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鱼命令每一个人都要脸上带笑,他们要对每一个人都和气。

    黄鱼独自一人去过城市几次,花了点星币,那些接待他的人,怪异生疏的目光立即变得热情起来,没有人和星币过不去。只要有星币,他一样可以和佘曼在城市里高级的咖啡厅里喝咖啡,一样可以住在富丽堂皇的宾馆里。

    所以黄鱼要所有人都笑,普通人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他打听过黑刚晶星居民的收入,一个五星级宾馆的漂亮的女侍应生,加上小费每月的收入也不会过千星币。普通人,最想要的工作是八百月薪的工作。

    黄鱼觉得他应该笑,因为他比大部分人都有钱,昨天刚发了两个月的薪水,他和佘曼每人每月定在一万五千星币,李振伟和候晓茗比他们两个少六千。都是有钱人。就是他拉的这支临时队伍,雷森也给每人每月一千星币的工资。

    他们有星币,他们和这里大部份人比起来,更有星币。他们为什么不笑?

    “都给我大声的喊,盘龙九鼎,我行我行!”黄鱼看着人越来越多,带着上百人的队伍捌上的桥,直了直宽阔的腰背,大声的吼道。

    “盘龙九鼎,我行我行!”

    “都没吃饭吗?再来一遍!”黄鱼吼道,脖子上的青筋直冒。

    “盘龙九鼎,我行我行!”

    雷森终于决定不在这里呆着了,他要去乱石带,去那里收一些土石到空间里,换成灵气。

    他没有告诉西米,便坐上一艘老旧的武装采矿船,飞离了黑刚晶星。

    船飞到乱石带之前,雷森的星际传链从体内飞了出来,雷森以为是狂天,抓住星际传链,略带不快的问道:“何事?”

    “你好,我是玉成门的执事,不知你现在手还有没有湮土,纯度最好是一成以上的,如果有,希望能带仙音星一趟。”

    “噢,噢!你好!纯度一成的,不太好弄,我看看吧,如果能弄到手,我自会去。”

    “到时候你可以随便找一个玉成门的弟子,他们会带你找到我。”

    “纯度一成以上的湮土。”雷森伸出手看了看,自语道:“又是一笔大生意啊!”

    采矿船到达乱石带,雷森收了好多的砂石之后,心稍稍宽慰。青龙号的大神却告诉他,许氏矿业可能最近要作出对他们不利的事情,现在每艘船进入乱石带都有被监视的感觉。

    雷森沉吟了一下,猜到大概是自己收购了黑刚晶星的矿业公司,许氏在没有摸透他的背景之前,对他采取的小手段。

    “把所有的船撤出来,建造新船完成后,全部搬到武弃星建造。建造计划不变,我会调船过来,把分解出来的物质运走。”

    雷森决定主动撤离,免得与许氏产生摩擦。

    西米对雷森的随意离开十分恼火,雷森对她没有解释,重又坐上了采矿船,飞进了星际。

    褐寂星,雷森把生活垃圾的采掘出的土石块收进空间。空间的智脑告诉他雾气恢复了先前的水平,他可以不用那么忙了。

    说是不忙,空间里的建设还是需要大量的物质。沿着湖边至山边要铺一条石板路,工程很大。雷森还要山腰建一处湖景山景房,既然空间扩大了,扩大的空间总要利用起来,建立新的库房也需要物质,铁块也好,其他的物质也好,总之不能不考虑。

    顺便说一下,橡胶树移到了山上,黑心果树也小心的移到了山上。雷森决定把山上绿花一下,在没有灵果树苗和树种之前,他只能先用这些先造出一片绿色。

    再顺便说一下,雷森在纵多的丹药找到了狂天说的枚筑基丹,原来狂天真的提前给了他筑基丹。现在他总共有十枚筑基丹,如果他是天才,够筑次基了。

    雷森觉得他不是天才,因为空间属性还没有突破到引气期九层。

    飞船在星空飞行,雷森进入空间,开始修炼《空空造境》,对着墙壁他叹息了一声,这一段时间他浪费了很多日子。

    修炼的间隙,他会回到操控舱里,听飞船主脑报告航行情况。这架飞船的主脑和大神狂神一样,都是由他制造出来,生性沉稳,专心的做好自己的事情,既不多嘴,也不多问。雷森对这一点非常满意。

    这一次,他准备了半吨的纯度一成的湮土,看看能让他得到什么回报。他深感交易的东西太过单一,但目前他又无法摆脱这一状况。只有心底那一股蠢蠢欲动的冲动在告诉他,一定要改变现状!

    仙音星,经过二十多天的航行,雷森终于到了仙音星,空间里又是一年的时间,这一次空间却是没有一点动静。

    在星球外面,雷森和上次一亲,穿上长袍,腰间别着两只空间袋,蹬上了飞梭。进入飞梭,他扫了一眼飞梭为数不多的几个,找个靠边的位置,坐下打坐。

    飞梭又进来一人后,飞梭便飞进了仙音星。

    飞梭停下,雷森掸了一下长袍,准备走下飞梭。

    旁边却有一人盯着他哼了一声,“没有法袍就是没有,还要装!”

    这一声,让很多人把目光盯在了雷森身上。雷森打量了一下说破他长袍的人,友善的笑笑,道:“我是后学末进,过来开开眼界,暂时确实没有法袍,让各位见笑了。”

    他的态度使很多人转过头去,通过飞梭的门走出飞梭。这样的人他们见多了,星际的穷修士多的是,他们真不稀罕穷修士的队列多出一个年轻人。

    叫破雷森长袍底细的人面带冷笑,发白的脸微昂起从雷森身边走过,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雷森抹了一把脸,被人看不起了,还好,没有听到更难听的话。

    雷森最后一个走出飞梭,他这次过来改变了面貌,玉成门的人没有人注意到他。

    他来过一次,所以这一次直接走向了坊市牌坊。

    “我看看,穷鬼都带了什么来坊市!”雷森不防,被那位讥笑他的人一闪身摘去了装有湮土的两只空间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