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一指窗外,“厂区破败,机器陈旧,这都不是事情。我这边是想,如果你真出事了,我接手这家公司,有什么难解之事需要政府,找谁来办?”

    比尔茨道:“我们上下议院会形成决议件,这一点有保证。你的公司相对独立,只要按章纳税,没有人会兴风作浪。”

    雷森拍了拍手边的资料,淡淡的说道:“我没有看到相关的决议件。”

    比尔茨语气一顿,“我会尽快催促。”

    雷森道:“接下来我会去我的种植养殖场住上几天。就不劳你们劳民伤财对我保护了。”

    比尔茨强烈反对,“这个不行。我们已经遇到过一次剌杀,我必须对你的安全负责。”

    雷森笑道:“就这样吧,如果是针对我的,你能保护我多久?我只是一个商人,处于层层的保护之下,对你们黑刚晶星的形象并不好。对我来说,像是住进牢笼,也没有什么趣味。你尽快解决决议件,拿到诀议件,我们就签约。对了,出于谨慎,我方将附加一个条件,如果你方做出对我公司不利之事,比如逼迁,强行并购和收回公司,则视同违约,按签约金的十倍赔偿我方,且公司的所有权属于我方不变。”

    比尔茨苦笑一声,“这个就没有必要了吧,只要你们好好的经营,没有人会做那等杀鸡取卵的事情。”

    雷森伸手拍了拍比尔茨的手,“所以,这是个无关紧要的条款,加上对你们并无妨碍。我是商人,出于小心,才提出这一条。执政长,你要理解,这不是针对你的,这一条在你退下的时候,是我用于自保的条款,必须加上。”

    比尔茨点头,“好吧,我同意。这一次剌杀,我想他们也不会再对这一新加的条款横加阻挠。”

    雷森笑起来,“我们之间合作的一直很愉快,剌杀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意外而已。”

    “是啊!”比尔茨的眼睛转向窗外,失去了焦点。

    雷森翻看比尔茨带给他的资料,他知道从政的人多疑,这一次刺杀足够在黑刚晶星上掀起一场风暴。

    一路无话,车队顺利回到军事基地。雷森看着车队驶离,慢步登上火凤号,对西米道:“我们去种植养殖园看看,准备十吨黑心果,我想狂天也该快要到了。”

    西米看到雷森回来,动作明显的轻快起来,向军事基地申请启离,很快得到答复,准许启离,目的地是雷森的种植养殖场。

    火凤号飞到种植养殖场,雷森下去,到机器人看守的仓库取了十吨黑心果,放到空间镯,随后在火凤号外架起烤架,杀了一头本土兽,准备大吃一顿。

    就在雷森准备拿刀割肉的时候,危机感突然降临,来不及多想,他双脚一个蹬踏,身体向后快速的退去。

    一声轰响,烤架倒在火堆里,掀起一片火星。雷森双眼微眯,抬手向着远处把手的刀抛出,接着就再也顾不上暴露实力,飞身上树,踩着树梢向对面的山上扑去。

    雷森还没有扑到,火凤号升空挡在他的前面,生受了对方的攻击,一路横冲,先他一步削掉山头的树木,庞大的船体从空向下压去。

    雷森赶到,看到一个黑影从船下蹿出,向山下逃去,手的闪灭钉出手,一闪而没,穿透对方的大腿骨。

    “啊!”逃跑的人发出一声惨叫,向山下滚落下去。

    雷森几个伏冲,先招回闪灭钉,折下一个树枝,抬手投出,把滚落的人体钉在山坡上。

    雷森从树上跳下来,快步走过去,从后面伸出左手抓住那人的头颅,右手成掌,连挥几下,把那人的四肢削掉,手又挥了几下,封了几处穴位,免得对方流血过多而死,更防着他嚼舌自杀。

    雷森不顾对方哀号求饶,抓起树枝露出地面的一端,向上一挑,把人挑起,一路洒血,向山下走去。

    火凤号升空,伸出锚链,吊起两个一动不动的人,随着向山下飞来。

    雷森把人扔到地上,手一拉,把树枝拔掉,听着对方哀号,踢了一脚,冷冷的道:“说吧,是谁派你来的?”

    “你杀了我吧,我不能说。我求求你杀了我!”

    “想死!在我手里,你不老实说出指使你的人,想死没有那么容易,我有的是时间炮制你。”

    雷森说着,把树枝又从伤口里串了进去,转过头去看着西米把个人扔下,漫不经心的转动手的树枝,“什么时候想说了,你告诉我。我有的是耐心和时间。”

    那个人还是不说,雷森把倒塌的烤架扶起,抽出长长的烤钎,走回来,捅进那人的身体,挑着放到烤架上。一语不发的准备炭火。

    炭火升起,烧掉那人身上的衣服,雷森站起来,仔细的转动烤钎,笑了一声,“拿烤熟的人肉喂本土兽,我想味道它们一定喜欢。”

    雷森十分恼怒,如果不还以颜色,藏在暗处的对手针对他还会有更多的刺杀。他雷森只是投资商,自以为没有伤害任何人的利益。既然对方想杀掉他警告某些人,那么,他也不会任由对方施为,一定会还以颜色,让对方收手。

    “我,我说……你要保证我说后,不再折磨我!”终于,皮肤被烤焦后,那个剌杀雷森的人忍不住痛苦开口了。

    雷森把人从烤架上移下,“说吧,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会一下子结果了你。”

    “命令我剌杀你的人是……”

    雷森听到了几个陌生的名字,得知对方再也说不出其他后,一脚踢断对方的脖子,他过去检查西米带回来的个敌人,都是死人。随即召来机器人,把四具尸体连同山上的残肢片理干净。

    火凤号上,西米一脸杀气,“太猖狂了,我要是以前有身体的时候,一定把他们都杀了。雷森,你想怎么做?”

    雷森看着手指间闪灭钉飞舞,笑了一声,“你都说了,杀掉他们,还能如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呵呵,我必犯人。以牙还牙,这就是我想做的。这里面的人只是浮到水面上来的,深藏的还有人呐,我要给他们背后的人一个警告,再不收手,我要他们的人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