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茨再没有轻松自然的样子,脊梁微挺,眼睛总瞄向窗外。他安排的军警护卫,人数众多,但是他却总不托底,总感觉要出事的样子。

    雷森不安的感觉从上车后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明显,他看似在看合约,眼睛一行行的扫,实际上他放出了神识,注意着神识笼罩范围内的一切动静。他相信自己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来则矣,一来就是生死之境。他知道,有人想要他的命。

    “咳!”比尔茨咳了一声,扭动脖子,看向雷森,“雷先生,快要到了。”

    雷森抬起眼睛,笑了笑,他神识内注意到前车一顿,坐在前车的一位年人下了车玻璃,举起手,屈起食指对外弹了弹。

    雷森的危机感空前的强烈起来,来不及观察,一把拉住比尔茨,伸脚踢飞车门,从急驰的飞车上扑下。

    两束离子束的高温高速,扭曲了空气,紧随着雷森的扑出,击毁雷森和比尔茨所乘的飞车,把上面带不及反应的司机和警卫一起报销掉。

    雷森一落地,就急声对比尔茨道:“有人要杀你,我带你躲一躲。”说着,雷森脚下假装被惯性带了一个踉跄,脚一跺地,跳起来,跳两跳跳到路边的树林。

    离子枪追着雷森打了几枪,幸好,雷森没有直线行走,全都躲过。

    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坏了比尔茨,直到雷森夹紧了胳膊,把他夹疼,他才清醒过来,对着腕脑嘶吼道:“我是比尔茨,有人要政变,给我拿下袭击者。”

    雷森在树林蛇行一段距离,寻了一处安全地带,把比尔茨放下,对他道:“你指挥你的手下,我在一边警戒。”

    比尔茨惊魂未定,脸色惨白,不过他必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物,在雷森鼓励的眼神下,很快整理好情绪,强行恢复冷静,再次对腕脑道:“我是比尔茨,我下令,以我现在的方位为为警戒,保护好雷先生。除了军警,所有随行人员全部缴除武器护送到我这里来。”

    雷森的危机感渐退,显然对方见事不可为,已经收手。他松了一口气,这才感觉背后微凉,后背已经遍布汗水。如西米所说,如果不是提前躲闪,他就是修士也躲不过对方的离子枪。这还不像**,能潇洒的用手指夹住枪弹,顺便耍帅一把。

    周围开始有动静,雷森在食指和指间夹了一枚闪灭钉,以防不测。

    冲过来的队军警把比尔茨护到间,接着就有那些随行人员过来。雷森注意到那个年人,一脸的急色,小跑向比尔茨,嚷嚷道:“执政长先生,你没事吧?谁这么大胆,敢对我们的贵宾不敬!这事一定要调查,调查个清楚,给我们的贵宾一个交待!”

    比尔茨脸色很难看,本来就白的皮肤蒙上一层红晕,他摆了摆手,“这事会调查个清楚。用离子枪,决对不会是针对雷先生的,是针对我。不过,你说的对,雷先生受到了惊吓,我会给他一个交待。”

    雷森见周围没有什么事情,走过去,脸上自笑道:“执政长先生,这位是?”

    比尔茨打起精神,“你受到惊吓,怕是忘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卢加副议长,上议院这一次争议很凶,是他替你说项,才给了你的手下那么方便的条件。”

    雷森伸出手去,笑道:“那我得谢谢卢加议长,辛苦你了。”

    卢加脸上露出笑容,“雷先生能来我们黑刚晶星投资,我们求之不得,为你争取一些便利,也是应该的。现在出了这么一宗事情,是意外,希望不会影响雷先生的投资心情。”

    雷森松开手,“不会。请你放心,我雷森不会因为暴力而放弃我的判断。”

    卢加点头,拍了一下胸口,“那就好,那就好,不知接下来雷先生可还要去看看矿业公司?”

    雷森点头,“当然,既然快到了,我当然要前去看看,如果执政长先生和议长先生不便,你们可以先去处理你们的事情,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比尔茨强笑一下,“我的命都是雷先生救的,有什么可怕的。我们这就走,这一次我也算是舍命陪君子了,但愿接下来我们签订合约,雷先生能履诺而行。”

    雷森笑笑,没有再说话。

    军警护着一行人出了树林,重新登上飞车,向前继续行去。

    车上,比尔茨问雷森,“雷先生对这次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雷森看着窗外,笑道:“我,我只记得有人说过,从政有风险,入行须谨慎。”

    比尔茨听了这句话,有些疲惫的靠在座椅上,“都一样吧,你经商也有风险。”

    雷森点头,“一样。杀出去,就是坦途。”

    “雷先生好胸襟!雷先生,你是不是数次服用过基因强化药剂,我看你的身手比我手下最精锐的兵都好!”

    “一般吧。你觉得我强,那是因为你没见过更强的。”

    两人谈着,车队通过一座架在两山之间的大桥向山里行去。比尔茨道:“过了这座桥,前面就是矿业公司的范围了。”

    雷森看着窗外,山林茂盛,不见有人经过。车队深入,雷森看到成排高大的厂库房,厂库房外草树森外,一片破败之像。

    一路行去,雷森看到两处飞船高耸入空,形状如树的飞船停泊台,上面还有十多船旧态毕露的飞船停泊。矿业公司一旦发展起来,船只丛多,需要这样的停泊台。

    船队转了一圈,雷森随便挑了一个厂房走进去,拒绝比尔茨陪同。他一个人走进厂房,见机器保养的还好,提供能量就能运转。但是这里除了地盘大之外,两点四个亿的报价不值。

    雷森手指在机器上抹了一手灰,掏出纸张擦掉,转身走了出去。

    登上车,雷森拿出厂区图,看了几眼,合上,然后对比尔茨道:“回去吧,你处理你的事情,等闲下来,咱们再谈。”

    比尔茨坐直了身子,转动身体直视着雷森,“雷先生,怎么,对公司不满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