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异人手的鬼头钢刀举了起来,雷森这才发现,武弃星通过空气改造,已经现出了良好的成绩,阳光强烈,鬼头钢刀举起时反射的强光剌向他蒧在墨镜后面的双目,让他双眼猛的一缩。

    钢刀砍了下去,头颅在地上滚动,从脖子里喷出一腔黑如黑汁的热血!

    “好!”观看的人有人叫好。

    雷森看过去,李安正起身鼓掌,双眼突出在眼眶外面,表现的异常的兴奋和激动。

    雷森挑了一下眉毛。此时秦昭扭过脸来,看到雷森的表情,笑了一下,抬起手掌合着李安的节奏鼓起掌来。

    雷森看了一眼安顿拉菲,他面无表情,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块玉石,放在手上摩挲,还拿起来对着阳光细看,似乎发现里面有什么秘密。

    尹少松面无表情,约瑟芬却是摇摇头,如果不是有事情要找雷森,她就是知道,雷森请她她也不会特意来看这场让人悲伤的砍头表演。

    ……

    雷森的嘴角挑起来,他闭上眼睛,听着那个变异的老人念出通过忠诚药剂的人数和成功率,居然超过了百分之十,差一点就达到了八成。

    又是一千多口人要雷森负责。雷森嘴角带着一股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似乎很满意这样的结果。

    如果这是一场秀,砍头结束,变异人沉默的退场,秀到这里已经结束。

    秦昭带着李安来和雷森告别,整个过程是在他的监视下完成的,一切都符合程序。李安则笑着,对于安德鲁以前的做为,他表示愤慨,他相信雷森是一个心胸开阔的人,会原谅安德鲁。同时,他也和雷森约了时间,明天他会带着诚意和雷森谈安德鲁的事情。

    雷森表情愉快的同意了。

    尹少松和雷森握手,他这几日就要回尾淼星一趟,问雷森有没有什么事要他帮忙,雷森让尹少松帮他向孤儿院送两千块能量块过去,他没有忘记他演讲都说了什么。

    安顿拉菲拉着约瑟芬的手向雷森走过来,他道:“我想,我们应该可以谈谈了。”

    雷森意味深长的看着两人拉在一起的手,又抬头看了看天空,虽说云还有些灰,相比以前已经很好了,阳光都能照得钢刀刺目。天空,秦昭带着李安刚刚离开,他笑了笑,扭了一下脖子,“是,是到做决定的时候了。”

    火凤号上,雷森看着约瑟芬,笑问道:“你是来说服我和安顿拉菲合作的吧?”

    约瑟芬没有否认,“因为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他答应给我百分之五的股份。第二个原因是,我发现你不喜欢我,所以我答应安顿拉菲,他有了追求我的机会。”

    雷森笑起来,“理由真的很强大。”

    雷森转脸看着安顿拉菲,“你真会找说服我的人。别的人也许我会拒绝,但是她,我无法因为这一件小事拒绝她。她帮了我不少忙,这样的合作我答应了,不过细节却要好好谈谈。股份现在可以确立,我六成五,约瑟芬半成,你成。我们谈谈如何合作的事宜……”

    雷森和安顿拉菲谈的非常愉快,草签了合作协议,合作规定,厂房由雷森负责,生产,工艺控制,产品设计,产品运输是雷森决定的事情。销售归安顿拉菲负责。双方共同聘认约瑟芬为公司副总,处理双方的事务。

    这一次的草签协议不涉及星币投入,厂子就设在武弃星雷森的领地内,安顿拉菲会安排尽早注册公司,公司名称也起好了,叫如古,英rogo!商标会在注册时由雷森提供。雷森拥有商标的所有权。

    雷森知道,也许到后来,整个公司最有价值的就是商标,因为铁在这个世界是淘汰的物质,而且这个世界极少产铁,用完了即有的,公司也就走到了尽头,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安顿拉菲没有争公司的控股权,也许就是想到了这点,控制一个没有太大前景的公司,对他来说,没有意义。

    雷森和安顿拉菲的手握在一起,双方都说:“合作愉快!”

    第二天,雷森接待了李安,他看着李安滔滔不绝的想要说服他一切都是安德鲁自己的主意,安德鲁只是李安推出来的代理人,实际上一不值,雷森要考虑李家的态度,不然,雷森可有公司注册在安康星上。

    雷森忽然拿出一支离子枪,举起来,对着李安的脑门,“说,再说。不要在意,我就是玩玩!”

    李安却紧张起来,“你,你想干什么?”

    “什么也不干。就想拿枪指着人玩。这把枪可是安德鲁当时指着我用的枪,你也体验一下,放心,我不会开枪,就是让你体验一下。”雷森看着李安紧张的样子,玩味的笑笑,“我说了,别紧张。我这人情绪极易受人影响,你一紧张,也许我会跟着紧张,要是手这样一动……”

    一束离子线从枪射出,从李安的耳边射过,打穿他后面的舱壁。

    李安快要吓尿了,他没想到雷森会这么干,真是不要命的角,完全不按理出牌。“你,你,你把枪收起来,我们好好谈!”

    “哇啊,这枪还真能使,我还以为安德鲁是和我开玩笑呢。没关系,你继续谈,我就是举枪玩玩。穷人啊,没见过稀罕的玩意,不知道咋玩,你别介意啊,继续说。你刚才说什么,我的公司注册的安康星要看你们李家的脸色?”

    李安连忙摇手,“不,你听错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李家可以向你提供一些帮助。”

    “噢,那是我真的听错了。”雷森缓缓的把离子枪放下,对李安笑笑,“你继续说,我听着呢。”

    “我……”李安感到嗓子眼冒烟,使劲咽了一口唾沫,“我们好好谈谈,放了安德鲁你有什么条件?”

    雷森叹了一口气,“其实安德鲁手的那些东西值不了几个钱,你有钱,完全可以自己再弄一个船队吗?为了一个不值钱的安德鲁,我替你不值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