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种权宜之计,最重要的还是把修为提升上去,只有实力才是说话的根本!其他的种种不过是为积攒实力提供方便而已,如果不是,倒不如不去费心劳力的好。

    人生需要算计,没有算计,活不成人!

    人生更需要实力,没有实力,既使活成个人也是个无用的人!

    腕脑突然响了起来,是佘曼,佘曼向他报告一件她无法处理的事情,一个变异人在城内购物时和围观的人发生的争吵,结果被人活活打死!

    这是最坏的一幕,雷森提前都估算到了,他让佘曼冷静处理,加强与当地政府的联系和沟通,让政府拿出一个处理的意见来,在这之前,雷森不适合发声。

    确实,死的是变异人,凶手是正常人,而雷森就是正常人的一员。为变异人发声,他就站在了正常人的对立面。为正常人鼓掌,他对不起跟随他一起的变异人们。

    希望这还不是最坏的局面!

    雷森想了想,召开了由佘曼,黄鱼,李振伟,侯晓茗参加的会议,雷森指示,佘曼加强社会上的信息搜集,注意信息风向。黄鱼暂时把变异人限制起来,限制他们的活动范围,只允许在矿区的范围内活动。同时,李振伟,候晓茗把后勤采购这一块做出危机计划,储存一批物质。为了安全,所有的活动都用通联,或者对方上门。

    雷森担心有人利用这件事情,某些人就是这样,心没有黑白,没有正义,有的只是利益和算计。也许会有人利用变异人死亡这件事做出对自己有利的事情来……

    雷森心里面蹿升起一股火,在修士那里他小心着,在普通的人类面前他还需要小心忍让,处处替别人让路吗?

    雷森坐在船长椅上,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他做出一个决定,只要是别人先动手,不管是什么原因,他都会狠狠的打回去,把对方打成肉泥,打痛围观者的眼睛。修士那里他可以忍,那是因为他不如人家很多,不忍不行。人类社会这里,他不能再忍,再忍下去,他不疯,老天也会疯掉!

    泪滴飞船一头扎进褐寂星,雷森在上面马不停蹄的朝空间里收存在那里的生活垃圾,收光了,雷森又让大神从武弃星拉了些来,至于抛到星球表面的湮土原土,雷森现在没有心情去理会它们。

    空间里是另一副样子,两个转盘之间铺设了一条简易的轨道,第一个转盘分解出的物质被拉到第二个转盘前,由第二个转盘的抓举机器人抓举到转盘上继续分解。

    分解了数遍,最后分解出来的不能再分解的物质,被分门别类拉到仓库。

    黑刚晶星有人发声了,说常和变异人生活在一起会减少正常人类的寿命,而且会有厄运缠身。为了健康,为了命运,黑刚晶星上不能有变异人的存在!

    听到佘曼的汇报,雷森骂了一句谢特,随后释然,他都想到了,甚至为此作了进一步的准备,提前下的钩也不就是等着事态向更坏的方向发展吗?

    “观察!”

    “黄鱼,把你训练的人武装起来,不用离子枪,激光枪,全用**。把武装机器人给我谷河撒开,就把飞船开上去,装上机枪!全面警戒!如果有人试图恶意闯入矿区,先警告射击,不听警告者,就地击毙!大桥里,人员警戒!有明着冲关者,全部拿下,不准伤人性命!”

    雷森希望局势朝最坏处发展,所以他做了最坏的准备。

    他又命令,武弃星所有的飞船都随时准备,加装睡舱,生活设施,食物,随时准备飞到黑刚晶星撤回变异人。

    他希望秦昭不会在关键的时候捅他一刀子,他和秦昭的合作总的来说还算愉快,虽然前面有那么一两处不和谐的地方。

    最保险的办法,就是像秦氏那样购买一个类似于武弃星的星球!

    一时间,雷森多了很多想法,当下却都有些不切实际。

    雷森在忙着,西米商务客船建造完成,她没有管黑刚晶星上的事情,她就是管,那些个变异人也不会听从她一个智脑的命令。在和l蓝依儿谈过一回局势的发展,l蓝依儿从雷森举动里看出了雷森的意图,并巧妙的告诉了西米。西米这才完全放下,飞出黑刚晶星,来寻雷森。

    雷森收完新一批的生活垃圾,他有些焉了,收了这么多,空间里的灵气还是维持在已有的灵植最低生存的底线上,转化出的那么多的灵气都被个仙物吸收了。

    如果不是怕人发现,雷森很想冲到武弃星上,大量的吞进生活垃圾。武弃星不能,他想到了黑水星,在西米赶来之前,驱船去了一趟黑水星所在的星域,很不好的是,那里还被封锁着,未经允许,任何飞船不得靠近。雷森就是在得到警告后悻悻然的返回。

    火凤号赶到褐寂星,雷森转到火凤号上,乘着火凤号飞到了武弃星。在与秦昭一番深谈后,雷森答应秦昭调整当下的分解设备过散的问题,集起来,先清理出一块来。秦昭对雷森带着变异人往返武弃星没有意见。

    火凤号建造的富丽堂皇,金色的待客大厅,黑刚晶星出产的黑刚晶铺就的地面,黑得发亮,倒映着一片片的金色。卫生间,厨房,酒吧,茶室,健身房,处处都贴着金子,喷发出一股浓浓的土壕的味道!

    雷森在大厅里来回走动,心里面生出的却是一种说不出的带着厌倦的情绪。

    在武弃星,他只留了一天,把那个山洞里的垃圾收走后他就离开了,回到褐寂星,把褐寂星上刚运到的生活垃圾收起,就让西米返回黑刚晶星。

    事情很麻烦,黑刚晶星出现了游行示威,要变异人离开黑刚晶星!

    不过,没有人把矛头对向雷森,雷森先前血腥的报复让某些人的胆子向回缩了缩,就是这样,副议长卢加还是通联过来,对雷森一番慰问,表示黑刚晶星上的事情真的只是意外,没想到人们对变异人会那么的排斥,那么的不能接受。卢加希望雷森不要受到干扰,也不要采取什么容易让人们误会的行动,到时候大家都会是失败者。

    失败者!雷森不会认为自己在这一局当会失败。

    他用西米的继通联了比尔茨,目前还是黑刚晶星最高的执政者。

    “雷森,这是针对我的阴谋,这是一场政变。我阻止了,我阻止不了,他们借变异人危害人类当借口,来发动一场针对我的政变。看着吧,除了我承认与你的合作是失败的,那样我还能多呆在执政长的位置上一段时间,不过,那也改变不了我什么命运!”

    “噢,天哪,雷森,我真搞不明白,大家好好的做事不行吧,为什么要搞那么多阴谋,用那么多手段,然后,然后赶我下台……”

    雷森听着比尔茨的抱怨,直到比尔茨想起来问他有什么事,他才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比尔茨,相信我!顺势而为,该辞职时辞职好了,别想着朝自己身上揽责任,有了罪名,以后可就不好办了!”

    “雷森,你的意思……”

    “我什么都没说,比尔茨先生。如果相信我,在你辞职之前把你敌对的人名单给我,我还你一个朗朗乾坤!”

    “雷先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好吧,我会把名单给你!”

    ……

    西米抱怨道:“你又要搞暗杀!真没有意思!”

    雷森笑道:“世间哪有有意思的事情,都是被安排,被逼着要去做的。这只是清除,看看对方想搞到什么程度,如果水火不融,也只好清除掉了。总好过让对方天天盘在门口不去,哪天上来就是一口的好!”

    西米道:“都是些普通人,也值得你如此上心。别忘记,你现在是修士,普通人没有主动伤你害你,你是不能对普通人动手的。”

    雷森脸上闪过一丝苦笑,“是他们先伤害我了,我的人已经死了一个,我得给活着的人一个交待。西米,这一次是与非,黑与白非常明了,不是我先动手,是他们已经动手了,而且是以生命为代价的。就是不是修士,我也不会随便对别人出手。”

    “我知道,那些人也真是,柿子也要拣软的捏,他们偏偏捏上了你这块硬石头。”西米摇头,“眼瞎也不是这般瞎法,上一次死那么几个人还不够他们警醒的?”

    “所以他们要死人,还要多死人,他们才记得住你的名字。才不会随意去招惹你。他们敢,只因为你手轻,太过仁慈了!多杀几个,他们才会戒惧,才会在下一次想对付你之前好好的考虑一下,承受起还是承受不起你的血腥的报复!当他承受不起时,他自会收手!对于人类,忍让是鼓励,而不是让其止手的手段!”

    西米微叹一声,“你变了。这次出去到底你都遇到什么事情?”

    雷森笑笑,“没有遇到什么,别多想,西米!船建的不错,装饰的也不错,非常好,辛苦你了,西米!”

    “就是金子少了,大都是一层金箔,时间一长就容易折皱。再有黄金的话还是要用上去,免得入别人眼时成了笑话!”

    雷森点头,“好的,再有黄金都交给你处置。”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