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立即反应过来,心有些后悔,在这里大意了,若是他小心些,以他的能力也不至于被人片刻近身,摘去空间袋而惹上麻烦。

    他转过脸,正是那个叫破他的白脸,手挑着两个空间袋,得意的看着他。

    雷森深吸了一口气,强按下怒火,笑道:“这位道友,我的空间袋里装的都是些平常之物,你若想看,还给我,我打开让你看就是。”

    “哈哈!”白脸修士一阵长笑,“仙音星的坊市就是你这种人来的多了,才变得没有什么天材地宝可寻,一群穷鬼碰在一处,能有什么宝物可得?”

    白脸修士挑了挑空间袋,空间袋在他手指下悠着。“你才引气期八层,也别说我欺负你,只要你能拿出让大家认可的材料或宝物。这个牌坊式的门,你大可以进去。要是不能,对不起,我替玉成门把你挡了。哪来那去,别看别人家开筳席,拉根棍子就上去凑热闹。”

    他这一通话,倒让雷森犯了难,对方能看出他的修为,实力肯定在筑基期以上,想强行夺回,怕不是对手。听得出来,白脸修士针对的是玉成门,他不过是那只倒霉的鸡而已。

    杀鸡儆猴吗!

    雷森不对称的眼睛眯了起来,看了看周围一群看热闹的修士,不远处有玉成门的人,他们却装作没有听见,根本不上前,不由得有些失望。说道:“好!”

    简单的一个字,简单的回答,雷森脸被白脸修士抽了,抽了一次,还要接着抽第二次,他怒了,泥人还有分土性,何况是他。

    “把空间袋给我。”雷森脸上的表情平静起来。倒是白脸修士看到雷森没有反对挣扎,有些意外。想了想,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不得手脚,手指一动,两只空间袋飞向雷森。

    雷森接过空间袋,向后退了数步,他已经有所防备,用了全身的修为去接,还是被震退了数步,对方的修为真不是他能力敌的,人家只是轻描淡写的动动手指。

    还好,白脸修士没有动用其他手段,雷森只是气血浮摇了一阵,没有受伤。

    雷森打开一只空间袋,拿出一个橡皮盒,打开来,迅速的放到地上,人向后跳去。在空间里,为了生产这半吨纯度一成的湮土,他发现,除了在地上铺设橡胶外,湮土球一从转盘上滚落,地上的土就会莫名的消失。机器人近前,指令紊乱,身体慢慢的消融,而他一旦靠近,丹田沸腾,灵元流失。

    他知道其厉害,所以快速后退的同时,又摸出一个橡胶盒,要是白脸修士不依不挠,他会捏碎盒子,让白脸修士知道一下湮土究竟是什么味道。

    白脸修士自盒子一打开,人也急速的向后跳了开去。盒子里散发出的气息,让他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

    隔了好远,白脸修士脸色惊疑不定,失声问道:“这是什么?”

    与此同时,围观的人先是表现出诧异,后来醒悟过来,感受到灵元的损失,个个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忙不迭的四跳开去。

    这些人不乏见到或认识湮土的人,有人替雷森回答白脸修士的话,“这是湮土,纯度极高的湮土!”

    听到湮土两个字,白脸修士脸色一变,随即向雷森一拱手,“得罪了!”说完,竟转身欲走。

    他这样就能走,就想走?

    雷森能反击都不试着反击一下,随意放过一个有意侮辱自己的人吗?

    当然不会!

    他化妆化成的怪脸露出怪笑,叫道:“慢!东西是你逼我扔的!我财富不如你,修为也不如你,为了安全,请你把湮土的盒盖合上交给我。”

    白脸修士转过身,脸色微微发红,“这位道友,逼你是我不对,我不过是看着一些穷修士在坊市进进出出,气不过罢了!此事就此揭过,如何?”

    雷森脸色一寒,“所以你再一再二的折辱我?当我们穷修士没有人格尊严,可以任你折辱?”

    “我……”白脸修士这时已经感觉到说错话了,他感觉得出,周围的人有一半看他的目光带有敌意,剩大的人没有敌意,也像在看sb一样。更糟糕的是,其有几个修为是他看不透的,他才知道,自己这次一时起兴,得罪了人。恐怕要被人惦记了。

    白脸修士有点怒了,雷森的修为不如他,却敢如此要挟于他!真是没有规距了,“你想怎地,我要是不合上盖子呢?”

    雷森脸色愈发的寒冷,拿出一副橡胶手套戴上,声音犹如冰刀,“那也没什么!就是我拼掉双手,拼掉修为,再拼掉性命,捏碎这湮土盒子,砸在你的身上,也要让你知道穷修士可以穷,不可以没口热气。顺便告诉你,这种东西,我的空间袋里装了不少,把你埋起来足够。”

    “你……”

    雷森笑了,双手各拿一个橡胶盒子,捏住了封口,只要白脸修士有所动作,他随时可以捏开封口,把湮土扔向对方。

    “先前都由你了,现在由我说了算了!捡!”雷森忽然暴喝一声,白脸修士和围观者均后退数步。

    “你可知晓我是谁?”白脸修士怯了,准备亮出后台吓退雷森。

    “就是你爹是李刚,今天这个盒子你也必须合上!”

    其实盖上盒盖雷森自己就能轻松做到,隔空摄物,只要速度快,对修为影响甚微,受损的是神念,也是事后还能修炼回来。白脸修士是被弄蒙了,所以才没有想到这个最简单的办法,围观的人大都闹他的嘴巴,想到的人也都冷眼旁观,无人出言提醒。

    “我爸不是李刚,我是……”

    “哈哈哈……”白脸修士的话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大笑声打断,“两位都是贵客,理由以和为贵,这个残局就由我来收拾吧。”

    一双淡淡的手影从把地上的湮土盒盖合上,淡了些许的手影又把盒子送到雷森面前,雷森快速的把双手的盒子合到一个手掌托着,又快速的的接过递到眼前的盒子,快速的收到空间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