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点头,“放!为什么不放!杀了他对我有什么好处?不过,让他不知不觉的死亡我还是能办到的。”

    西米笑了,“那我就放心了。该杀的不要放过,以免留下麻烦,方便的时候连那个李安也除掉,我看他很讨厌。”

    雷森道:“再说,我们是商人,商人抹除人命,那是侵犯到底限时才用的极端手段。西米啊,其实我不喜欢杀人。前面有荒凉星球,到上面停一下,采集五百公斤的土石块,我有用。”

    空间的雾气浓度还在消减,据智脑观察,目前还没有影响到已种灵植的生长。航路时间一走就是半月二十来天,雷森不得不方便的时候去补充一下,减慢雾气变淡的速度。

    船队一路走走停停,空间里的雾气浓度消减的速度变慢了起来。智脑向他报告,每种物质到最后都剩下了一些,转盘似乎排斥这些东西,不愿意再分解,扔进去就吐了出来。雷森让智脑把这些东西收好。

    到达武弃星,雷森先回到了领地上,收尽放在山洞的生活垃圾,这才去见了秦昭。在秦昭那里,他见到了安顿拉菲,立即热情起来,“嗨,拉菲先生,见到你真高兴。”

    安顿拉菲起身,向他伸出手,“我也是。”

    雷森没有去握手,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他,热情的说道:“我还以为你走了呢。不行,秦先生,你要做东,好好的请一请安顿拉菲先生。”

    秦昭笑道:“当然。也当给你接风。听说你在黑刚晶星弄了个种植养殖场,那里的本土兽味道一绝,不知你这次回来带回来没有。”

    雷森连忙叫道:“带了,带了。我马上让人给你送上来。”

    雷森对着腕脑安排了一下,他空间里的冷库,也冻着一些兽肉,以备不时之需。火凤号上,他有意放了一些,就是为了应付秦昭这一举动。

    人坐下,秦昭居,他道:“安顿拉菲和我谈了复古自行车的事情,商业前景看好。奈何,我守着这些资源却无法自主,我只是大唐集团一员,商业合作我没有决定权,更不能私下与人合作。雷森,我觉得你可以和拉菲先生好好谈谈,借助拉菲家族千年经营下的商业渠道,复古自行车的事情很快就会盈利。”

    雷森摆手,“我很懒,这种事情,我真的兴趣不大,要不然,我也不会把拉菲先生推到你这里来了。我弄个回收公司,脑袋已经变木了,再弄其他的,真弄不来了。”

    安顿拉菲的脸色稍有些难看,秦昭却是在笑,拍拍手,机器上送上饮品,他笑道:“拉菲先生,把你的商业计划书给雷森看看,我就不相信他不动心。”

    安顿拉菲立即招手,站在门外的一个沉稳的男人提着皮包进来,拿出一份二十页的计划书来,雷森信手翻了翻,前企,原材料来源,生产工艺,厂址的选择和影响,商业渠道建立方法,合作伙伴,售后,利润分析,总章。

    雷森夸道:“作得不错,这是我见过最厚的计划书了。回头一定好好学学。”

    见雷森只是翻了翻就把计划书放下,秦昭笑问道:“你不动心?”

    雷森拿起饮品,喝了一口,看着杯褐色的液体,说道:“我啊,没有雄心壮志,小富即安,做事情比较随性。要我说,复古自行车的项目好是好,原材料就在手边,生产设备简单,只要想,用不几日就能建造出来。可是,我对这项目真的兴趣不大。我还是吧,建议秦先生和拉菲先生合作。”

    秦昭又笑道:“我说过,我没有那条件,倒是你,每天自己地盘上腾出的空地一腾空马上就堆上的铁块,原来堆的在约瑟芬的指挥下又朝上无限止的堆放,都堆得比周围的山都高了。”

    秦昭复道:“你也知道,合同签订的是垃圾由各人自我负责,秦氏不会干予,秦氏要的是净地。我手并没有原材料。还有,我和你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我在武弃星没有自己的地盘,要是把厂房建立的武弃星上,需要经过集团批复,那就变成集团的生意了,而集团对这样用淘汰物质做产品的行为不会同意的。”

    安顿拉菲突然问道:“雷森,你为什么一直戴着墨镜?你知不知道这才商业会谈对方会转身走人的?就是友两朋的会谈,也是极不尊重朋友的行为!”

    雷森笑了,“在黑刚晶星水土不服,患上了眼疾,自知姿容不佳,如以本来面出见你们,反而是极不尊重,大家坐在一起,再无谈兴。”

    雷森透过黑镜看着安顿拉菲,“你也知道我做每一项生意,都是独自去做,从来不与人合作,除非你能说服我与你合作,不然,计划书做的再好,我也没有兴趣去做一项自己把控不了的事情。”

    秦昭抚掌,“雷森,这才是你想说的吧。好了,担忧的事情先放一边,你的兽肉已经送来,我们谈点其他的事情。”

    人的酒宴进行的时间不短,后来,雷森与安顿拉菲进入一间舱室,一进去,安顿拉菲就开门见山的说道:“我十分想与你合作!”

    雷森伸出右手食指顶了一下墨镜鼻架,“你让我好好的考虑一下,这件事确实太实然了。你知道,我没有实力,没有背景,前一段时间还是一个连一点根脚都无的流浪人,与你们这样的人合作,我不兜底。”

    安顿拉菲笑笑,“我的投资与家族无关,只是我个人兴趣。我可以不控股。我拿销售渠道入股,再投五十万星币,占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这样啊!”l蓝依儿要求占到的控股比轻易达到,雷森反而不敢轻易应下。他道:“你让我再考虑一下。”

    两人谈了一阵,雷森没有答应什么,也没有说什么要求,安顿拉菲在说,他一直在听,末了,他说,让我好了的考虑一下,投资的事情我一向是谨慎小心,不会草草决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