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光选有些失望,他不会告诉雷森,他现在又有好几个有身份的客人相了这种纸,准备印刷自己的主张和作品。

    雷森安慰王光选,等以后有可能了,他会提高纸的产量,这才让王光选略显高兴。

    雷森此次来尾淼星,除了王光选没有惊动其他人,按照西米的要求上街买了几色布匹,选了几种稀有的花木,就回到了火凤号。

    火凤号启离尾淼星,雷森喝着自酿的葡萄酒,下一站是元仇给他指定的地方,英西星邦的边缘星,给军队送他们需要的完美级物质。

    其他的完美级物质,雷森放到了武弃星一部分,如果他赶不及,就由佘曼安排船只送。

    英元星,是这次的目的地,西米说,她去过英元星,在她还是战列舰主脑的时候。

    对于这和第一次交易雷森很重视,在接到清单后,他按照清单把清单上的物质按双倍的数目收到空间镯,数目太小,虽然对方给出的介格比市面上要高出成,扣除运输成本,与直接售给那些收购点相比,只多几百星币,真不算能挣钱。

    雷森重视的是这个渠道,既然对方现在是校,还有女儿和元仇相好,年岁应该不大,再过些年,谁能说不能变成上校,大校,将军级?

    这个时候雷森配合对方做好了,将来对方升了,也能念及今日不易,照顾一二。

    雷森管此次之行叫“雪送炭”行动。西米对他的行为举手赞同,虽然西米觉得现在星币不缺少,但是她必竟在军队服过役,对军队还有一份感情,希望能帮上军队一些忙,没有回报也可以。

    雷森喝了一杯自酿的葡萄酒,觉得口感比他买的那些打着高档标签的酒好上好几个档次,为了证实,他特意取了一瓶标价百星币的葡萄酒,倒在杯,品了品,感觉确实是。

    西米看他喝了不少,提醒他,少喝些,虽然修士能把酒液逼出体外,但是一个酒鬼给人的印象总归不太好。

    雷森举了一下杯子,不满道:“西米,我上当了,花了那么多钱买的酒,还不如我自己酿的。这帮人,都是黑心商人!”

    西米笑了,“你空间里我断定是灵力充斥的地方,一个有灵力滋养出来的葡萄酿出来的酒,和凡物能一样吗?那些酒,还有你空间里的产出的果实青菜,以后列入禁出名单,除了那些服用忠诚药剂的变异人,外人一律不得享用。因为有灵力的东西,对普通人来说,能延年益寿,驱除顽疾。你啊,是拿人参当萝卜了!”

    雷森不在乎的说道:“我倒没有觉得有什么。”

    随后,他又觉得西米说的好有道理,挑起眉头,“也是,不能便宜别,又不给我星币,干啥好东西朝外送。听你的,西米!”

    随即,又皱起眉头,“可是我空间里这种酒很多了,我自己又不爱喝酒,麻烦啊!”

    西米也皱起了眉头,“你种的葡萄树很多吗?”

    雷森点头。

    “那就铲除,留用空地种灵植。凡人的东西,少种!”

    “现在不是没有灵植吗?再说,你老说拿湮土换,人家要不要还不知道。你说是稀有珍贵的物质,还不让我和狂天透露,怕星兽们得到了,实力大增,对人类修士造成威害。”

    雷森对此一直有些微词,不论修士,不论星兽,只要让他受益,他不会按类别分亲疏远近,人又如何,他成为修士与人类没有关系。

    西米笑笑,没有说话,她知道,与其说雷森是让她,不如说雷森念旧,她在某件事情上已经做过了头,得了名头,占上了便宜,再指手划脚殊为不智。

    西米不相信l蓝依儿会那么简单,肯定像她一样觉得雷森有潜力,才想抓住不放。

    火凤号抵达英元星,依元仇所说,呼叫一个通联号,不久,就有两艘飞船飞了过来,一左一右伴着火凤号进入英元星,交割完毕。雷森见了他想见的人。

    不久之后,雷森离开英元星,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似乎他被元仇耍了,人家要一次完美级物质,几乎要用一年,因为这里无战事,飞船没有战损,只是日常维护。

    看着手小型智脑,是一连串军用物质清单,也许是为了补偿,对方给了雷森这份清单,告诉雷森,如果雷森手不急,碰到清单上的物质可以先储存起来,将来某一日也许能卖上高价。

    某一日?

    雷森甚感无趣,把小型智脑扔向操控台,意兴阑珊的说道:“存留下来,真说不定某一日有用。”

    雷森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他倒不在意这些物质的多寡,他在意的是,这些物质没有地方存放。空间已经差不多塞满,放在武弃星上,还不知道以后会有什么变故。随便找个无人星球偷偷的埋下,说不定便宜了别人。

    西米把智脑的清单记下,想说些什么,雷森已经进入空间之继续练习他的钉法去了。

    西米轻笑一声,“只记得希望和失望,却忽略了别人的好意与暗示。”

    五艘没有标志的飞船从星空深处飞出,像五只幽灵并列着向前飞进。

    它们的目标是火凤号,以及在火凤号上的雷森。

    火凤号毫无察觉,依旧保持着经济时速向着下一个目的地,八歧星。去寻找橡胶树种。

    火凤号现在配置的探测仪是升过几次级的,探测和监控的范围远超一般的飞船。

    在敌船靠近并发动攻击的时候,火凤号发现了敌船,急忙闪避。五艘船分别封死了火凤号躲闪的空间,对着它发泄火力。

    船体微震,一架激光炮被敌船的离子炮从炮台炮口打了进来,激光炮汽化,在船体上斜着开了一个大大的透明孔洞。

    火凤号上此时只有激光炮,离子炮早被雷森拿走了,以光明正大的身份与人接触,雷森不希望给人留下把柄。

    因为这样,让火凤号陷入危机当。

    西米竭力控制着船体,冷静无声的向船体各处下达一个个指令。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