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收拾这些个东西,在其一个空间袋里意外的发现有一个飞梭,一枚金属性功法玉简。

    飞梭上只要有灵晶,可以通过法阵任意调整飞梭上灵气的浓度,飞行亦不耽搁修行。同样飞梭也完全是以灵气驱动的飞行工具,没有实力的人,是万万用不起的。就像雷森一样。

    用不起就用不起罢,雷森觉得,他修炼也用不着这些摆设,想修炼,他随时随地可以进入空间当,那里的灵气比用灵晶转换而来的要实用的多。

    金属性的功法却是雷森想要的,把其和买来的风属性功法一起放到木架上,有时间时再仔细研习。

    灵晶有不少,比杜子红一个空间袋里要多几倍,修士当随随便便拿出十几万低品灵晶的人大有人在!他还是穷了!

    再来到操控舱,雷森看了一下星图航迹,发现航向星域有些眼熟,仔细一看,才知道竟然是航向那一处所在,他曾经击毁过森重四艘飞船的地方。他对那里记忆深刻,那里产何想,产其他几种地宝级的物质。

    采矿船的主脑向雷森报告,已经飞足两小时,请示接下来的航路图。

    雷森的手向前一延,淡淡的说道:“继续向前!”

    “是!”

    让雷森稍稍放心的是,一直到达那片星域,他也没有见到追击的飞船。

    飞船寻到目的星球,雷森让放出设备,在原来采矿的矿洞上继续开挖原矿,压缩成两吨的方块,便于他收起。

    同时,雷森也命令飞船隐蔽起来改造船体。材料不足,雷森让它先把外形改了,改成任何形状都行,只要能飞,只要不是原来的形状,怎么改由飞船主脑自己发挥。

    每天都有十多吨的原矿送到飞船的洗矿舱内,雷森把原矿收起,让其在空间的两个转盘上分解出各种物质。

    修士之间通讯用的星际传链被雷森放到了空间的楼上,他决定在自己没有想好该以什么样的心态面对修行界时,他绝不再主动去和修行界联系。

    他像是一个自以为是的木偶,误以为一切都是自己去拼来的,只到他听到天机两个字,脑袋莫名的一个激灵,才发现,无论他怎么做,好像,都有一根线,无形的线在提拉着他。

    这想想都让人不安!

    天机星,天机仙翁,盒子,莫笑笑,小兽,血,残肢……

    雷森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先前还都在自得,如今,忽然有一种自己在台上演剧而不自知,台下,早有一双眼或数双眼不带表情的看着了!

    这种感觉很糟!

    雷森所以要把自己隐藏起来,那怕着抱着脑袋,自以为是的躲上一躲!

    他知道自己这是驼鸟心理,可笑,可悲亦是可怜!可是,他真不想在毫无还手之力,任人调理之前,进入修士的世界,变成别人手一个任圆任扁的,毫无生趣的边角人物。

    他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空间里修炼《空空造境》,极小的时间用来收取矿石,偶尔抬头看一眼在不远处开挖出的洞穴里搭建的龙骨,飞船在建造,搭起了一个圆形的骨架。

    也许真是急了,不安了!也许急能催发潜能!

    相比较而言,雷森更相信他是天份过人,他潜心磨修《空空造境》,终于在半个月后突破到引气期九层。

    引气期九层,似乎与以前已经不同,突破而引起的丹田和经脉的扩展舒张,需要大量的灵气补实到其,雷森垂目坐在那里,清楚的感觉道身体上方竟然形成一个小漏斗似的吸口,把雾气搅裹着,抽离着灵气向他的丹田灌来。

    这是?他睁开眼睛,看到一个雾气螺旋从额前垂下,直达下丹田。螺旋在动,在旋转,丝丝雾气被抽离出,吸入丹田当!

    丹田当,被吸入的灵气转换成灵元,加入原来就在丹田的灵元,进而转化成空间属性的灵元。

    原来的丹田,灵元也是密布,无属性的灵元填充在各个有属性的灵元团当。现在,空间属性的灵元团得到提升,靠近他的灵元首先被转换一空,然后才是从丹田外进入的灵元。雷森仔细观察着丹田,不知到是引气期五层,还是层,偶然间,他发现可以内视丹田,看清楚丹田的丝毫的变化。

    枚细小的,灰色的闪灭钉,正围着空间属性的灵元团慢慢的转动着,形成一种天然的联系。而那枚雷种,除了壮大一些外,周身还是向外散发着雷光,没有一点要收敛的样子。

    等丹田的灵元补足,雷森缓缓起身,弹出食指,一枚灰光向外射出,直到百米之外才闪射而回。闪灭钉攻击的距离又差不离是成倍的提升了。按理闪灭钉现在攻击的半径最大不过四十多米,现实的攻击距离却是原来的倍。

    忽然间,雷森的自信心又回了来,他知道这倍的攻击距离,倍的实力是从哪里来提,是空间给予他的,是空间在升到第十次时,不但扩大了面积,多出一倍的土地面积,也提升了他的修为和实力!

    这种自信心回归的舒畅很快就没了,雷森发现,空间再次出现了雾气减淡的情况,并且减少的速度还很猛烈,一会的功夫,雾气就少了很多。他跑过去看那个不一般的灵植,仙桃,仙莲,道茶,它们都像雷森晋升后一样,在自己上方形成比雷森大数倍的漏斗,疯狂吸收着灵气。

    捡了个灵植,实在不知是雷森的运气好还是运气差。他朝空间送几次矿石,不见效果。坐在空间里观察了一段时间,又问了主脑,印证了一下自己的猜测后,就不再去理会。个灵植也许是都有灵性,知道掠夺成性为人不喜,在吸收灵气差不多后就自动停止,不影响其他正在生长的灵植的正常灵气需求。

    既然这样,雷森索性不理,静候飞船改建成功,然后到褐寂星再去补足灵气。那里已经堆积了大量的生活垃圾,挖出的矿土都挤压成块,堆到了星球的表面,为的是腾出更多的廊洞来堆放汹涌而来的生活垃圾。

    说来也可笑,雷森现在虽然不在乎星币,可是能提他挣星币的也就是些垃圾。而且,空间里的灵气也大都来自垃圾的回收分解。他就是和回收这一行当有缘!

    飞船改造完成后的样子像一滴眼泪,看着新船的外形,雷森耸耸肩,他没想到飞船主脑改的还真随意!

    一滴眼泪,可惜啊,莫说是一滴,就是一行,人生也不相信眼泪!

    飞船上,雷森下令,“启离!”

    “是!主人,飞船正在启离!飞出洞穴!请确认航向!”

    “航向,褐寂星!打开探测仪,注意探测警戒!小心航行!”

    “明白!航向褐寂星!”

    雷森又道:“我命令,全船的离子炮,全部充能备战!”

    “一号炮明白!”

    “二号炮明白!”

    ……

    雷森一直注意着屏幕上的数据变化,飞船飞行数个小时后,已经再与仙音星拉开了距离,雷森也没有发现对他有敌意和刻意探察的飞船。

    也许是他想多了。又呆了几个小时,他便离开操控舱,从生活舱里进入空间。

    空间里的灵气维持在一个平衡点上,因此雷森也没有办法修炼,本来,他是想把修为尽快的提升到引气期九层巅峰,以便尽快的筑基的。既然不能,雷森就整理了一下小楼。

    丹药被他分门别类的放着,筑基丹就在其,一共九枚,那枚是他在和狂天交易之后回来找到的,确实是枚,原来,狂天已经替前给了他筑基丹,只是他不知,狂天也没有交待而已。

    狂天,一头星兽,实力差不多能横行的星兽,为什么要对他一个人类这么好,青眼相看,不但给他功法,引他修行,还给他丹药。

    他究竟有什么目的,是恶趣味下培养出一个人奸,还是真的想帮一帮雷森?

    一个整理盒,是雷森从尾淼星带回来的,说是里面装着有关他身世的线索,他不是原来的那个病秧子雷森,他对肉身的身世一点兴趣也无,所以一直放着,没有打开过。

    六只空间袋,两只空间镯,里面有的东西基本都清空了。

    天材地宝的样品放在一个空间镯,雷森决定回去就在湖边建一个天材地宝楼及库房群,把各种天材地宝分门别类存放,按数量多少建造自己的库房。

    如果不出意外,雷森决定以后不和修士们来往,做一个表面上普通的商人,暗下里借用空间,疯狂的修炼,积存下修士的各种物质后,也许有一天他能做到一鸣惊人。再也不用怕受制于人,或死于非命!

    修炼的根本是灵气,灵气空间里有,还能提高,他比对过灵植图,空间里虽然灵植不多,但筑基丹所需的灵植已经全了,这也多亏了狂天,给了他筑基丹,也顺便把筑基丹所需要的灵植一起给他找全了。

    只要能炼制筑基丹,l蓝依儿将来修炼有成,筑基丹能助她成功,相信他们短时间内不会有求到修士们的地方。

    自给自足是一种生活的美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