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争取的就是这个时间差,要在半年的时间内赶过去,解决掉他们。

    扩音器通知,航向八歧星的客船就要启航,请前往的旅客检票上船。

    雷森脸上露出自然的笑容,从容的排队检票登船。

    客船飞起,客运站里突然闯进一批制服人员,人们才知道发生了命案,有一个富人全家被杀。

    有人抚额庆幸,好吧,又有一个无良的有钱人死了!只要是有钱的都一定无良!杀他的人一定是他的合伙人,只有分赃不均,噢,分钱不均才会钱上见生死!千刀杀的有钱人啊,千刀杀的合伙人!随后又恨恨的抱怨,为啥我就没有能让我发财的合伙人!让我发财,就是死那也是极好滴啊!天啊!

    有人叹息,残暴的暴徒啊,愿星空的黑洞把你吞吃掉吧!你们是魔鬼!不应该留存人间!死亡的魂灵,愿得一份平静,一份温暖,一份解脱,一份自在,一份洒然……愿!你们得大自由,大自在!

    雷森依然买的是包间的船票,他空身上船,找到了包间,除了吃饭就没有出去过。偶尔出来一次,也是到船舱前看看昏暗的星空和星空深处紫色红色,黄色绿色等色彩形成的光带光线。

    说是星空神秘瑰丽,见惯了,见多了,也不过是自家宅院坑头上一株过水老柳。偶有新奇发现,也不过是在靠上的位置长了一株桑树,或是谁随口吐了一颗杏核在坑沿上,无意间发芽抽叶,时伸日长,树盖重叠,再成一景罢了。

    只是这一景看多了时日,人早已厌了,不再把它当成景了。

    雷森随着人看了几次星空,默不作声,忽然,他无由来的想到,地球那一份星空是不是也是这样?想到记载地球被奴役,由不得一股气闷在胸,好久没得喷吐出来。

    他想起了约翰森,那个要狂热的打回地球去的家伙,现在混得还好吗?

    他很想和约翰森聊聊,聊一聊他们之间的共同点地球,现在要是约翰森还需要接济,他会尽最大的可能满足约翰森。他虽然是高没毕业,但是他清楚,一旦人没有追求,**便会泛滥,人生的形态也将随着慢慢的毁成一团。

    只是他的腕脑留给了西米,手上的腕脑是雷神,不是雷森,上面没有约翰森的通联号。想和西米要,又觉得就要回到火凤号上了,为了这点小事折腾有点小题大作了,遂离开,放下这件事情。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想和约翰森通联的时候,约翰森正在两个保安的监视下收拾东西,他被许氏矿业开除了,理由是他的设计没有价值,公司不养白人。

    “没有价值!”

    “不养白人!”

    ……

    约翰森头脑里轰轰响着的都是这两句话,没有价值把他整个人都否定了,后面那一句倒不觉得多么剌耳。

    刘东良走到门口,敲了敲门,约翰森没有抬头,刘东良又敲了两次,只到一个保安恶狠狠的搡了约翰森一把,约翰森才慌张的抬起头来,“娃姨?啥事?”

    “我,刘东良。同事一场,过来送送你!”

    约翰森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谢谢你。”

    “我请你喝酒。”刘东良道。

    约翰森稳了一下心神,深吸了一口气,问刘东良,“我的脸色还好吗?”

    “嗯!实话说,差!但是还能看!”

    “好吧,好吧!去他娘的设计!走吧,走吧,你说的,请我喝酒,现在就走!哈哈,我都等不及了!”约翰森狂笑起来,捉住刘东良的手臂,“走,什么有价值,酒才有价值!走,老子干他个有价值的东西去。”

    刘东良指了指约翰森收拾的八八东西,“这些东西,先搬走再说。”

    “不要了!都不要了!没有价值的东西就是垃圾!垃圾!”约翰森发起了疯,把收拾到整理箱的东西都扫到地上,曾几何时,他曾经对跟随他的手下说过类似的话,“你的设计就是个垃圾!”

    两名保安上来控制住他,刘东良弯腰捡起一个小型智脑,把整理箱扶正,把东西都放到整理箱。放了个大概,叫来两人,把几个整理箱都搬了出去。

    约翰森又丧起气来,他不知道离开许氏自己还能去哪?他去过的公司不会再要他,每到一处他和上司闹的总不愉快,他一起在修正自己的的性格,努力的适应职场生活,可是最终他还是以失败收场。

    就如同华族人所说,他人生的小方桌上,摆的不是稿,不是模型,不是画作,不是成就!摆的是一桌子杯子!也许,他的人生就是一桌杯具。

    刘东良过来拉走了约翰森,他只是想送送他,他深知约翰森的本事,对飞船能一眼看透的人不少,但是能对各类飞船了如掌纹的人不多,至少在没有见到约翰森之前,他没有见到过一位,包括那几位坐在公司高位上的技术高管们。

    约翰森设计出来的奇奇怪怪的东西,在经历过星际生死战的刘东良看来真要能生产出来,绝对是战争利器,比现在所用的武装采矿船好用的多。可惜,他职位不高,也是调入总部不久,有心无力,说不上话儿。

    小酒馆里,约翰森喝着酒,少有的沉闷着。

    刘东良陪着,忽然问道:“你是不是在为你的生计发愁?”

    “嗯啊,我在想,还要不要坚持自己的设计理念。你知道,我一向都是很固执的,关于我的设计。”约翰森把酒杯顿在桌子上,提高了声音,“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我的设计,它们根本不是垃圾!”

    酒馆里的客人不多,纷纷看了过来,刘东良忙示意约翰森压低声音。

    约翰森理智未失,悻悻的捉起酒杯,一口干净杯里的残酒。

    刘东良理解约翰森,像约翰森这样不知变通,除非能得到上司的真心信任,不会经营人际关系,只顾埋头技术,到哪里也呆不长。

    他也理解约翰森的担心,担心把时间都用在毫无意义的找工作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