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苗,拔尖。就是抽长得最好,最能争阳光的苗,选最出色的人进化龙号培养,他们出来,个顶个都会是合格的船长。主人,星际战斗我经历的不多,基本上对飞船主脑也只起辅助作用。可是,接触人类星球,没有活人,主脑是不让进得啊。啊,不可能每个星球都像武弃星,安康星,黑刚晶星这样给予我们方便吧,万一要是哪天取消了,我们没有充足的人手,我们不就自个把自个憋死了!”

    “还有吗?”

    黄鱼挺了挺胸,“没了。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在地上,就是不喜欢当什么安全部部长。我不喜欢别人称呼我为黄部,黄部长,我喜欢别人叫我黄船长。反正,主人,你看着办吧!”

    “我看着办?”雷森瞪起了眼睛,“既然你有心,我问你,来了几批变异人,其有多少可以先训练的,你知道吗?”

    “我知道!”黄鱼从兜里拿出一个小册子,“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我这都提前记下了。只要你一声令下,我马上,把他们都提溜出来,假以时日,绝对是个顶个,不怕死的好船长!”

    雷森翻了翻小册子,扔给了黄鱼,“看样子,你是不明白安全部的职责。我跟你说,不要以为到了地上就安全无事,我在这个星球上受过两次刺杀,一次是桥外,一次是在咱们的种植养殖场。如果不是我机警,你主人我,早就死了,也听不到你在这里抱怨了。”

    雷森一指黄鱼,“你,现在什么都别想,给我把我的领地布置的铁桶一样,我要一只鸟都飞不进来。小册子上的人,作为你安全部的,你先给我训练他们,用最严酷的方法训练!”

    “是!主人,你同意了!”

    雷森一瞪眼,“我什么也没同意。你在他们四个人当带头,去到城市里看看,逛逛,买你想买的东西。这个,你练过没有?”

    雷森扔出了一个小册子,黄鱼翻了翻,“练过,说是修士功法,能长生。但我们都练了,该死的还是死了,除了能缓慢增加一把子力气,狗屁不是!”

    雷森命令道:“在这里继续练,看看有没有效果,把我的话当成命令传达下去,只要是原先练过的华人都给我继续练。一年后再向我汇报,谁也不能停停歇歇,每天必须练。你安排人监督。”

    “是!主人,那要是外族人要练呢?”

    雷森把小册子收起,“管好你们的嘴巴,管不好的,给我用针线缝上。你们的住处,不会和他们分开吗?死脑筋!这是机密,任何人都不能向外说。这事,也是你安全部负责。”

    “是!我明白!没事了,主人,我拿了智脑就可以走了吧。我明天就把那帮人拉出来,是我安全部的人,我绝对管好他们!”

    雷森道:“既然脚下踩得再不是软汤稀泥地,就滚吧。把我交待的给我做好了。”

    黄鱼嘿嘿直笑,连连保证,退了出去。一出门,从等在门口的机器人手接过两个盒子,提在手里,脚步轻快的离开。

    黄鱼回到办公大楼里,把两个智脑交给佘曼,佘曼咬了咬嘴唇,抬眼看着黄鱼,“是我不对,忽略你的感受了。”

    黄鱼直笑,“你向我道哪门子歉哪,啊,两口子,还一本正经的道歉,用得着吗。我告诉你啊,佘曼,主人答应我建化龙号了,明天我就拉出一个队伍,先练着,然后上化龙号训练。我就说吗,主人不能不让我上天!”

    佘曼舒了一口气,“你也不能忽略了安全部的本职工作,不要本末倒置。”

    黄鱼背着手在佘曼面前走动起来,“那当然。他娘个姥姥的,主人在这破地方居然被刺杀两次,一次在厂区桥外,一次在种植养殖场。当时听得我手脚冰凉,哎,哎,你别急,主人这不是没事吗,你听我说!”

    “……所以,我决定,把厂区的地形重新绘图,建狙击,伏击,明哨暗哨,一个都不能少!我不能让主人在我还是黄部长的时候掉一根汗毛,掉一根,那就是在打我的脸!”

    黄鱼一掌拍在桌子上,“明天把人拉出来,后天我就上城里去,混熟了,我要查出是哪个没长屁眼的王八死羔子对主人下手,我弄死他全家!”

    ……

    雷森给黄鱼看的小册子,经西米证明是一本土属性的功法,由于武弃星灵力本就稀有,仅有的又被环境污染给玷污掉,在武弃星修炼想进门都不得。

    但是变异人能通过修炼,改善体质,增长自己的力气,这已经很难得了。

    雷森要华族变异人修炼,他不想手下都是普通人,有事无事,隔些日子就有人告诉他谁谁死了。他也会修炼这门功法,既然到手了,西米评价还不错,他就先把其修炼到引气期一层。

    可惜的是这门土属性功法只有前两期,引气期和筑基期,后面的功法无存。

    入夜,盛放着l蓝依儿肉身的长方体从火凤号里被抬出来,抬到一栋别墅的地下室,这里是雷森住的地方。

    地下室已经被改造成了冷库,早在变异人未来之前就已经改造完成。

    雷森在别墅里住了一宿,他住的地方自然是特别防护。黄鱼把大部分的武装力量都集到附近,生怕有个闪失。

    住进别墅的第二天,雷森接到了南风集团总经理的通联。对方开门见山,自我介绍完以后就问雷森认不认识马其莫。雷森告诉对方,“有一面之缘。”

    “他是不是卖过你一个飞船主脑,还有一个很大的院子?”

    “有。但是我为什么要回答你这些问题,我们很熟吗?”

    对方沉吟了一下,“这么说吧,我集团希望购买马其莫的贵物,如果那架飞船主脑能卖给我们更好。”

    雷森的语气立即兴奋起来,“拿钱买啊,给多少星币?不过,我可是个实诚人,飞船主脑在我到手后不久,就嫌他反应慢,正准备换呢,还没来得及,我的船就在一次战斗被伏击了,主脑散了。马其莫倒是给我留下不少旧智脑,我现在还用来装在装备上,你要是要,我马上命令人给我拆掉。可是这价格?”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