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抽调一些设备去海外的岛上,分拆分解那里的垃圾,同时暗在山挖出洞穴,你从褐寂星返回,就可以去那里收生活垃圾了。垃圾半吨一个,比原来所用的时间要缩短大半。”西米不知道雷森空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她眼见着雷森急忙忙的朝空间收各种东西,前几天又说这里不方便不保密了,她就上了心。

    雷森自是支持。同时也决定抽空在空间里制造一些智脑,加快武弃星上的工作进度,莫要等着用时,才急吼吼的。

    雷森乘着武装采矿船离开了武弃星。在褐寂星上,他把放在山洞的生活垃圾全部收到空间,闪身来到空间,告诉智脑把那些有用的物质留下,无用的全部循环分解。

    现在新的船体在建造,各种物质变得紧张起来,雷森这边也要存一些,存一些完美级的物质打造新的火凤号。

    生活垃圾里会夹杂少量的有用物质,雷森要把这些物质留下来,变成完美级物质后集存起来,用在火凤号的建造上。

    矿业公司的成立,衍生出很多事情,好在有l蓝依儿和西米,要是全靠雷森处理,雷森相信他现在根本没有闲心来褐寂星,空间和商业发展,他必须有所舍弃。

    生活垃圾分解完之后,被分解出来的圆球再次放到转盘上,有用的达到完美级会被挑拣出,放到仓库里,雷森认为价值不在的会继续放到转盘上。这会一直重复下去,直至转盘不愿意分解剩下的物质。

    雷森拿着剩下的小圆球,那么多物质,最后剩下的的圆球,最大的也不过篮球大小,最小的鸽子蛋一样,入手个个都很沉。

    雷森奇怪的发现,他在圆球里察觉到浓郁到极点的灵气,只是这是灵气无法被他利用。

    直觉告诉雷森,这些东西一定是好东西。他立即命令机器人,把以前这样的圆球收集起来,分门别类的放到箱子里,做为和智流晶一样的重要物质,好好存放。

    生活垃圾分解完,雷森又收了一大批湮土的土石块,只是他不能把湮土的含量提到太高,怕对空间有影响,只在转盘上过了一遍,湮土含量达到百分之就把含有湮土的小球收到仓库去。

    同样,雷森给在湮土星地下工作的智脑下达命令,一个月内,土石压缩成半吨码放,一个月后,压缩成一吨,将来,再送往褐寂星的垃圾也按此办。

    雷森回到褐寂星,直接去了海外的领土,在新造的山洞里收走装满了长长山洞的生活垃圾,然后走出洞口,看着洞口边上移植过来的本土树木,这些树木长得高大,叶片细碎,树皮呈好看的鳞状。这种树在整个褐寂星处处都有,被人当成垃圾一起铲除掉。

    雷森折了一个树枝,用手抠了抠断裂面,密实有致,劈开来看,树纹细而密,如果能检测出里面不含有有害物质,是打造家具的不错的材料。

    雷森登到高处,扫了一眼一面被清理出的山坡,光秃秃的,十分难看,要是等武弃星全部改造好再种树,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成林。

    也许这些树可以利用起来。这些树都是被当成生活垃圾处理,每棵重达数吨,雷森只要放出风去,活树移植不收任何费用,相信在武弃星上讨生活的那些人一定会争先恐后的把树木吊装过来,种到他指定的位置上去。

    可以分一些变异人来负责这种事情,他们生活在这里,对这些树木也熟悉,哪些有用,哪些价值较低,他们会明白怎么做。

    雷森决定了一件事情,自然会做下去。他回到火凤号上,制定了绿花领地的计划。苗圃里的苗木对于偌大的领地来说是杯水车薪,只有那原来的植被利用起来才会更快的达到绿花的目的。

    秦氏的地块雷森管不到,雷森的领地不希望清理完垃圾之后,变成一块不毛之地。

    变异人服用忠诚药剂明天就要举行,雷森把一百多个智脑给了西米,由她生产急用的设备。武弃星上的工作要加快进行,不能长期的拖着。

    变异人服用药剂的当天,来了不少人,秦昭带来了李安和安顿拉菲,约瑟芬也从安康星赶了过来,她提前和雷森通联,有事要和雷森谈。尹少松来了,那些和雷森交易的流浪人,凡是在武弃星上的也都来了。

    李安是来和雷森谈安德鲁的,被秦昭拦在外太空,一通热情的招待。秦昭告诉他当天发生的事情经过,暗示他不要乱来,雷森在别处也许没有份量,但是在武弃星,雷森却是秦氏家主看重的人,出了任何事,秦昭都不好交待。

    安顿拉菲,是在等雷森的答复。一等就是十几天,也不见雷森有一个清晰明快的答复,还好,安顿拉菲提前有安排,请来了约瑟芬,他相信有约瑟芬在,他和雷森的合作一定不会出问题。

    “新变异人服用忠诚药剂开始!”一个老年变异人登上场正的高台大声喝道,声音含着一股悲壮和苍凉。

    一队队变异人在先前归服雷森的变异人带领下无声的走进场。他们老少皆有,男女皆有。有的面带惶色,有的神情却很平静。他们列成五十排,围着高台。

    “发忠诚药剂。愿你们一切都顺利,从此得到新生!”老年变异人像是在祷告,向天,向神,也向场诸人。

    归服的变异人把一支支药剂发下去,不论对方是老是少,是男是女,发下一支,发放药剂的变异人都会和对方拥抱,高声的笑着祝愿对方得到新生。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可是知道的人却都清楚,新变异人的生死就决定在那一小瓶的药剂当。

    拿到药剂的变异人,有人表情茫然,有人的表情却忽然露出了愤恨,大多的人此时面上都没有表情。

    他们服下的忠诚药剂,然后等着命运的宣判。

    一个个没有通过忠诚药剂的人被架了出去,这一次架他们的不是机器人,而是他们的同类,那些先归服于雷森的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