王光选的急切让雷森重视起来,他认真的答道:“价格我先听你什么价,这种纸很难生产,需要的材料经过我试验多次,耗废了我无法的时间才摸索出来,价格低了,我自然不会同意。第二,每个月多少吨,我真不好说,如果顺利的话,十吨应该有保证。”

    “至于,独家代理,咱们单谈,你想垄断这种纸张的经营,就需要付出更高的代价。我的精力不放在纸张上面,价格合理,我可以和你签一个年或五年期的合同,独家的。你也是华族人,咱们老祖宗讲经商要诚信,合同一签,我这边巴掌大的纸片也不会流露出去。你可以放心。”

    王光选喜道:“那就好!”

    王光选盘算了一下,“这样,一般的纸张每吨千星币,你这种我给你六千,你看如何。”

    雷森心里面震惊,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摇着脑袋,“低了。”

    “千?”

    雷森摇头。

    “千一?”

    雷森继续摇头,好笑的看着王光选。

    “千二?”

    ……

    雷森一直注意着王光选的表情,看到他最后报价越来越吃力,时间越来越长。索性站起来,说道:“想独家,八千星币一吨。一口价吧,我和你签五年的代理合同,头个月每月供应你五吨,以后每个月增加一吨,到十吨为止。货物由我的船运到尾淼星,不加你运费。同意,我们就签约,不同意,就当咱们沟通感情了。”

    王光选抹了一把不曾流出的汗,长出了一口气,“可以。合同我这就让人草拟。什么时候签?”

    雷森道:“晚上,在我的飞船上,相信以你的能力能打听到我的飞船停在哪里。不要太晚,签了合同我就会离开,一个月后,或许两个月,我会把答应你的纸张运来,你也不用催我,不足的,我会补给你,我的船运输现在都是五百吨朝上,运得少了不合适。”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