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万星币!”李安开口出价。

    雷森拿起离子枪,枪口隐隐指向李安,“我说了,你可以再弄一个船队。”

    李安挪了挪屁股,脸上堆起一堆笑,“八十万?”

    雷森不作声,李安又道:“一百万!”

    雷森眼皮撩了撩,枪口顿了顿,指定李安的心脏,“李总,你说,这一枪下去,能不能在你胸膛上打个洞眼,前后通透的那种。”

    李安摇起手来,“别,快别开玩笑了。我出一百五十万,立刻把安德鲁放了,船队归还,咱们还是朋友。雷森,咱们以前的合作……”

    雷森移动枪口,追着李安,闭起一只眼睛瞄准,“我就是想知道,能不能打个洞眼。”

    李安真被吓住了,他跳到沙发背后,透出半个脑袋,大叫道:“能,能。你不用试验,我告诉你绝对能。你说,多少星币咱们可以揭过这件事情?”

    “好久不见,谈星币多伤感情。你出来,让我看到你。我就想试试。嘿嘿,也不一定试,我只是好奇,你知道我年轻,好冲动,非常想知道离子枪打在人身上会有什么反应。”雷森叫道,“你出来,出来吧,我保证,我的手这一次不抖,绝对能瞄准了。”

    “二百万!二百万可好!”

    “砰!”舱壁上又出现一个洞,弹路贴着沙发上方,高温点燃了沙发,冒出吓人的火苗。

    “百万!雷森,百万,你不要再玩了!会死人的!”李安叫起来。

    雷森也叫了起来,“来人啊,救火。”

    ……

    “我要见安德鲁!百万星币付给你了,我要见到人!”

    雷森把一杯水放到李安面前,笑眯眯的说道:“急什么,都过去这么多天了,也不急于这一时。李总,你们李家将来不会真要对付我吧?”

    李安向沙发里缩了缩,“不会。绝对不会。”

    雷森皱了皱眉头,“我怎么就有一股不安呢。看来,我得告诉我的朋友,我要是出了任何事情,背后的人一定是李家。李总,你真是个好人,是你提醒了我。”

    雷森大笑起来,露出白牙,看得李安眼,像是一只怪兽露出滴血的白牙,要择人而噬,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把辩解的话吞了回去。

    “我在开玩笑。”雷森挥了挥手,“这个星球的日子太无趣了,总要寻些乐子自娱自乐一下。李安先生,你可千万别被我吓住了,那就无趣了。”

    雷森盯着李安鬓边一抹发黄卷曲折头发,那一片的肉有些儿坟起。他想了起来,那是他开第一枪时,离子束贴李安太近了。

    再说下去,雷森就真的无聊了,他拍拍掌,让人把洗刷干净的安德鲁送了过来。一见安德鲁,雷森未动,只道:“噢,我亲爱的安德鲁,你又瘦了。我希望你回去调养好后,再次向我挑战。对你,我一直很欢迎。下次的赌注会比这次大吧?”

    安德鲁见李安恨恨的瞪着他,缩了一下脖子,背弯了下去,小声道:“李总好。”却是没有理会雷森。

    李安站起身,对安德鲁道:“还不谢谢雷森的宽容!”说完狠命的瞪着他。

    安德鲁的背又弯了下去,在些幅度上对雷森微微弯了弯,“谢谢!”

    雷森乐了,“别谢,应该的。下次你来,我会比这一次更热情。”

    李安道:“雷森,那我们就告辞了。原先安德鲁负责的地盘和名下的回收船,他会接手继续做下去。告辞!”

    雷森懒洋洋的把二人送到舱门处,看着他们通过舷梯走下,摆了摆手,“慢点走啊,欢迎下次再来。”

    李安打了个趔趄,扯着安德鲁加快了脚步。雷森清晰的听到安德鲁小声的提醒李安,“慢点,慢点啊,我好几天没吃饱过了!”

    李安怒道:“你就是头猪!”

    “李总,咱不带骂人的啊!”听得出受了一番委屈的安德鲁有些儿不高兴了。

    ……

    “你给我进来!”雷森被西米发怒的声音给唤回飞走的思绪。

    “西米!”他拉长了声音。

    “进来说话!”

    舱门一关,西米怒气冲冲道:“谁让你在舱里开枪了?你知不知道小洞修理起来更费事。你是不是嫌我最近不忙,还是忙得不够。上来给我添乱来了!”

    雷森摊了摊手,“我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再说,我已经让机器人提前加了加厚的板材,对船只是小伤,无有大碍。”

    西米叫道:“这是我的身体!你还把他当成船?”

    雷森只好笑道:“好吧,回头我就命令,加快新船体的建造,早日给你一个新身体!”

    “哼!”西米的怒气稍歇。

    “我去一趟海外的领地。”雷森抬腿向外面走去。

    “l蓝依儿告诉我,她察到南风集团了,但是没有察到胡旗这个人的资料。她还发现,有人留下同时察录你和马其莫的名字。她担心,别人说的是真的。我想那个胡旗也许是个修士。”西米道,“我们的麻烦来了,新船建造的速度要加快一些。在我的船没有建造完成之前,你出去要小心。这次去安康星,最好和安顿拉菲一起,安全一些。”

    “我明白。”雷森的心沉了下来。

    雷森朝空间里收了不多的垃圾,坐在清理干净的高山上,他的意图在内部执行的很好,清理一净的山头,移栽来了高大的树木,这些树比人活得要久,他们会看着这个星球变成什么样子。

    l蓝依儿的查证让他的心头沉甸甸的,做为一个小商人,他明白集团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是庞然大物,他触碰不起的庞然大物。这边的事情刚刚上路,迎头就遇上了这种事情。

    心情烦乱,雷森在山头坐了一回,身后的分解回收设备正在工作,那些设备里安放的都是用马其莫理论制造的智脑。也许……

    雷森进了空间,把马其莫给他的智脑动了一番手脚。

    西米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大部分的华族变异人,早起晚睡都要打坐,他猜这是修炼,却没有办法去求证。于是,他告诉了雷森,雷森找来人一问,原来华族变异人流传一种养生锻体的方法,世代相传,却有功效,却不明显。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