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赞同。可是你一个人……”

    “我又不是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杀林重,我已有经验,再说我会小心,你就不要担心了。”

    “说不担心,可是我还是担心,你每次出去,我都会不安。这种感觉很不好。也许是应该在你身边放个人陪着你了。”西米有些激动,“那些人,你一定一个都不要放过,打就打痛了,不然,就是公司顺利到手,也会麻烦不断。”

    雷森起身,“我知道了。在星际我不能动手,在地上,呵呵……我去准备一下,闪灭钉攻击的距离不尽人意,我要用枪了。天黑了,你提醒我,今天就玩个剌激。”

    “你要小心!”

    “知道了!”

    雷森在空间化了个妆,从上次杀林重时,他就觉得以真面目做杀人的勾当太过冒险,就有意学习一些化妆术。怎奈,化妆术不是他一个大男人能精通的,化了半天倒是把自己化成一个眉高一个眉低,一个眼睛吊着,另一只眼睛变成了角眼。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雷森抖了一下肩膀,安慰自己,这一次是去杀人,不是去约会,不用那么刻意求美。

    时间到了,雷森一出现在休息舱,西米就笑起来,笑雷森的形象太过出人意料之外。雷森摊了一下手,“就这样了,把我送出去,别引人注意。腕脑给你,我没有回来之前,一切的通联,你来处理。嗯,通知青龙号前来,在黑刚晶星外待命,矿业公司一旦成立,立刻武装你和青龙号,我们要大摇大摆的在星际使用离子炮,将来,还要有防护罩。”

    “我明白!”

    火凤号放出回收飞车,把雷森送到种植养殖场外面后返回。雷森从空间里推出一个摩托,戴上头盔,向城市飞驰而去。

    这一次,雷森准备了狙击枪,用的是子弹,而不是离子和激光武器。他要用原始的武器,在敌人的脑袋上开出一个漂亮的血洞,警告那些人,不要随意决定一个外人的生死,他们的生死在实力面前,也没有上过保险。

    摩托安静的驶入城区,雷森下车,从一个小店里买了一个装有导航的仪器,随手输入一行字,摩托车一个甩尾,在路灯下向前行去。

    雷森的目标是一个下议员的议员,他潜入对方的房间里,从一个仆人的口得知,今天上下议院都在开会,此间的主人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雷森点昏了仆人,在房间里找到智脑,翻到一些影像记录,确认此次的目标样貌。这才施然离开。

    雷森在下议院两条街道外捌进一个开放公园,见左右无人,遂把摩托收起,独自一人捌出公园,向下议院走去。

    下议院外,雷森打量了一下地形,扫了一眼灯火通明的下议院,捌到下议院对面的楼群。雷森走出寂静的楼梯,这里是最上一层,他走到窗边,推开窗子,翻身出去,用脚把窗户关上,徒手爬上楼顶。

    在楼顶,他取出狙击枪和子弹,静静的在楼顶的阴影等待他的猎物出现。

    半个小时过去,一个小时过去,下议院一直没有人走出。

    约两个半小时后,雷森终于看到有人从门陆续向外走出。他移动枪口,在狙击镜里寻找目标。

    他记忆的目标之一出现在枪口下,雷森的枪口随着目标移动,算着弹道和风力,微调着狙击镜。直到对方光洁的额头在狙击镜里,他笑着扣下了扳机。

    目标脑袋向后仰去,出现一朵血花,强大的力量推着目标的身体向后倒下。下议院门口一片混乱。更多的人涌出来,察看情景。在这些人,雷森看到了第二个,第个他的目标。子弹上膛后,瞄准,立即扣下扳击,把目标一一击倒。

    目标被狙杀一半,剩下的人一哄而散,散入下议院的大门内。雷森耐心的等了一会,等来了警车。知道今天只能到这了。收起狙击枪,捡起散落的枚钢弹壳,从窗户回到顶楼,通过楼梯,顺利的走出大楼。

    雷森从围墙的阴影翻出,军警才向楼搜索,他快步捌了几个弯,走到那个开放公园里,放出摩托,戴上头盔,在警笛声离开这里。

    雷森天亮时返回了火凤号,西米告诉他,比尔茨来了通联,西米对比尔茨说他睡了。比尔茨没有说什么,要他醒后给回个通联。

    时间到了六点,雷森和比尔茨通联上,冷静的问比尔茨有什么事情。听到雷森的声音,比尔茨在另一端松了一口气,他告诉雷森注意安全,“下议院的决议已经通过。今天就送达上议院。上议院支持我的人占大多数,很快就会通过。”

    “这是个好消息,”雷森道:“如果今天通过,明天我们就可以签定合约。”

    比尔茨精神一振,“确实是个好消息,等上议院的决议通过,我会立即知会你。”

    “好的,我等你消息。”

    结束通联,看着昨日被火凤号摧毁的树木已经被清理下山,堆在山脚下,雷森忽然想起王光选的纸张,命令机器人把树拉到仓库里,锯成二百五十公斤一段。又命令机器人巡山,发现枯木清理回来。

    西米建议,可以多放几个机器人在这里,削砍枯树和树枝。

    雷森从善如流,到空间里做了几个智脑,让西米打造几个机器人,装上去,放到山。

    这个种植场全由机器人管理,虽然处在黑刚晶星首府附近,平时也没有什么人过来打扰。雷森把树木收到空间里,坐着回收飞车在属于自己的地方巡视,也许是错觉,当飞车飞到种植养殖场的正东方的峡谷边界时,他耳边模糊的听到低沉的雷鸣声。

    一圈下来,他发现,枯死的树木有不少,命令飞车拔下几棵,返回了火凤号附近。

    一棵棵枯木被运回来,锯成段,雷森把它们全收到空间。这里有树木,一天下来,王光选两年所用的纸张就都有了着落。

    雷森在比尔茨的通联之前,等到了一个他意料之外的通联。

    “安顿拉菲!”雷森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热情起来,“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