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立的僵直的身子动了动,茶几上的玉简飞到雷森的手。雷森看了一眼窗外,他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他不会等着其他的功法都修炼了再去筑基,他还是先把《空空造境》修炼到筑基期,其他的功法能修炼再去修炼。

    他相信,狂天和西米说的种种好处,空间自会给他找补。便宜占尽,到头来,他会发现随着了解的越多越深入,他得到的会比失去的少!

    《移形变体》倒是他需要的技能,他要尽快的离开这里。他又扫了一眼窗帘半合的窗外,窗然的某个地方,有人在观察着他这间屋子。楼下也有人偶尔抬头朝上观望,而他的门口被同一拨人走了数遍。

    他退到卧室里,在卧室里消失,人进入到空间当。

    他在空间里把《湮灭术》郑重的摆到顶楼的木架上,这里摆着《空空造境》,《雷神法典》,还有西米整理出来的,变异人修炼的土属性功法《厚土决》。如果被他杀死的胡旗随身携带有功法的话,现在,木架上摆放的应该多一门功法,水属性的功法。

    随即他来到静室,读取《移形变体》,静下心来揣摩。

    两天后,雷森出现在旅馆的房间里,空间升级了,把他给赶了出来。

    这是第十一次了,雷森躺在浴盆里,脑子里还在想着《移形变体》种种的关窍。

    时间一到,他就又闪身进入的空间当。

    两天后,他炼化了胡旗留下的法袍,并穿到身上。他对着镜子看着脸上的肌肉像蛇一样扭动,头骨也在发出轻微的响声……

    他选了一张方脸,脸色微黑,身高比他现在高了一寸。

    对着镜子满意的点点头,他把钥匙扔在房间里,听了听外面的动静,过了一会,闪身出去,把房门碰上。

    转过拐角,他就看到两个身穿玉成门制服的弟子从楼梯走出,向他当面走来。他不动声色,与两人擦肩而过,不紧不慢的走进了楼梯。

    第一层的前台处,那里有入住的客人在办理手续,雷森从楼梯出来,女服务员只是抬了一下头,瞄了一眼雷森的脸,便低下脸,继续忙手的活。

    玻璃前的体息区,几个玉成门的弟子扭过头,盯了他一会,就都转回头去,继续谈起感兴趣的话来。

    走出了旅馆大门,雷森脚步一缓,想了想还是朝深处抬腿走去。

    等他出现在牌坊外时,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他这一转,从白脸修士那里得来的灵晶所剩无几了。

    他在一个小摊上看到了白脸修士,白脸修士与一个神情和他类似的修士蹲在一个小摊前,与个一点也不相让的小摊主讲价,最后那个小摊主一拍旁边的石头,骂道:“杜子红,你有事就滚,没事也滚,别在姑奶奶眼前晃!”

    白脸修士哈哈大笑,“莫笑笑,别急啊,我这是和你好好讲价呢。你说这是道茶树树根,有证据吗?再说道茶茶树拢共也就那么一棵,茶子从不外流,你哪来的机会去挖断一根树根来?张嘴一万灵,你当大家是疯子吧!再说说这个,仙桃枝,仙桃,吃了能成仙吗,能成仙,那些老人还在这个宇宙急惶惶的想办法做什么?这个,仙莲子,吃一粒能筑基后能涨一层修为。我不和你抬杠,问题是,就一粒,你是让别人吃还是让别人种?”

    小摊主伸手要揪白脸修士,白脸修士却是灵活,向后闪退,躲来小摊主伸出的手。

    “你是说我骗人?”雷森只是看热闹的,一直没有看清小摊主的模样,白脸修士一退,他看清楚了一张长得清丽的脸,大大的眼睛上忽闪着一双弯弯的,长长的睫毛。

    这是一个长相难得一见的女人!雷森迅速给出了评价,脚步向后退了一退,他看到小摊主伸手从腰里拿下一个兽袋,伸手一抖,一声兽吼便振动了整个大街。雷森和众人一样,吓得快速向后退去,生怕殃及到自己。

    雷森躲到安全的地方,定睛看去,看到一个火红长毛的小兽飞在杜子红的头上,一只爪子像瓜形钳一样张开,罩在杜子红的的头上,随时可以把他的脑袋切成几半。

    杜子红脖子上的皮肤快速的发红发黑,他叫道:“只是玩笑,真没有其他意思。”

    小摊主过去抬手抽了杜子红一个耳光,啪的一声,让观者都觉得脸颊发疼。“姑奶奶做事,从来没有人当是玩笑。你是哪根葱!”

    说着,又是一个耳光,反手抽在杜子红另一边的脸上。“还是你们杜家以为可以不把我家老祖放在眼里了!”

    杜子红叫起来,“没有!真没有!就是看你长得亲切,才想多说几句话。你家老祖推演天机,是我们修士的主心骨!我,我,我真没有其他意思!”

    杜子红的话让很多明白人一下子知晓了小摊主的身份,站在雷森左近的一个修士自语道:“天机仙翁之后,弄这些灵植倒是轻悄,自家院里的东西,方便自取!”

    小摊主又把另一个帮凶的脑袋打成一颗烂桃,最后一把揪住了杜子红,踢翻了,抬脚踩在他的背上,手指着摊布上的东西,“本姑奶奶整的这些东西,你想怎么办?”

    雷森能看到杜子红的红鼻尖,原来,他这种人也有怕的人!想想杜子红对他的不依不饶和事后的暗讽举动,雷森心竟然感觉这个小辣椒一样的摊主十分的可人!

    小摊主劈脸又给了杜子红两巴掌,一点面子也没留下。

    “我,我要了!”

    “你要!你凭什么要?”杜子红的话换回的是更大的打击,最后抱着头躺在小摊前,像个癞皮狗。

    “姑奶奶出身天机一脉,每做一事都有天机随身,你想接机缘,也看看你杜家接不接得起!”小摊主一脚点在杜子红的脸上,想想不解气,飞旋起一脚,把站在一旁大气不敢出的另一个人抽飞,“还有你,洪家也想占姑奶奶便宜,信不信姑奶奶明天就拆掉你洪家的门?这么多年,你洪家愈发不知道轻重了!”

    雷森看着小摊主把摊上的东西各装入盒子里,用摊布认真的包了,伸出手挑将起来,对一直飞在半空的小兽道:“赤梦,去,寻个顺眼的人,把东西送了。灵晶就是这两个货色出了。”

    看到这里,雷森知道自己该走了,他向后缩了缩,转过身去,没想到脑袋上忽然一阵风作,警觉的抬起头,一个小包裹就掉到了他的怀里。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旁边就伸出一个手臂一把夺走小包裹,并对他出声警告道:“小子,这东西你拿不起,我要了!”

    雷森的怀里一紧一空,倒没有什么失望,脚下紧走,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啊!”一声惨叫吸引他回头观看,红色小兽正撕掉那个夺走包裹的人的手臂,包裹被扔出,红色小兽没有理会包裹,伸出爪子抓穿了那个的脑的,红的,灰的,白的,看的雷森肝儿直颤!

    修行有风险,入行须谨慎啊!

    雷森看着人倒下,那边又泛起法器的光儿,转回头加快了脚步向出口的牌坊走去。

    过了牌坊,雷森才松了一口气,他买了风属性的功法,又去买了一些炼丹的工具,空间里的灵药有些年数已到,可以按照丹方学习炼丹了。从杜子红那里得到的灵晶差不多用光了。在修士一行里,他还是个穷光蛋蛋。

    牌坊上的光动了一动,从里面走出两个灰衣人,看到雷森,走过去,把一个小包裹和个空间袋放到他的手。

    雷森脑门发响,小包裹正是死了人的那个,空间袋,肯定也是跟死人有关。

    “我们是天机星的。东西给你了,你什么也不用管,安心的离开。”一个灰衣人说道。

    天上有飞梭降下,灰衣人亮出一块牌子,挡住了其他的人,把雷森一人送上了飞梭。

    空空的飞梭上只有他一人,其他的人都被拦在了下面,这一飞梭内只有他一人。雷森呼叫武装采矿船,在外太空,通过寂静的廊道走进武装采矿船。

    一进入武装采矿船,雷森沉声道:“随便选一航向,先飞两小时。”

    雷森惶恐了,在强大的力量面前,他第一次感到了慌张无主。

    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离开操控室,进入到空间当。

    发昏当不了死!进入空间,他把小包裹打开,把里面样灵植残肢拿出来,道茶和仙桃被小心的种到了山上,仙莲子就扔在山脚下的湖里。

    在听到天机二字,雷森不知为何当时头皮就是一炸,后来小包裹落怀,他几乎要晕了,谁知道他有一个能种植的空间?

    小包裹是他是不想要的东西,最终却还是到了他的手。一起的还有个空间袋。

    炼化了空间袋,证实了雷森的直觉。这个空间袋真的分属于个人,不用说,一定是觊觎小包裹的人,强抢不成,反丢掉了自个的性命。

    灵晶,材料,灵植,丹药,还有一些符。

    ps:左腿关节痛疼,十多天了,让人坐卧难安!不是高烧,腹疼,就是其他的毛病,对我来说,真是一个多事之年。

    无法静心码字,每天能传多少传多少吧,我也不好说保证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