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只要仗一打起来,我的物质就有的消耗?”雷森的精神一振。

    “那当然,修补,建造,哪一处不要物质。放心吧。一开始我还以为坑了你,后来我了解,才发现,只要你坚持,总有一天会有你的好处。”

    雷森的脑袋跑起圈来,想了想,“你那片星域的飞船舰艇残骸是如何回收的?”

    元仇道:“大的拉回来,小的任由它在空飘着。我劝你别打这主意,这里是交界地带,除了巡逻艇,几乎没有船只经过。残骸多是多,你也得有命捞才行。”

    雷森却不理会,“我要是派一个船队过去呢?不派人,全部是智脑操控的那种,战损了再造。对了,元仇,你想不想多立战功,想立的话,去和你老丈人汇报一下我的想法。我派船过去打捞残骸,如果有敌情,你和你的手下立即赶到,消灭还是赶走,那看你本事。军官吗,和平时期哪来的军功,要军功,我们联手造出来。”

    元仇陷入沉思,雷森见说动了他,脸上带笑,“你可以考虑一下,我相信,你是尉,你手应该有自己能调动的小艇,再加上我的船都是离子炮,关键的时候冲在前面,军功,嘿嘿,我希望再过几年,你肩上的一串二变成两护二。怎么样,做不做?”

    元仇严肃道:“这件事我需要上报,稍后我给你答复。”

    “做人要胆大!”

    结束了通联,雷森问西米,回收船打造的如何了,西米告诉他只打造了两艘。

    “嗯,l蓝依儿要侧重造什么?”

    “她的意见是优先造运输船。她在等大美星邦的回复,如果能拿下大美星邦战备航道上的一处乱石带,运输船就得派出。运输船还必须就初加工的能力,数量要多。和星邦合作,最重要的是按质按量完成任务,然后再会有更好的合作。”西米道。

    “那倒也是。嗯,你给我把狂神从运输船抽出来,让它做回收船的智脑,我可能会给它一个发挥他好战本能的机会。再考察一下我制造的各个智脑的平时表现,那些好斗的,都列出来。”

    “你真要弄一个船队扔给元仇攒军功?”西米有些惊讶,“你们好像关系没有那么好,你不应该这么做!”

    西米的惊讶只是让雷森笑笑,“我们熟悉的星域寻找残骸已经变得很困难了,只要那些常打仗无人去的地方才有更多的残骸可捞,派一个船队过去,无事可捞回大量的物质,完美级的堆在那边的仓库里,普通的物质运回来。我们现在自己有权制造能量块,放几艘船过去,完全不用担心。”

    西米不信,“没有这么简单吧,没有防护罩的船在战场上就像纸糊的一样,一撕一个准,你真要让狂神他们去送死。这种事情你能做的出来!”

    “那样的战斗自是不会参加,我们在他们战时,有多远躲多远。战后打扫战场,我们可以分一杯羹。和你的谈话倒让我想起来了,各星邦内发展较好的星域基本上没有可能再为矿业公司寻找矿业来源,我们只能到边缘地带,那里的矿业开发应该还有机会。西米,还有天材地宝,也许哪里还有!”

    雷森的眼睛亮起来,“我们的机会就在那里!”

    西米沉默了一会,“这很冒险!”

    “我们一直在冒险,西米!”

    “好吧,你赢了!让狂神驾驭武装采矿船,防护比回收船高一个等级,虽然效果也就那样。最重要的是武装采矿船合法装备离子武器,回收船不能。既然你想这样做,就要做到任人找不出毛病来。”

    雷森从善如流,“那好,就武装采矿船。”

    武装采矿船的设备,包含有回收分解设备,回收船应有的功能它全都有,回收船不能应的功能,它也有一部分。用武装采矿船,自是目前最优的选择。

    飞船在星空飞行,元仇的通联很快过来,他同意了雷森的想法,要雷森尽快派船过去。他的职位再调整后,就有权出去战斗了。

    飞船飞到安康星外围,元仇又告诉雷森,他的职位调整了,可以指挥一艘巡逻艇,后勤战备物质这一块仍有他兼领。这一次是部队首长决定的,特例。会在防守线以内的星球给雷森的船队划块独立的地盘,供飞船平时起降卸载。

    雷森表示,等船队一建立,他就会派过去,让元仇等待些时日。他对元仇说明了,这次派过去的是装配离子炮的武装采矿船,不但要回收分解星际残骸,也会在附近开采有价值的,无主的矿产。

    元仇表示,这都无所谓,目前他们那一片星域,商业开发几乎为零,如果有价值的星球,只要雷森敢开采,给些星币,部队就有权力卖给他,雷森想怎么开采都行,不会有人过问。

    还有这等好事,雷森觉得更有必要派船队过去了。

    初期派过去五艘船,然后再看情况决定后续是不是要多派些船过去。雷森和狂神深谈了一会,然后让他到乱石带去,换上新造的武装采矿船,等其他四艘船建成,立即把存放在那里的完美级物质拉上,听从元仇安排。

    飞船进入安康星,雷森的船队免检通过,李安的船队只有约瑟芬的玫瑰号接受了检查。

    脚板踩实了安康星的土地,雷森心有些复杂,他在安康星认识的几个人,李安和安德鲁成了仇人,约瑟芬成了朋友,马其莫却能确定已经死了。

    安顿拉菲过来招呼雷森,他对雷森说:“我安排你住进我们拉菲家族的酒店,最好的服务我一直都会留给我最好的合作伙伴。听约瑟芬讲,黑刚晶星不错,我准备去那里考察一下,看看适不适合种植葡萄,你知道,我们拉菲这个姓意味着什么。如果不行,能种植软木也行。请,接我们的车来了。”

    雷森抬头看看天,“好久没来安康星了。那,我就打扰你了。”

    “客气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