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提着两箱湮土,走进飞梭,飞梭里已有人,这人一女二男,女的盘着高高的圆月髻,见雷森短头发,手提着两个箱子,又穿着一身的长袍,显得不伦不类,哼了一声,低下眼睑,不再理会。

    那两个男人也是,只看了一眼,多看一眼就再无兴趣。

    雷森老老实实的寻了一处离人较远的地方,把箱子随手扔在一边,盘腿坐下,学着人的样子,眼睑下垂,练起闭口禅来。

    随后又陆续上来五个人,女两男。接待的那位才进来,操控着飞梭飞向仙音星。

    飞梭在仙元星上停定,雷森看着梭里的人互相警惕着,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向梭外走去,觉得很有意思,这感觉像是随时都会作上一场。雷森最后一下走下飞梭,接待的人提醒他,可以去询问物品的价格,然后再交易。

    雷森谢谢这个人的好意,物品的价格他一定会去询问的,他不会稀里糊涂的把湮土卖出去,虽然湮土对他来说不珍贵,可以当泥土一样对待,可他不想被别人当傻子一样糊弄。

    飞梭就停在坊市门口,一个大牌坊,上书几个浮光大字,“仙音坊市”。左右各有一联,“仙仙仙仙音渺在九天外”,“易易易易法始于一箭内”。

    雷森来不及品味,直觉这联做的不怎么样,似乎拘了一些,不如书,万万法万万人万万成仙,一一求一一得一一自在。

    脚步靠近牌坊,雷森感觉像是行在软泥一样,每一步都很吃力,只到他腰间的腰牌发出浮光,与牌坊上的字相呼应,他才感觉脚下一轻,连忙急行过牌坊。

    好神奇的地方!

    雷森回头看了一眼牌坊,这一边是另一番情景,如同全息悬屏,上来竖着垂下一条条字条来,全是坊市交易的规矩。

    雷森记了几条,觉无用处,就提着箱子向前走去。

    整个坊市像他的空间一样有淡淡的雾气生起,不过只是浅浅一层,脚一踩下就能扑散,比不得空间里漫天都是。吸了一口,都是灵气,但和空间也无法相比。

    左右两边是一些个店铺,店铺前的空地上有零散的人摆摊。雷森没有灵晶,不敢上前探看那是些什么天材地宝。

    他找到询价的地方,拿出一盒湮土,得到十低级灵晶的价格,市场交易在十五低级灵晶,急需者十五十低灵也有可能。

    询价的费用正好十低灵,雷森把湮土送给了对方。

    对方大方的受了,告诉雷森,这种地宝炼制出的法器威力加成极是厉害,只是使用不好法器之灵日渐凶厉,有反噬其主之虞。

    受了雷森的湮土,雷森就在询价处的门外打开一个箱子,拿出一个纸片,向询价处的人借了纸笔,在上面写着,“湮土!纯度百分之六。法器威力加成之必备材料!”

    把纸片放在箱子上,雷森就坐着另一只箱子,半垂着头,打起盹来。

    屋内,给雷森做价的人想了想,拿出一块传讯玉符,说了几句,朝面前的空一拍,传讯玉符消失不见。

    等了一回,终于有一个老修士在雷森的箱前停下脚步,叫了雷森两声,雷森抬起头,眨了几下眼睛,“老前辈,你要湮土?”

    老修士打量了雷森几眼,打开一个橡胶盒子,看了一下湮土的成色,“确实是百分之六地纯度。老朽我与湮土打过几会交道,能认得出来。小友,这湮土你想要什么价,我全要了。”

    雷森笑眯眯的应道:“临行时,我家前辈说了,湮土稀少,但卖多卖少由我心意。刚刚有一个人出了二十低灵一盒,我没同意。货卖有缘人,老前辈,我看你就很有缘,你出价不辱没湮土这两个字就行。”

    老修士揪了一下胡子,没有纠结在价格上,他听出了弦外之音,“小友,你是说,这湮土你以后还有?”

    “哟!”雷森大惊失色,连忙捂住嘴巴,另一只手摇了起来,支吾道:“没,没了!只有这么多!”但他的神色却告诉了对方,他刚才一不小心说了“实话”。

    老修士笑眯眯的说道:“我猜的,能拿这么多纯度一致的湮土来,一定是个大家族或大宗派,小友,贵姓?”

    雷森捂着嘴,摇头不说。

    “那就只好称呼你为小友了,不知你背后的人还有没有纯度在百分之十以上的湮土,我出一千低品灵晶购买一斤,有多少要多少。小友,你看如何?”

    雷森貌似心动了,眼球左右转动着,很是拿不定主意。

    给湮土估价的人从屋内快步走出来,他刚收到回复,要拿下雷森两箱湮土,并要他和雷森之间建立星际传链的私人链接。

    “这位小友,我刚问了一下师门,五十低灵一斤收购你的湮土。纯度每高一个数值,加十低灵,要上达到一成纯度……”

    这个人停顿了一下,看到雷森盯着他,一脸的紧张,才笑道:“一千灵一斤!”

    老修士脸沉了下来,“你这是截胡,你们玉成门踩过了道了!”

    那人方才像是省悟过来,忙对老修士施了一礼,道:“我还以为你在和这位小友闲聊,没想到前辈也是看上了湮土。前辈大人大量,还望海涵。”

    老修士站直了腰,冷冷的瞅了一眼那人,转而笑道对雷森道:“我看你年轻,一百低品灵晶一斤,我全要了。他刚才不是说纯度高一个数值加十低灵吗,我加二十。纯度在一成的湮土,二千灵一斤。把你的星际传链给我,我们交换一下。”

    雷森眼神发呆,喃喃的道:“这不太好吧,偷一成纯度的会被揍死的!可是,二千灵唉!”

    他一边喃喃的自语,从手心处冒出那个瓣星际传链,倒是让老修士的玉成门的弟子脸上露出震惊之色。老修士在雷森的星际传链上打下神识,又让雷森在他同样是瓣星际传链上印上了神念。

    两只箱子,四十九斤湮土,全被老修士收起。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