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枚闪灭钉出现在雷森的两只手掌,雷森停住脚步,嘴说道:“你别过来,你要过来,这电蛇谷可认新人旧人,新人九死而无一生。”

    胡旗举起手的短刀,“别转移话题,告诉我,马其莫的东西到底给不给我?”

    胡旗一只脚踩到了刚才雷森坐的石头上。一枚事先被雷森放下的闪灭钉猛然弹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胡旗前后叉开的下体刺入。

    “呃!喔!哦……”胡旗忽然站住,瞪大了眼睛,嘴说着一些惊叹词。

    胡旗伸出左手去摸下体,雷森动了,两只闪灭钉同时出手,在身前的空闪没,再出现,已从胡旗两只眼剌入,剌穿了胡旗的头颅。

    胡旗的一只手僵在那里,差一点就要够着了下体。雷森收回枚闪灭钉,知道修士手段丛多,再次把闪灭钉打上,分别射向了胡旗的上下个丹田。胡旗眉间出了一个血点,下两个丹田却从衣服上冒出一片蓝光把闪灭钉挡掉在地上。

    “法衣!”雷森眼睛一亮。

    胡旗倒了,像一截枯木,丢掉了短刀,轰然间倒了下去。

    雷森抹了一把汗,电火花离他后背不远的地方打入地下,再有两步,他就会受到电蛇谷雷电的攻击。

    雷森把闪灭钉收到手,过去先收了胡旗的短刀,才拿去挂在腰上的空间袋,以及从他破碎的丹田掉落的一件两瓣星际传链。雷森伸手把胡旗内外的衣服全剥了,把只带着一双皮鞋的尸体扔到了电蛇谷。

    把所有的东西都收进空间,雷森施施然向矿业公司走去。雷种要养,用吸入体内化成灵元来滋养,黑刚晶星灵气稀薄,空间里的雾气在恢复当,雷森不敢轻易在其修炼,吸取灵气,化灵元,以养雷种。

    这一次短足,收获不错,雷森的心情很好,对着空道:“马其莫,打伤你的人我已经灭掉了。南风集团若是和胡旗一样,等我强大后,再慢慢收拾。”

    天的时间,用的全是木材,又接受了一批变异人的到来,佘曼他们完成了任务。从些他们立了一个规矩,迁到什么地方,造房,家具,能量,在住户入住的那一刻起全部齐备。

    当然,还有被褥衣服之类的物品,这边由佘曼委托马英玖采购了一大批,以至于负责财务,刚刚熟悉财务的候晓茗碎碎念,签出了一大张支票,她从明白财务到现在起,还没有人上门送到一张支票,都是签出的。

    雷森之所以要他们这样做,当然不是无聊收拢什么民心,他只是想让他们从上至下形成一个规矩,除了经过他允许,没有人可以是特权人物。

    新来的变异人会在住处接受特别派来的户籍人员录入姓名和一切的资料,当场颁发身份腕脑。腕脑上的有帐户选择,每家银行都欢迎他们在其处办理私人帐号。有了帐号,雷森就能按照他们的分工和劳动成果,按劳发酬。

    他会逼着他们去和人类接触,每人两套衣服之外,他不会再发他们任何的服装。到了时候,他们自然而然的会想着去接触人类社会,购买他们想要的东西。

    新人新帐户,汇报上来,候晓茗就会给新帐户打入一千星币。这是雷森吩咐的,算是他们给这些人一点儿安慰。这只是新人,最先归服于雷森的,没有上过船的,他们的帐户都有五千星币。像佘曼黄鱼这样上过船,经历过战斗的,帐户最少也不少于五万星币。

    佘曼黄鱼从来没有像人们提起过他们的工资,因为,光是开通帐户后,打入他们帐户内的星币数目就让他们对星币失去了兴趣,两个人的星币加起来一百万。在这里,他们如何才能花得出去?吃是公司的,住是公司的,走动有车,不管好坏。穿的也是公司配给。

    他们的星币要如何花才好?

    雷森也在犯愁。运输船建造了十艘,大美星邦那边还没有批复l蓝依儿递上去的申请。到底是以元仇那边为重,还是以大美星邦为重,一个是剑走偏锋,一个是走的是正常的路子。还有,他记挂着伏击林重四艘飞船的那片星域,那里有一个星球能产地宝。

    雷森觉得在这里熬着等是在浪费时间,西米却赞同l蓝依儿的想法,就是外面有成堆的物质,拉回来也需要一个合适的名目出手。暴富,物质来历不清,总有一天会动摇公司的基础。

    只在黑刚晶星呆了几天,雷森就觉得呆不下去了,他的空间需要物质提升雾气的浓度,呆下去真的是在浪费时间。

    他把完美级的物质都给了西米,西米铺开来,监工打造一艘完美级物质的商务飞船,兴致颇高,很少理他。

    好在南风集团来人了,是那位和他通联的总经理。

    两人谈了一天,总经理验了智脑的真假,最后南风集团以亿星币买下马其莫留给雷森的学习智脑。

    雷森这时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马其莫回到他的家族,得到了一点儿财产,每日无所事事便去酒馆买醉,酒后说出了自己能制造出一种智脑,颠覆性的智脑。这话传到了南风集团老板的耳,当年,他们还是少年时,南风集团的老板和马其莫的关系很好,深知马其莫的性格和能力,别人当笑话,他没有,派人和马其莫接触。

    马其莫却矢口否认他说过这种话,后来就忽然失踪了,南风集团就找到了雷森。

    真是一个悲惨的故事。

    雷森站在窗边,孤寂的耸了耸肩。

    知识就是金钱,不知马其莫知道他留下的智脑被雷森改头换面,又删除掉实质性的内容后,被卖了亿星币,有何感想。

    黄鱼把他相的人挑出来,每天在桥外训练,引来人们争相观看他们变异人。对黄鱼,对每个变异人来说,那种感觉很难受,要死一般,每个人都用看动物的眼光看着他们。眼神里有冷漠,有可怜,有嘲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